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滴水不漏 引蛇出洞
    白亭荒漠!

    默棘连、暾欲谷、阙特勤焦急的等着南边的消息,几乎成了望夫石。

    他们的撤军,半真半假,其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诱惑封常清出击。

    这是暾欲谷在昨夜想出的策略,虽说有些对不住阙特勤,但是在昨夜,这位突厥谋主已经在谋划阙特勤未能撼动唐军本阵的后续事情了。

    并非是暾欲谷小觑阙特勤,而是他太了解裴旻的厉害。

    完全可以说一句,要是在出兵以前,暾欲谷知道自己面对的人是裴旻,无论自身如何困难,他觉不会同意出兵的。

    自从裴旻破他六胡州谋划后,他就开始深入了解裴旻这个未来的对手。

    不查不知道,一查险些没吓了他半条命。

    这个裴旻自身本就是一个极其难缠的对手,有着非凡的武艺,出众的军略。

    至关重要的是他的部将,还有他整个陇右节度府的幕僚。逐个调查下去,没有一个是等闲之辈。是裴旻自身太过出众显眼,以致于他人不够醒目。

    诸多人单独拿出来,完全可以出将入相,独当一面。

    可一个个那般优秀的人才,却心甘情愿的为一个小他们许多的青年效命。

    这个青年的厉害,可想而知。

    暾欲谷甚至觉得,他们突厥偌大的一个草原汗国,所拥有掌握的人才都比不上裴旻的幕府幕僚。

    跟裴旻对上,那交锋的并非他一人,还要包括他那可怕的团队。

    果然!

    情况与他想想的相差无几,即便裴旻不在,一样有人凭借出色指挥,将他们突厥最出色的大将牵制住了。

    当下局面非常明朗,裴旻的全盘布局就是用封常清这支奇兵打断他们的腿,好让他们陷入多面夹击的险境。

    没有军马,他们极难全身而退……

    这里暾欲谷发现了一个微小的可乘之机,他认为封常清藏在沙漠中,等着他们的撤退,对于裴旻、回鹘的情况不够了解。

    不知道回鹘什么时候率兵抵达前线,与他们一起展开包围圈。

    于是他让手中剩余的骑兵队,佯装成回鹘奇兵,袭击了他们。

    做出回鹘前部兵马已到,他们慌忙撤退的假象。

    要是贪功之辈,定会在这个时候出击,好拖住他们,帮着大战略完成合围计划。

    只要唐军出击,离开白亭海那复杂的地方。

    他们兵力的优势能够发挥,重新有了反败为胜的机会。

    而且是他们最后的机会……

    一骑由远及近!

    “可汗、左贤王、大贤!白亭海的唐军正在河畔修葺扩建防御工事,没有半点出兵的迹象。”

    暾欲谷眼前一黑,险些晕阙过去。

    封常清的滴水不漏,根本不给他们一丝一毫的机会。

    “撤吧!”

    这一回却是来真的了。

    突厥这一撤,注定了他们的命运。

    说好听的他们是撤,说难听的就是逃命。

    而且是用两条腿跟四条腿赛跑……

    **********

    番禾县。

    不知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一则喜庆的消息在县内流传。

    裴旻率领着回鹘大军在白亭荒漠追上了突厥逃兵,大战三场,三战三捷,全歼了突厥入寇兵马,还生擒了突厥汗王默棘连……

    凯旋的消息流传的活灵活现,不过短短的几个时辰,已经传遍了整个番禾县。

    对于这则消息,有人欢喜有人忧。

    其中最为忧伤的自然要属杨敬述一党,杨敬述是整个兵灾的关键人物,早已给裴旻软禁,即便得到这个“坏消息”,他也只能困在驿馆,等候发落。

    番禾县令毛涵却不一样。

    他怎么样也没有想到突厥如此的“无能”,他已经冒险泄露了裴旻的行踪,结果还打的这怂样,实在出乎他的意料。

    如今突厥为首的可汗都给裴旻擒住了,几乎等于一战而定突厥。

    这种大胜,绝对是名垂青史的。

    裴旻打赢了这场战役不说,还胜得如此漂亮。

    等于钉死了杨敬述无能这一事实。

    以裴旻的态度明显是不打算放过杨敬述,杨敬述已经无力回天了。

    杨敬述将会受到应有的惩罚,而他作为杨敬述一手提拔县令,遭受亲算是必然的。

    毛涵却知道自己一旦落到裴旻的手中,罢官去职位这都是轻的。严重的甚至可能抄家灭族……

    他犯的是叛国的大罪……

    这个古往今来,有哪个君王能够忍受部下通敌叛国的?

    毛涵不敢用自己的性命未来赌这一把,准备跑路了。

    他谁也没有告诉,偷偷的收拾好了行李钱物。

    毛涵计划很细腻,让官邸的衙役将他的行囊带出番禾县城,然后自己找个借口正大光明的出城。

    接着向南方潜逃,只要进入了吐蕃地界,一切万事大吉。

    吐蕃上下求才若渴,十分欢迎怀才不遇的唐人相投,通常也都能委以重任。

    他相信以自己的才华,只要到了吐蕃就将是新的开始。

    而且他还给吐蕃献上一份大礼,完全不愁不给重用。

    “张县尉,本官要去城外田地一趟。查查春耕情况,顺道安抚一下民心,告诉他们这天大的好消息。”

    张县尉哪里怀疑有他,心中还意图向毛涵学习,心理装着百姓呢。

    出了番禾县,从衙役家里取过了包袱,确认一切就绪。

    毛涵在村里的茅房换了官服,打扮成了一个教书先生,神不知鬼不觉的走向了村口。

    突然一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他还未来得及看来人是谁,以为对话传来的声音吓得毛孔悚然。

    “毛县令,您这是要去吐蕃呢,还是突厥,呸,说错话了。旧主人失势了,当然要投奔新主人才是。怎么会选择突厥?吐蕃才是道理……我分析的可对……”

    对方的声音有些生嫩,他回头一看,登时魂飞魄散。

    来人真是一个少年郎,但他手上却握着一把与他年岁不相称的巨型方天画戟。

    毛涵认得他,还见过几次面,正是一直跟着裴旻左右的那个小少年王忠嗣。

    转瞬间,毛涵意识到自己到中计了……

    此战唐军获胜毋庸置疑,可哪有那么轻松容易的事情。

    定是裴旻怀疑有人泄露了他的行踪,却不知道是何人。故意打草惊蛇,传达的假消息。

    而他自己做贼心虚,先乱了阵脚,自我暴露了出来……

    念及于此,毛涵心若死灰。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