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打脸
    裴旻将头发用一根发带向后捆绑着!

    在荒原上追击了十余日,裴旻终于明白为什么草原人为什么要披头散发了。

    这边风大沙尘又多,即便将鬓发打理的再整齐,要不了多久就乱了,还会因吹多了风,又干又硬,梳都梳不动。

    前两天他还会耐心打理会儿,近来直接无视了,只是找了一根发带,直接向后捆绑着。

    他仰望天空,浮云正在飞快地聚合。

    突厥比他想象中的更要难缠一些,他们对于进退的把握,非常的得当。

    面对封常清的防线,他们只是强攻也一夜便放弃了。

    在他的计划里,只要封常清能够拖住两日,他们就能将突厥困在凉州境内。

    只是人算不及天算。

    突厥的战斗力比想象中的强悍,一方面封常清无法在控制突厥十万余军马的情况下,分兵拖住依旧有**万军队的突厥,另一方面裴旻这里也没有及时赶上。

    因为消息的泄露,造成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仆骨设公然于承宗叫板,回鹘内部瓜分仆骨设部,这些意外事情都拖延了出兵的时间。

    以至于瓮中捉鳖的口子,未能及时的封上。

    让突厥先一步的溜跑了……

    这辛辛苦苦布局,只留下了突厥不到万余人,这显然不是裴旻的风格。

    不打残这伙入寇的突厥兵,裴旻誓不罢休,勒令承宗一路追击。

    承宗是最不想见到突厥全身而退的那一个,唐军至少从突厥手中劫掠了十数万的马匹,他们却什么也没有捞到。

    至关重要的是草原民族,最不缺的就是马!

    突厥还有十万战力,依旧是草原的霸主,不趁着突厥落魄的时候,将他们打垮,回鹘称王的日子,依旧遥不可及。

    他们两人算得上是一拍即合,一路随着突厥的踪迹而行。

    荒漠地形恶劣,偏偏又广阔无比,**万的人流浪于荒漠之中,就如沧海一粟。

    突厥人弯弯绕绕,东躲西藏的,他们任是没有抓到主力所在。

    一路上的收获多是掉队的虾兵蟹将,压根不足以塞牙缝。

    “国公,突厥那群兔崽子太会躲藏了!”

    承宗懊恼的扯着头发,但是对于裴旻说话的语气带着几丝敬畏。

    尽管这四周皆是他的兵,裴旻的生死就在他的一念之间,但他却不敢存有半点的歪心思。

    之前裴旻独闯军帐,逼迫他处死不服者,已经让他心生惧意。而今知道裴旻竟然翻云覆雨之间,打断了突厥的双腿。在千里之外,将突厥逼入绝境,这份实力,已经让承宗这位回鹘族长生出了敬畏之念。

    一路追击,皆以他的命令为上,听他命令从事。

    “不管他们怎么躲,都避不开一点。他们最终目的是参天可汗道,我们只要守着这一点,沿着这一条线搜索,定能找到他们的踪迹!”

    参天可汗道是最早是太宗李世民平定突厥后,草原各部首领为方便向大唐皇帝回报本地情况,为了方便来长安朝拜唐朝皇帝,而开设的一条通道,从大漠南北通向京师长安。

    参天可汗道也就成了华夏连接大漠南北的捷径。

    当然武则天朝以后,参天可汗道就荒废了。

    但是这条道路地理位置太过重要,不论是唐军还是突厥都在途中安排了兵卒守护。突厥只要上了参天可汗道,就有地方固守,能坚持到援兵的抵达。

    所以前往参天可汗道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裴旻向面前的虚空伸出手去,轻轻地合拢五指,仿佛如来佛抓着孙猴子一样,说道:“他们逃不出我的五指山!”说着他又是一笑:“关键还要看你,突厥的实力犹在,他们应该还有八万之数,你们有兵四万余,担心敌众我寡!最好是遇到了他们,等我军到来,你我双方一并夹击,保管大获全胜。”

    他若有所指的说着。

    承宗眼珠子却是一转,心想:“若跟唐军一并夹击,功劳算是谁的?战利品又如何分?定要抢在唐军到来之前,将突厥寻出来,然后击败。唐军未有出战,国公不至于厚颜讨要战利品吧,大不了分他一点,给他个彩头……”

    念及于此,承宗拍着胸口道:“这个国公大可放心,嘿嘿,四条腿的突厥,在下尚且不惧,何况现在只有两条腿?”

    正说间,好消息传来,发现突厥军的动向了。

    就在五十里之外,正往着参天可汗道方向急行。

    承宗眼睛一亮,大喜喝道:“儿郎们都听好了,兔子在狡猾也逃不过饿狼,向那个防线,奔行五十里,立即投入战斗!”

    绕过高耸的沙海,南行再拐了一道弯,眼前豁然开朗:沙漠已经给他们抛在了脑后,在前方一望无垠的大荒原上,蚂蚁一般地聚拢着众多的人。

    他们衣衫褴褛,好似一群乞丐一般。

    似乎发现了敌人的到来,开始骚动,方圆数里的荒地都动荡了起来。

    承宗冷冷一笑,在裴旻面前夸下了海口道:“国公你就看着吧,只要几个冲刺,保管将他们杀的落花流水。”

    裴旻眉头微微一皱,旋即笑道:“那我拭目以待了……”

    承宗毫无顾忌的下达了冲锋的命令。

    三万骑兵瞬间动了起来,他们如同海啸一般,涌向了突厥的军队。

    战马踏地犹如擂鼓鸣响,三万骑兵的威势,在这荒地上扬起了漫天的尘土,威势格外骇人……

    面对三万骑兵的猛冲,突厥阵头突然一阵动荡……

    最前沿的突厥兵猛地撒丫子向后逃窜了……

    见此一幕,承宗得意的仰首大笑,带着几分不可一世的看着裴旻道:“国公,看样子,用不着你们出马了。除了你们天朝雄兵,我承宗打了一辈子的仗,还真没见过,两个脚的敢硬抗四脚骑兵的……”

    裴旻摸了摸嘴角的胡须,没有说话,只是带着几分古怪的看着战场……

    突然,异变发生!

    眼看回鹘骑兵就要席卷突厥兵的时候,一个个的回鹘骑兵莫名的栽下了马背,他们竟然让自己的坐骑重重的甩了出去……

    冲在最前头的五百余骑,还未触碰到敌人,已经损失惨重了。

    回鹘族长承宗看的目瞪口呆,手足无措,顿时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