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送你一场大富贵
    胖子轧荦山,饱饮了狼血,将手中的狼丢给了年少的突厥兵。

    突厥兵在饥渴之下,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贪婪的喝了几口,递给了身旁年长的突厥兵。

    年长的突厥兵只喝了两口,还未喝够,轧荦山已经森然道:“省着点,留给大贤。免得用你的血……”

    年长突厥兵突然打了一个寒颤,将手中已经奄奄一息的狼递给了少年。

    他毫不怀疑轧荦山能干的出这种事情来,他们这一路逃来,原本有六个人。

    轧荦山毫不容情的杀了三个,凭借他们的血肉,活到了今日。

    他心底明白,要不是自己有用,轧荦山早就对他兵刃相向了,不敢有半点的忤逆之心。

    轧荦山对于突厥兵的表现很是满意,哼哧哼哧的道:“猪儿,将狼血喂给大贤……”他说着,指着年长突厥兵道:“你,你去生火……不想死的,动作利索一点。”

    名唤猪儿的少年,毫不犹豫的执行去了。

    年长突厥兵打了个激灵,也连滚带爬的跑去生火。

    轧荦山大马金刀的坐着,好似一堵墙,看着两人一个照顾着突厥大贤暾欲谷,一个忙碌着生火,就如大老爷们一般,什么也不干,安逸的坐着。

    巨大的大饼脸上长着绿豆一样的小眼睛,骨碌骨碌的转着,在盘算着什么。

    突然他听到屋里传来轻微的呻吟,脸色大喜,冲进了屋子里,一把推开了在破旧木板上伺候的猪儿,挤到了暾欲谷的身前,脸上皆是喜悦之色。

    暾欲谷迷迷糊糊的睁着眼睛,他已经上了年岁,今年六十有六。

    这殚精竭虑的谋划,亡命的奔逃,几乎到了他的极限。

    尤其是遇到了李翼德的攻击,他跟默棘连失散,在亲卫兵的护送下,胡乱奔逃,直至摔下马背,失去了所有意思。

    迷迷糊糊间,他醒来几次,只觉得有人在细心的伺候他,照顾他,到底是何人,他也不清楚,对于当前的局势,更不了解了。

    这一次他发现自己的意识渐渐的清晰,身体竟大为好转,努力的睁开了眼睛,入眼却吓了一跳。

    一张圆饼一样的大脸出现在他面前,是一个异常肥胖的汉子。

    肥胖汉子一脸滑稽的笑容,将两只原本就被肥肉挤成了缝儿的小眼睛遮挡的几乎看不见了……

    “噗嗤!”

    暾欲谷发现自己居然笑了,在这种生死未卜,情况未明的环境下,这位突厥谋主,竟然因为一张脸笑了。

    这暾欲谷自己都不知为什么,实在是肥胖汉子长得过于讨人发笑。

    见暾欲谷笑出声来,肥胖汉子似乎毫不觉得他在笑话自己,跟着笑了起来:“大贤笑了,身体好了!”

    肥胖汉子不笑还好,这一笑脸上的肥肉都在抖动着,更是滑稽。

    暾欲谷忍不住笑得更加大声了,笑着笑着,眼泪也跟着滚了下来。

    一会儿笑,一会儿哭!

    暾欲谷笑,肥胖汉子跟着笑,暾欲谷哭,肥胖汉子陪着伤心。

    暾欲谷哭哭笑笑是因为一生经历所致,而肥胖汉子却是单纯的陪着。他笑得时候,宛如天真的小孩,哭的时候也如伤心的孩子,真情流露。

    渐渐的暾欲谷恢复了平静,看了陪着他苦笑的滑稽胖子,不知为何心底好感大生,长叹道:“你叫什么名字?”

    肥胖汉子道:“轧荦山!”

    “哦!好名字!”暾欲谷又忍不住一笑,轧荦山这,名字可不一样,在突厥是斗战神者的意思,也就是战神。

    只是他实在看不出来,这滑稽的胖子,凭什么称战神。

    轧荦山自得的道:“是娘给取的,娘说她当年怀不上孩子,去祈祷扎荦山,正月初一,突然又了感觉。我就有了,娘说我一定是扎荦山投胎,就叫我为扎荦山。”

    暾欲谷看着虎头虎脑的胖子,再次问道:“你是何人?是突厥,还是契丹?”

    轧荦山自豪的道:“当然是伟大的突厥人,俺父亲不知道是谁,母亲阿史德氏,后来改嫁给了突厥将军安延偃,族部败落,流浪到了草原,参加了这一次的征伐。”

    草原人的风气开放,不知道父亲是谁的情况并不少见,轧荦山说的也很坦然。

    暾欲谷脸色一暗,道:“现在情况怎么样?可汗可逃了出来?”

    轧荦山叹道:“可汗已经给唐军生擒了,就算不死,这一辈子只怕也难以回到草原了。”

    暾欲谷意外看了轧荦山一眼,带着几分虚弱的道:“别说可汗极难回到突厥,就算回来了,也没有他的位子了。”

    默棘连是在阙特勤、暾欲谷的帮助下,才坐稳可汗位子的。

    他自身因为干略有限,并不能服众。

    如今丧师十万,更无法服众了。

    只要默棘连战败被擒的消息传到突厥王庭,立刻会有人取而代之,成为新的可汗。

    突厥不可能再有默棘连的地位了。

    这在弱肉强食的突厥是很现实的事情。

    轧荦山一脸迷茫的说道:“大贤,接下来,您打算怎么办?回王庭嘛!此去道路危险,轧荦山拼死也要护送您回到王庭。”

    他拍着胸口,身上的肥肉一抖一抖的。

    暾欲谷摇头道:“突厥,我是不会回去了。”

    轧荦山笑着迷茫道:“为什么?”

    暾欲谷看着自己枯燥的双手道:“我要是回去,只怕有人睡不好觉了。我要是死了,失踪了,他们会为了体现自己的仁德大气,关照我的家人子孙,我一回去,他们就危险了……”

    他的女儿是默棘连的王妃,他的外孙是突厥第一顺位继承人!

    暾欲谷身为突厥的三朝元老,他的才智人脉手段,谁不忌惮三分。

    暾欲谷作为突厥谋主,他的才智远见又如何看不透这点。

    轧荦山笑着,伸手似乎去拍暾欲谷的肩膀。

    暾欲谷突然道:“你想杀我?”

    轧荦山面不改色的笑道:“你一个老不死,活着只是浪费粮食而已。你死了,家人才安全,我这是成全你……”

    他说翻脸就翻脸,一点都不拖泥带水,说话间,手已经掐在了暾欲谷的后颈。

    暾欲谷不疾不徐的道:“我的脑袋换不来大富贵,不过或许我能送你一场大富贵!”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