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天生福将 塞翁失马
    承宗一边欣喜的让人打扫着战场,一边又忧伤的看着一地的尸体,陷入了纠结之中。

    凉州军方的赵颐贞、折虎臣,以及陇右军的夏珊、张景顺、史彦等将一并前来向裴旻汇报情况。

    追击突厥溃兵,以骑兵为上。

    裴旻这一次将陇右、凉州的骑将都调过来了,成了决定胜负的关键手。

    诸将都是红光满面的,这一仗,平心而论主力还是回鹘。可世人记着的永远是胜负手,而非大军主力。

    好比李靖奇袭定襄,苏定方夜袭阴山一样。

    世人谈论起这些传奇战例,只会吹嘘李靖用兵盖世无双,苏定方智勇果敢。

    又有谁会去细究,真正给予突厥重创的是柴绍、李世绩?

    但无疑问,李靖奇袭定襄的三千人与苏定方夜袭阴山的两百人是决定胜负的关键,因为他们的战术价值意义无与伦比,值得受到嘉奖,也为世人谨记。

    唐军如今就处在这个胜负关键之处,因回鹘族长承宗贪功冒进,导致了回鹘陷入苦战。

    唐军及时赶到战场,以摧枯拉朽之势,扭转了局面,带领着回鹘取得了胜利。

    这说出去是何等的拉风,有面子!

    尤其是折虎臣,这位历史上的悲剧,府谷折家的家主,此番可是扬眉吐气了。

    “折军使,听说你斩了突厥第一勇士左贤王阙特勤,实在了不起!给你记一大功!”

    裴旻亲热的在折虎臣胸口捶了一拳。

    折虎臣“嘿嘿”直笑,当初在掩护撤退的时候,他给阙特勤追的跟条狗一样,要不是岑云接应,他这头老虎就成死虎了。

    尤其是当初在阵仗相遇的时候,他们彼此交锋,阙特勤狠狠的给了他一计,要不是薛讷送给他的铠甲性能绝佳,当时就一命呜呼了。

    对于那次输阵,折虎臣可是满心不服,他那时断后苦战一夜,体力状态皆有问题,一直想找回场子。

    此番在战场上相遇,情况完全对调了。

    阙特勤一路奔逃,他的处境与当初的折虎臣如出一辙,状态自然不佳。

    这战场相遇交锋,哪里会顾及彼此状态?

    折虎臣大展神威,将阙特勤斩于刀下,可谓一雪前耻。

    折虎臣自然笑得合不拢嘴。

    左瞧右瞧,裴旻突然发现似乎少了一人,迟疑了片刻道:“李翼德去哪了?这没他的大嗓门,好不习惯。”

    夏珊、张景顺、史彦等陇右方面的将军,左右瞧了瞧,一并摇了摇头道:“没有见到他……”

    夏珊突然低呼道:“似乎他都没有参与合围,不会有危险吧!”

    裴旻也是脸色一变,这在沙漠、荒野里迷失方向,可不是好消息,想了想心里又略微安心。

    他带领过李翼德的部队在沙漠里做过战斗演习,传授过他们在沙漠里辨认方向以及生存的技巧,迷路应该不至于,何况还有郭文斌在?

    为了慎重起见,裴旻还是让经验丰富的斥候去搜寻李翼德的下落。

    同时也只会了回鹘承宗一声,让他帮着找寻。

    承宗现在对于裴旻是极其敬慕,毫不犹豫的安排了族里最擅长追踪的老猎手,搜寻李翼德的下落。

    近乎十万人的战场,回鹘打扫整理了五天,还未打扫干净。

    李翼德也一直没有消息,裴旻心里渐渐升起了一丝不安。

    直到第六日,裴旻终于收到了李翼德的消息。

    而且随着他的到来,还带来了一个让人欣喜若狂的消息。

    李翼德生擒了突厥的可汗默棘连……

    原来这厮虽未迷路,却追错了方位。

    他们在东北方向,而李翼德往东偏北的方向追去了。

    荒漠之大,一望无际,这错过了一点,就一路错到低了。

    结果李翼德直接跑到了参天可汗道。

    直到跑出了荒漠,这才发现岔了道路。

    无巧不巧,他们遇上了前来支援默棘连的突厥兵。

    原来默棘连在荒漠晃荡的时候,已经派遣人去突厥境内求援了。

    只是突厥十万大军已经给他带走,留在族部的也只有王帐还存有部分兵力,王帐之兵根本来不及支援。至于其他族部的壮丁所剩无几,东拼西凑也不过是两千余数。

    李翼德本想跟着他们找到突厥大军的踪迹,却不想发现了默棘连的存在。

    到了这个地步,李翼德哪里还有半点迟疑,直接纵兵袭杀,将默棘连生擒了。

    悲催的默棘连还以为逃出生天,结果直接成了阶下之囚。

    得到这个消息的裴旻,忍不住仰首大笑:“这个李翼德,还真是一员福将,走差了路,还是让他取得如此大功,实在了不起,了不起!”

    得知李翼德无恙,裴旻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下。

    **********

    参天可汗道昔年繁盛的时候,共有驿站六十八处,直抵大漠南北。

    但随着武则天时期,大唐国力直转而下,驿站大多废弃。

    在一处荒废的驿馆里,两个装扮凄惨的突厥人相互低语着。

    “总算逃过了一劫,真该死。还以为能捞的好处,结果,险些丧了命。都是这王八蛋蛊惑的,要不是他,我还在家里陪着隔壁的寡妇呢!”年长的抱怨连连。

    另外一个年少的,只有十余岁,非常的年青,紧张的道:“可别让轧荦山大哥听到,不然你我都讨不了好。救大贤是轧荦山大哥的意思,你还想忤逆轧荦山大哥不成?”

    少年一口一个“轧荦山大哥”,对于口中的“轧荦山”显得十分敬畏。

    年长的听到“轧荦山大哥”这几个字,脸色竟然一阵惨白,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不敢再说。

    他们两人居然不敢说话了,一直静静的呆着。

    不多时沉重的脚步声响起。

    听到脚步声,年长与年少的的突厥人一并站了起来,快步迎了上去。

    驿站的烂墙外围出现了一个巨硕的身影,走起路来,一摇三晃,大有横行霸道的感觉。

    他的巨硕并非壮实,而是肥胖。

    一身的肉,远远看去,就好像一堆肉山。

    他巨大的手心握着一头还未断气的草原狼,他直接掐着草原狼的颈部,让凶悍的狼,动弹不得。

    “一时间找不到水,用它将就一下!”

    他说着,抽出一把匕首在狼腹部捅了一刀,大口的喝着涌出来的狼血……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