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选择
    裴旻并没有自傲到自己的战略战术永远不为敌人识破,随机应变,灵活用兵也是他保持常胜的秘诀之一。

    但是他也有自己的自信之处。

    他相信以阙特勤、暾欲谷的才智,他们最终会看透他的计划。

    可他决不信阙特勤、暾欲谷要比演义里的诸葛亮还要厉害。

    依照路程的时间计算,突厥使者比他还要先一步到达回鹘。

    他们因为不明确的知道回鹘的族部在哪里,耽搁了一两天的时间。

    要是消去这一两天的时间,这完全就是先后脚的问题。

    这要是没人告密,裴旻决计不会相信的。

    他走的不动声色,真正知道他离去的,唯有娇陈、赵颐贞、岑云、折虎臣、哥舒翰这有数的几人而已。

    娇陈这个不可能,想都不用想。

    赵颐贞、岑云、折虎臣、哥舒翰也可以排除,不说他们没有动机,就算是有,他们要痛下杀手,不会等到去回鹘那么麻烦。

    路上完完全全可以派人伏击,省时省力。

    除了他们几个,也只有番禾里能够接触到他的高层人士,通过接触察觉出一些端倪了。

    在番禾,有这个机会,且与之有仇的人,屈指可数。

    无需细查,几乎就能断定此事与杨敬述有关,关键只在于是否有无证据。只要抓着这点,逐个排除,即能锁定大致对象。

    毛涵自然而然的出现在他们的视线……

    果然!

    只是一个试探,毛涵做贼心虚,既露出了马脚。经过审问,坦白交代了一切。

    裴旻将此事告知了赵颐贞、折虎臣,两人见杨敬述不只是弄权作怪,还很无耻的卖国叛国,纷纷怒骂连连。

    陇右军诸将也是义愤填膺。

    陇右军是裴旻一手带起来的队伍,他们对于裴旻是奉若神明,推崇备至。

    这得知杨敬述害得裴旻陷入困境,不得不单枪匹马的闯营破局,焉能无动于衷?

    “这种满肚子圣贤书,却干卖国勾当的书生,最是可恶,一刀杀了了账。”李翼德最早也是在薛讷麾下效力的,与赵颐贞、岑云、折虎臣的关系都不错。此刻得知,他们坑害了自己的朋友不说,还对裴旻动手,叫囔着最响。

    裴旻笑道:“杀了他,那不便宜他了?放心,我有办法对付他的。绝对比杀了他,更让他难受。”

    这话他是笑着说的,但语气里充斥着寒意。

    他这辈子最反感的就算杨敬述这样的读书人。表面上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其实心底比谁的黑暗,比挂着贞节牌坊的妓女都要无耻。

    对付这种人,绝对不能有半点手软,不然他们会干出任何没有底线的事情。

    而且还会很坦然的为自己的行为辩护,觉得自己做的都是对的。

    当天夜里,封常清依约来到了裴旻的军帐。

    “裴帅!您找我有事?”

    “来的正好!”

    裴旻正等着封常清的到来,他指着桌上刚刚写好的两封奏章,道:“你看看,这是我写的两封奏章,准备选一封面承陛下的。你选一份……”

    封常清莫名的随手拿起一封奏章,见奏章中写道:“河西局势动乱,北有草原诸部,南有吐蕃,西北突骑施,西方接连西域,战略意义重中之重,堪称我朝西北核心之地。旻不才,得陛下器重,弱冠之年,进入庙堂,如今不满而立,以身居高位。旻由是感激,恨不得粉骨碎身,以报君恩。今陇右诸事以了,政令通行,总算不负君恩器重。臣愿辞去陇右节度使、按察使一职位,调任河西就职,监北狄,震西蛮,慑南寇,御西疆,望陛下恩准。”

    “裴帅,您这是要抛下我们而去?”

    封常清看到这里,一脸不安。

    裴旻摇了摇头,道:“继续看下去!”

    封常清耐着性子,继续看了下去:“陇右一地,尤以河西九曲为重,莫离驿兵摄青海,更不容有失。神策军军使封常清,筹画有方,无有不中,有陆逊、羊祜之能,入为腹心,出作股肱,诚乃当世名将。且多年驻扎河西九曲、莫离驿,最是熟知陇右情况。若无陛下无人选,臣斗胆举荐,定可保陇右稳固不失。”

    封常清心头一阵狂跳。

    节度使,那可是一个武将一生所求的职位。

    节度使想不到,十年前,自己还是一个人人厌恶的瘸子,十年后竟然有机会获取节度使的高位,人生无常,实在难以想象。

    “裴帅!”

    封常清眼中一阵感动。

    “在看看那一封!”裴旻挥手让他别矫情,一个大老爷们泪水都要掉下来了。

    封常清依言放下奏章,拿起了另一封,打开看来,前面写的一模一样,都是提议调往河西的,知道裴旻来河西的心,是何等坚决。此后奏章有了小小的变化,一样是热情的夸赞了他一番,只是最后没有举荐他为陇右节度使,而是沙洲都督这一职位。

    “这……”封常清一时不明白,裴旻什么意思。

    裴旻让封常清坐下来说话。

    待他坐下,方才道:“常清,我们认识差不多九年了吧!”

    封常清点头道:“确切的说是八年十个月……”

    “是啊!一晃**年了!”裴旻有些感慨,道:“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你就入我麾下了。陇右军有今日盛景,你是居功至伟。”

    封常清忙道:“不敢,要不是裴帅重用,末将哪有今日……”

    他还待要说,裴旻伸手制止了他道:“听我说完,你的干略我素来知晓,这奏章里的表彰是发自肺腑!当个节度使,那是绰绰有余的,也有了这第一封奏章。但是未来的战局,必定围绕西域展开,你出生西域,熟知西域。你要是留下来帮我,能够为我分担不少事情。尤其是沙洲玉门关那一带马贼横行,非大将不能除之。我麾下诸多人物,目前也只有你最为合适。我是不希望你走,却也不能耽误你的前程。也就写了两封奏章,由你来选。”

    “事先说好了,这不是试探。男儿大丈夫志在四方,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无论你怎么选择,我都支持。我还是我,你封常清,一样是封常清,并无改变。”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