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何以解忧 惟有静远
    长安皇城后宫。

    有道是一入宫门深似海,此话说的可是半点不假。

    大唐王朝的王皇后一脸幽怨的摸着自己的肚子,长长的叹了口气。

    “青花,陛下几天没来本宫这了?”

    侍婢青花一脸尴尬,战战兢兢的说不出话来。

    “别怕!本宫又不会怪你!”

    王皇后挤出了一个笑脸,道:“别说是你,连本宫都不记得,陛下多久没来了。”挥手挥让她下去。

    李隆基多情又无情,他的重感情的一面只会对他中意的人,一但他的感情发生了偏移,态度也会有着明显的变化。

    尤其是王皇后性子恬静贤惠,她不知争宠,也不懂风情,一板一眼。

    而李隆基又是极其感性之人,也就是文艺范。

    性格不合,又无子,还不及她人貌美,种种因素,李隆基对王皇后已经没有了感觉,态度近乎冷漠了。

    帝后的关系几乎到了冰点。

    王皇后对此无计可施,也只能如望夫石一样,傻傻的等着李隆基的回心转意。

    “娘娘!”

    王皇后见青花去而复返,突然精神一震,道:“可是陛下来了?”

    青花再度尴尬的笑了笑道:“是国舅来了。”

    王皇后失望的点了点头道:“去沏一杯茶来!”

    她整理了衣装,就算是在自己哥哥面前,她也不愿意失了国母的风范,更不能让世人知道帝后不合这种“丑闻”。

    以皇后而论,王皇后很明显是极为合格的。

    “哥哥!”

    王皇后见到自己的亲人,惆怅的脸上也多出了几分喜悦。

    王皇后的兄长叫王守一,他即是李隆基的舅兄,又是李隆基的妹婿,娶了李隆基的妹妹靖阳公主。

    因为亲戚关系,王守一与李隆基极为要好,也是从龙之臣,属于看戏的那一种。不像裴旻这些人,出生入死,而是陪在李隆基身旁当个吉祥物。

    饶是如此,王守一一样加官进爵,自尚乘奉御迁殿中少监,特封晋国公,累转太子少保,可谓恩宠备至。

    “娘娘……”王守一左看右看,见殿中无人,悄悄的从怀里取出一块木牌,塞给了王皇后道:“这个娘娘请贴身收好!”

    哥哥给的东西,王皇后也不疑有他,伸手接过一看,原本就有些精神不佳的脸,更是毫无血色,小小的木牌抓不稳,直接摔在了地上。

    木牌是用名贵的霹雳木制成的。

    所谓霹雳木就是经受雷电劈打过后,烧焦剩余的木料,据说藏有神奇的力量。

    霹雳木上面刻有李隆基的名字与生辰,还有一些看不懂的天地文。

    “你……”王皇后手足无措的捡起霹雳木,指着自己的哥哥,惶恐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古人最忌讳就是鬼神之事,尤其是皇帝,更是如此。

    即便如汉武帝刘彻、唐太宗李世民这样贤明的君王也避免不了。

    因为诅咒之说,刘彻险些灭了自己满门;李世民也有一句“女主武王有天下”的谶语而冤杀了李君羡。

    这种事情,谁不知道,只是不敢多言而已。

    王守一送来刻有李隆基生辰的霹雳木,王皇后整个人都傻了。

    王守一轻声细语的道:“这是哥哥请来和尚明悟祭拜南斗与北斗特地求来的,只要妹妹将他带在身旁,可保佑早生贵子,往后将可与则天皇后相比……”

    瞬间!

    王皇后心动了。

    作为一个无法生育的女人,而且还是一国皇后国母,她有太多太大的压力。

    她多么希望能够给自己的丈夫生儿育女,繁衍后代。

    一听能够早生贵子,险些就丧失了理智。

    “不行!”王皇后突然想到了裴母传达的话。

    只要不自己作死,无人能够威胁到她。

    那么多年,试过那么多法子,都无效。

    一个木牌,又有何用!

    “拿回去!”王皇后厉声道:“本宫看你是舒服的日子过惯了,拉着本宫跟你一起遭罪是不是?你要是不愿意当这个太子少保,本宫可以求陛下给你废了!免得祸害自己人……”

    王守一想不到王皇后态度如此过激,吓得夺过霹雳木,匆匆忙忙的跑了。

    他其实也就是一个吉祥物,论能力半点没有,比之王毛仲都不如。身居高位,全靠关系。

    只是时日一久,平时又没有贡献,与李隆基关系也渐渐淡了。

    前段时间,李隆基叱责了他们的老朋友姜皎让他心生危机,生怕自己失宠,失去一切。

    听说和尚明悟有大神通,也就求来了一块送子的霹雳木,意图帮自己的姐姐争宠,以巩固自己的地位。

    他却不知,历史上就是因为他这愚蠢的坑姐举动,害得王皇后给罢免了后位,郁郁而终。

    王守一自己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如今因为裴旻的一句话,历史再度起了变化。

    同一时间,李隆基正在看着杨敬述的辩解密奏,密奏里再三强调裴旻的目中无人,依仗天恩,胡作非为。

    当然也少不了吹嘘他的万全布防,表示并非他的布防有问题,而是地方将校不听他号令指挥的缘故。

    接下来又在信中写了一大通,关于万全布防的奥妙之处……

    看着杨敬述还在这里纸上谈兵,李隆基登时气得不打一出来。

    “这个杨敬述,将朕当成三岁小孩糊弄了嘛!真以为朕不懂兵事……”

    他还真不懂兵事,只不过裴旻之前针对所谓的万全布防给了他详细的解剖,就是为了防止他不懂,而产生很厉害的感觉。

    所以现在杨敬述越是解释,越显得他的无能。

    将密信揉成一团,因为杨敬述时常给他找古曲谱,李隆基还特别给了他直达天听的权力。

    连续直达天听的辩解,已经消磨了这位李家三郎的最后耐心,直言道:“以后杨敬述的密奏就不要送来了!此人纸上谈兵,不堪大用。通知静远,让他自行处置。也不知战事如何,不过有静远指挥,应无大碍!不久应该回传来捷报……”

    果然!

    不过一日,裴旻全歼突厥十万雄兵,生擒突厥可汗的消息传到了长安。

    李隆基也想不到战果如此的辉煌,激动的无以复加,大笑高呼:

    “哈哈,何以解忧,惟有静远!朕也要欣赏欣赏,突厥可汗的舞技……”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