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恨未听国公之言!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怎么会这样?”

    接下来,承宗顾不得脸疼了,而是焦急的看着战场。

    回鹘骑兵在这一刻展现了超凡的骑术,他们并没有因为这突发事故而乱作一团,而是在第一时间里斜刺里避开了摔出去的族人与倒在地上的战马……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帅不过三秒。

    正当裴旻意图为他们超凡骑术喝彩的时候,他们一个个的也莫名摔了出去。

    这些高速奔驰的骑兵,一但甩飞出马背,自身受到的冲击力足以让人毙命当场,即便没有即死,也差不多去了大半条命。

    回鹘诸多骑兵莫名的摔倒在地,直接导致了他们因为恐惧而停了下来。

    原本溃逃的突厥兵在这个时候,一拥而上,他们凶悍的舞动着兵器,将没有速度的回鹘骑兵拉下马背,给予他们致命的一击。

    原本大好的局面,情况竟然瞬间逆转,没有战马的突厥,反制了拥有骑兵的回鹘军。

    “是绊马坑!”

    裴旻远远的眺望着战场,心中突然顿悟,道:“我明白了,我们皆是骑兵进退迅捷,而突厥他们大多是步兵,一旦在这种开阔地被我兵追上,是万万跑不掉的。所以,一开始,他们就没有想着逃跑,他们是故意选择了这战场,选择了让骑兵可以尽情突刺的场合,实际上暗地里在地面上布下了绊马坑……”

    承宗闻言,心底懊悔至极,心底忍不住念道:“此刻说的那么详细,有什么用?事后诸葛亮,谁不会?”

    裴旻却从他的表情看出了他的意思,在心底暗想:“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说而已!”

    在他的心底,回鹘是大唐的助臂,但绝对不是盟友。

    裴旻不干坑盟友的事情,但是坑一坑两相得利,未来有极大可能成为敌人的当前助臂,却也是心安理得。

    不过,他也不想玩脱了,急切的说道:“将军队划分为三部,前军下马而战,只守不攻,左右翼迂回,一边以弓箭袭击,一边派人试探有无绊马坑。”

    承宗也收起了轻视的心,果断将命令下达。

    裴旻想了一想道:“让少族长去前线指挥,将您的亲兵交给我身旁的这个哥舒翰统帅,命他们做好战斗准备。”

    承宗吃重道:“难道?”

    裴旻看着战场,道:“他们并没有一匹马也没有,挤挤凑凑,还是能拉起一直上千的骑兵队的。”

    他冷笑起来,露出两排雪白的牙,“他们这是名知不好跑,特地来个置之死地而后生,做拼死一击了。既然想死,那就成全他们好了!”

    承宗看着裴旻,心底莫名生出一股寒意,敬畏之心,更加重了。

    旌旗猎猎,鼓声阵阵。

    重新修整的回鹘军也展现了他们骁勇善战的一面。

    突厥并没有太多时间设置绊马坑,只有正面才有。

    左右翼的骑兵也不再冒进,不断的以弓箭射击,他们飞驰进入一箭之地,射出手中利箭之后,立刻撤回一箭之外,如此反复给突厥左右翼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前军他们的数额比不上突厥,却也有两万之众,奋力扛着,也未露败绩。

    双方一时间呈现胶着状态……

    便在这时,一股凶悍的骑兵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

    他们无声无息,显然马蹄上都裹着皮布。

    只是回鹘军这方已经有了准备,哥舒翰还是生平首战,而且他的身份仅是凉州军的一个小卒,能够统领上千兵马,还是异常兴奋的,在裴旻鼓励的眼神下,呼喝着领着兵马冲杀了过去。

    哥舒翰未来的指挥水平自不用说,但是现在究竟是骡子是马,水准如何,裴旻并不清楚。但他那一身武勇却毋庸置疑,让他练练手也好。

    碧空如洗的晴日下,战场上四路混战。

    哥舒翰与奇袭兵打的难分上下,突厥前军压制了回鹘的前军,但是他们的左右翼却让拥有战马的回鹘骑兵打的步步紧缩……

    看着鲜血四溅,人仰马翻的战场。

    裴旻还是第一次以这旁观者的心态凝视着战场,也不免感慨一句“凡兵战之场,立尸之地,必死则生,幸生则死”。

    承宗身为族长,对于汉人文化,有着一定研究。

    知道裴旻说的这是《吴子兵法》里的名句,与《孙子兵法》中的“置之死地而后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说的正是抱着必死的信念,才能够存活下来,那些侥幸以为能够逃过一劫的,反而死的最快。

    承宗明白,裴旻这是暗指他的“傲慢”,不听他的劝说,打肿着脸来充当胖子,大意轻敌。

    对方的拳拳善举,自己却无动于衷,反而暗怀心思,导致原本必胜之局,成了现在的焦灼状态,实在是天下第一的大蠢蛋……

    看着那一个个阵亡的兵士,他的心头都在滴血,悔不当初。

    “恨未听国公之言!”承宗现在是欲哭无泪。

    裴旻一脸抱歉的说道:“目前想要破局,唯有等我大唐的骑兵队赶来了!”

    另一边默棘连、阙特勤、暾欲谷三人看着焦灼的局面……

    暾欲谷长叹了一声:“鹬蚌相争,渔人得利!”

    默棘连惆怅无言。

    阙特勤将水壶中仅有的水倒入喉咙,又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道:“王兄,大贤,你们准备撤吧,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必要跟着大军了。没人会说兄长弃族人不顾,只要有你们在,突厥一定会再次崛起。”

    默棘连脸色骤变,低呼道:“那你呢,我们是一母同胞的兄弟……跟我一起走!”

    阙特勤苦涩的摇了摇头道:“不了,我还要为兄长抵挡唐军呢,我们真正的对手是唐军,回鹘,跳梁小丑而已!给卖了,还在帮着数钱的蠢货!”

    正说间他猛然发现,一支将近六七千人的军队正自东南侧后的方向,以疏散队形迅速靠拢过来!

    握刀之手微微颤抖,阙特勤知道自己这一辈子是走到尽头了,惨笑道:“兄长,祝你武运昌隆!”

    他振臂高呼:“今日一战,绝无退路可言,为保狼神后裔的血脉,不怕死的,随我冲……”

    他用着手中最后一点骑兵,势如疯虎一般的冲向了后面追击来的唐军。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