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帮着数钱的回鹘族长
    唐军的出现,抵定了胜局!

    裴旻精心为突厥准备的包围圈,也正式生效。

    八万突厥让唐军、回鹘军的骑兵困在了包围圈内。

    裴旻也接管了三军的指挥权,他并没有选在将突厥困死,而是围三缺一,向突厥部发起三面围攻。

    突厥的左贤王阙特勤已经阵亡,他们的可汗默棘连、谋主暾欲谷趁乱逃跑,缺乏有效的指挥。

    他们进行了微弱抵抗之后,大部队沿着裴旻事先敞开的缺口向参天可汗道混乱溃退。

    裴旻、承宗彼此领着各自的兵马不疾不缓地追在后面,逼迫突厥部的败兵不停地拼命逃跑,直至精疲力竭,无再战之力,这才从容发起总攻。

    以最小的伤亡,近乎全歼了这股突厥兵马。

    是役,唐军损兵七百,前后共斩首一万三千余,回鹘则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伤亡高达一万六千余,尤其是他们的前军,几乎给打残了。

    至于突厥,自不用说,几乎全军覆没。

    这里面有一个小小的前奏。

    就在突厥精疲力竭,裴旻准备下达总攻命令的时候,特地问了承宗一个问题:“这些俘虏应该如何处理?照我的意思,全部杀了了账。不过,此战能够得胜,族长功劳卓著。我裴旻不是小气之人,这些羔羊,听凭族长吩咐。是杀是收,你一言而定。”

    裴旻这话直接让承宗原本悔青的肠子,直接给扯直来了。

    承宗现在最想干的事情就是给自己几个耳刮子,欲哭无泪的道:“那就杀了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心在滴血。

    却不知,这就是裴旻的目的。

    裴旻对于大唐、回鹘之间的关系,看的很透。

    大唐需要一个代理人,一个“盟友”,为他提供战马,稳定北疆安稳。

    以目前的北地情况来看,回鹘是最佳的选择。

    但是国与国之间一个问题永远避免不了,没有人愿意当一辈子的小弟,也没有人愿意当一辈子的老二。

    现在回鹘对大唐毕恭毕敬不假,但随着回鹘的实力越来越强,或者大唐遇到什么问题,实力变弱,他们必然会起异心,这是不可抗拒的因素。

    因故裴旻一直在考虑其中的度,不能让回鹘崛起的太快,亦不能让回鹘元气大伤无力北方称雄。

    两者皆不符合唐朝的利益。

    裴旻看出了承宗急于求战的野心,他是想凭借自己的实力,击败突厥残部,然后尽收突厥俘虏。

    突厥俘虏都是骑射好手,只要给他们一口饭吃,给他们一匹马一张弓就是一个战士。

    一但回鹘收编了突厥降卒,那他们实力将会膨胀到一定程度。在大唐的支持下,实力疯涨的他们能够轻而易举的取得北地的霸权。

    这得到的太容易,往往不懂得珍惜。

    理想的结局是在大唐的帮助下,回鹘“艰难”的取得了霸权。

    在这“艰难”的过程中,大唐不断的支持回鹘各种物资,而回鹘也廉价的用牛羊马匹互换……

    如此才能将利益最大化。

    无论如何,裴旻都不想见到回鹘吞了突厥这种情况出现。

    因故裴旻故意刺激承宗,好心的劝说他,合两军之力,一起对付突厥残兵。实际上他就是要承宗产生危机感,让他有一种裴旻想要跟他们分一杯羹的念头。

    承宗果然动了独吞之念,面对突厥的布阵,不愿意等唐军的到来,急于求成,忽略了细节。

    裴旻身为旁观者看出了突厥的异样,虽说他算不到突厥到底有什么诡计。可是他知道,用兵最大的忌讳急躁,一急,必然出事。

    回鹘的优势是骑兵,要是换他来指挥,他会让三千骑兵做试探攻击,远远放箭,突厥一旦逼近立即后退,利用机动性探察对方的目的。

    完全可以用最小的伤亡,察觉出绊马坑的存在。

    只要避开绊马坑,以四万余骑兵打八万不擅于步战的突厥兵,那就是轻轻松松的。

    裴旻这里故意不说,当了一个事后诸葛亮,目的毫无疑问的是为了消耗回鹘的兵力,让他们没有实力吞下突厥的俘虏。

    如今经过苦战,回鹘损兵一万六,若加上伤患,几乎失去了一半战力。

    而突厥现在的降卒几乎有六万余。

    这个降卒已经超出了承宗承受的范围,试想一下,而今回鹘能战力不过两万余,而突厥降兵六七万,他们凭什么吃下?

    不稳定的因素太多,一但出现状况,回鹘反受其害。

    到了这个地步,承宗也只能选择斩草除根,避免祸患发生。

    这一切都在裴旻的计算中。

    而承宗听裴旻如此大方,居然意图将俘虏交给他处理,想者那么多即战力就因为自己的小人之心,自己的贪婪告吹……

    那种感觉,不言而喻。

    “唉……早知道国公如此大方,就应该早早的将指挥权交出去……”

    承宗万分懊悔的想着,想想唐军到来之后,裴旻困敌、围三缺一、疲敌等等战术,承宗清楚,要是一开始就由裴旻指挥,绝对不会这个样子。

    此时此刻因为裴旻大方的举动,承宗更是坚信裴旻是真心待他们的。

    “那突厥遗留的器械,就给你们了吧。我们已经得了十数万匹军马,这器械衣甲什么的,就不给你们抢了!”

    裴旻大方的说着,他们吃了肉,也得给回鹘留些汤喝。

    反正他看不上突厥的那些器械衣甲,还不如送个人情。

    裴旻不稀罕,承宗却万分感动,他们草原民族最缺铁器,十万军队留下来的破铜烂铁,与他们而言,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那就多谢国公了,你的大恩大德,承宗没齿难忘!国公有什么需求的,尽管直言,我承宗若能做到,绝不吐个‘不’字。”

    裴旻也不客气道:“我向来喜爱名马良驹,我知你们草原盛产名驹,族长不妨慷慨卖我几匹!”

    承宗一脸介意的大手一挥道:“说卖太见外了,回头我便让人送十匹良驹给国公。”

    他们在谈笑的时候,裴旻也下达了总攻的命令,完成了对精疲力尽的突厥兵最后一击!

    十万入寇的突厥兵,几近全军覆没。

    这一仗过后,称雄草原多年的突厥,元气大伤,再也无争雄之力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