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阴险武家女
    李隆基实在太高兴了。

    即便他不通兵法军事,也知道突厥的特点,满以为将突厥击退已经是很好的结果。

    却不想裴旻直接全歼了十万突厥兵,还生擒了他们的可汗,斩杀了突厥的第二号人物。

    这实在是出人意料。

    甚至说出了“当世第一名将,非静远莫属!”这样的话来。

    “裴国公凯旋,实在值得高兴。力士,去梨园,将李龟年传唤进宫,朕要好好庆贺庆贺,另外再将武婕妤请来。”

    对于容貌娇媚,又懂得逢迎的武婕妤,李隆基格外的宠爱。

    历史上亦是如此,武婕妤算得上是李隆基第一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妃子,专宠二十年。

    若不是武婕妤是武家女,大唐皇后非他莫属。

    为了武婕妤,李隆基还特地给她创了一个惠妃的职位,是仅在皇后之下,更在贵、淑、德、贤四妃之上,以彰显特别。

    这一点即便后来的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杨玉环,也没有达到这个高度。

    也正是因为武婕妤的死,李隆基一直陷入悲恸之中,甚至于懈怠朝政。也因此发生了为让李隆基开心,文武百官四处张罗,给李隆基网罗美女。

    杨玉环也是因为如此,在李林甫、高力士的策划下,走进了李隆基的生活……

    后人还有一种说法,杨玉环一直是武惠妃的替代品。

    相比两人得到的宠信程度,这种说法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有了高兴的事情,李隆基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武婕妤,打算请她来与自己一同分享这个喜悦。

    等了片刻,李隆基却等来了武婕妤生病的消息。

    李隆基慌张的赶往了武婕妤的寝宫,见武婕妤病恹恹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无半点血色,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

    见李隆基的到来,武婕妤挣扎着努力着意图起身。

    李隆基心疼的急忙上前抚慰:“生病了就好好躺着休息……”说着他瞧着已经赶到的太医问道:“婕妤的情况如何?”

    太医支支吾吾,在逼问下,半响才道:“娘娘,脉象平和,并无任何异样……臣学艺不精,实在不知病因何在。”

    李隆基正待发怒。

    武婕妤怯生生的道:“陛下别责怪太医了,妾身这是心病,无药可医!”

    “什么心病!”李隆基愕然的看着武婕妤……

    武婕妤一脸的惊恐害怕,甚至将被褥蒙在了脑袋上,在被窝里瑟瑟发抖。

    李隆基让人将太医以及一干侍女下去,坐在床沿耐心的劝慰着,安抚着,眼中语气皆是柔情。

    “今日妾身,妾身,给皇后娘娘请安……在娘娘的宫里,妾身看到了,一块灵牌,上面写着陛下的名字,还有生辰八字……”

    李隆基脸色瞬间惨白,霍然起身。

    武婕妤微微颤颤的道:“妾身真不知该不该说,可实在担心陛下安危……”

    李隆基二话不说,直接出了宫殿,铁青着脸,直奔王皇后的寝宫去了。

    **********

    白亭荒漠!

    承宗恋恋不舍的将亲自送裴旻至大唐凉州与草原的边境线。

    依依不舍的跟着裴旻拜别。

    这近乎大半月的相处,裴旻在这位回鹘族长眼中的地位极高,对他格外敬重。

    一方面自然是因为回鹘能不能得到大唐的支持,在漠北草原建立汗庭,裴旻的鼎存在举足轻重。

    另一方面这些日子的相处,裴旻展现出来的能力,让这位回鹘可汗震撼敬服。

    现在的回鹘半点跟大唐敌对的勇气都没有,只想安心的抱着唐朝的大腿,坐稳回鹘可汗的位子。

    对于承宗的友善,裴旻自然投桃报李,与之和谐相处。

    相比马政的徐徐发展,直接与回鹘交易才是弥补战马不足的最快捷径。

    未来的几年,回鹘必然进行一统草原的大业。

    他们需要大量的武器、粮食支持,大唐就能用这些物资换取战马、牛羊,来增强自身的实力,提高百姓的生活。

    他记得历史上回鹘就曾强迫唐朝购买他们的劣马,现在形势转换,情况自然也要变一变。

    大唐不会将自己最好的兵器交易出去,那些军队轮换退下来的兵器,修一修一样好用。

    就算是次等兵器,裴旻也相信以北地草原的冶炼技术,也远比不上,足以令对方满意。

    相比歼灭突厥,此战真正的战略意义还是在于跟回鹘达成了共识。

    回到了白亭河,远远望去,战马遍地。

    封常清已经将他们藏在沙漠绿洲的五万匹马领到了这里,加上突厥那里夺来的十一二万军马,白亭河的绿洲河滩密密麻麻的全是马影。

    十六七万匹战马,遍布十里河滩。

    那景象实在壮观,让极少见到如此多的马匹汇聚的唐人,一个个的惊叹连连。

    最善于用骑的折虎臣忍不住叫囔道:“我的老天,这么多马,这辈子也没见过。”

    裴旻指着白亭海的河滩道:“这点又算什么?近年来我们收复了河西九曲的养马地,又跟回鹘贴近了往来。相信要不了多久,我们的军马资源即能得到满足。到时候,骑兵一人两匹轮换,步卒也会有一匹代步,提升行军速度。所以未来的兵卒指标,骑术是最基本的。不能因为少数的人,而延误大军的速度。回去,你们也督促一下各军,让他们务必掌握骑马这项技能。”

    他当然是对河西诸将说的,陇右军在他的带领下,至今已经是人人可以上马驰骋的战士。

    若非这点,裴旻此次的奇袭白亭海的战术便缺乏操作空间。

    赵颐贞、折虎臣也知道是跟他们说的,应答的更是爽快。

    “见过裴帅!”

    封常清得知他们凯旋而归,率众来迎。

    “哈哈!”裴旻大笑着下马扶起封常清,道:“常清无需多礼,此战你凭借两万兵士,奔袭千里,夺马固守,断了突厥双足,毫无疑问,位局首功!”

    封常清惭愧道:“哪比裴帅孤身入虎穴,怒闯回鹘帅帐,以一人之力,只凭手中剑,于回鹘十万军民中,威逼回鹘族长与四大部落首领,杀突厥使者与叛逆,胆气雄风,非英雄不能为之。”

    裴旻拍了拍封常清的肩膀道:“晚上来我军帐,我有事情与你说!”

    封常清点了点头。

    一行人入得白亭营地。

    裴旻亦在这时得到了番禾王忠嗣的消息,杨敬述通敌证据确凿……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