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非静远不可
    以地理位置而言,河西是胜过陇右的。

    这一点毋庸置疑,因为河西有一个凉州,有一个姑臧。

    作为东西方文化汇聚的中心地,凉州姑臧是大唐朝的第三经济文化中心,论及战略意义,自然是河西占优的。

    但是除此之外,陇右各方各面都要胜过河西一筹。

    河西统辖凉州、甘州、肃州、瓜州、沙州、伊州、西州等七州,这七州除了凉州,其他多是人口稀少,草地黄沙戈壁围绕的州县。

    而陇右固然没有堪比凉州姑臧的存在,但他治鄯、秦、河、渭、兰、临、武、洮、岷、廓、叠、宕十二州,再加上由裴旻收复的九曲之地,将近十三州的土地。

    其中鄯、兰、渭、廓四州,作为丝绸之路的经济带,也是少有的富庶之地。

    还有洮州,裴旻最早就是洮州刺史,在他的治理下,洮州砚、洮州石、洮州奶制品,畅销关中各地……

    裴旻还开通了陇山古道、乌鞘岭山道,带动了整个陇右的经济……

    十二州,有一半是富州,唯有叠、宕相对贫穷一些,论及整体的综合经济,陇右胜过河西无疑。

    再有陇右军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防止吐蕃,吐蕃在四年前,已经让裴旻打怕了。

    现在唐蕃重开唐蕃商道,两国之前,和平共处,几无战事可言。

    反观河西,河西境内马贼横行猖獗,尤其是玉门关内外,马贼之祸,更是连年不绝。

    西有草原诸部,西北有突骑施,西方又连接西域,情况复杂,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来了战事。

    再论双方军队兵额,陇右节度使统临洮、河源、积石、莫门、白水、安人、振武等军,七万五千的兵额。

    陇右军因裴旻的面子,军备待遇仅次于天子禁军,兼之裴旻多年的训练,个个都是骁勇善战,是公认的强兵。

    此次能全歼突厥大军,全靠两万陇右兵马化整为零,直接横穿沙漠,袭击白亭海。

    展现了陇右军超凡的军事素质。

    而河西军统辖赤水军、大斗军、建康军、宁寇军、玉门军等,管兵七万三千人,不但兵额少上两千,兵卒的质量,根本不能以道理来计。

    即便是薛讷统帅的凉州军都无法与裴旻的陇右军相比,何况是甘、肃、瓜、沙等州的兵士。

    不管从什么角度来分析,河西节度使是远远不能跟陇右节度使相比的。

    肥肉与烤全羊的差距,一点也不夸张。

    面对河西节度使这个雄职,心动的人很多,但是真正意图争取的,只有一部分。

    主要原因就是对于自己能力的不自信,在容易发生战事的地方任职,一个不慎就有丢官送命的可能。

    位高权重,同样的风险也就大了。

    而陇右就没有这方面的问题,陇右兵强马壮,还无外敌……

    即便是个傻子,只要安分守己,不像杨广那样瞎折腾,将裴旻遗留下来的宝贵东西折腾的一塌糊涂,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这种安逸的封疆大吏,谁不愿意当?

    满朝文武的心里灿亮灿亮的,不管是谁,只要有那么一点点的机会都想试一试。

    各种拉帮结派,各种走关系,满朝文武为此争得不可开交。

    沉寂了许久的王毛仲也跳出来争取了,当初他争不过裴旻,这一次面对裴旻的犯傻,他是信心十足。

    除了裴旻,现在朝堂上有谁比他更加得宠?

    王毛仲这些年在兵部折腾了不少的势力,对于陇右节度使的位子是势在必得。

    这一天朝会,李隆基往御坐上一坐,带着几分索然无味的看着满朝文武。

    以他的智慧,几乎可以断定,朝堂上即将成为闹市,各方纠葛的利益争论不休。

    果然,针对陇右节度使的归属,满朝文武又争论起来。

    一连几天的讨论,绝大多数的人选都给刷下去了。

    现在呼声最高的是张敬忠、孙仁献、王晙、王毛仲这四个人……

    张敬忠是一个诗人,与杨敬述的纸上谈兵不同,他是有真才实学的。中宗神龙三年,张敬忠在朔方军总管麾下担任分判军事,睿宗时,为司勋郎中,迁兵部侍郎。玄宗开元七年,拜平卢节度使。

    在职期间,算是兢兢业业,进取不足,守成是绰绰有余。

    在平卢节度使的位子上干了经年,自然想往上爬一爬。

    孙仁献是松州都督,精明能干,官声极好,在地方上政绩斐然,此次是进京述职。恰逢其会,动员关系,意图更进一步。

    王晙就更了不得了,是个真正的人才,明经出身,从清苑县尉,一步步爬到殿中侍御史、渭南县令,直至桂州都督,荆州都督府长史,履历非常的漂亮。而且他在朝中官场人脉绝佳,六部之中皆有亲朋好友,皆有不少人为他说话。

    至于王毛仲,自不用说。

    他虽说能不怎么样,但是深得帝宠,在禁军这一块只手遮天。混吃等死的十二卫武将中,有半数是他的狐朋狗友。

    这群狐朋狗友,凝聚起来,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针对他们四人,诸多已经站位的大臣纷纷开始力挺自己支持的目标。

    礼部尚书徐涛道:“平卢节度使张敬忠,忠义持重,有大树将军的风范,陇右之地,以稳为上,张节度使,最为合适。”

    他话音一落,立刻有人接话。

    “徐尚书此言差矣!”

    兵部侍郎吕斌向来跟徐涛不合,十年前他们还是无话不谈的好友,但是因为争夺礼部侍郎的职位,反目成仇。彼此明争暗斗多年,一刻也不消停。

    吕斌本来收了张敬忠的礼物,也是支持张敬忠的。但是得知徐涛也支持张敬忠,直接改了目标,支持自己的好友王晙了。

    “陇右军在裴国公的训练下,成了我大唐最强劲劲旅。如此兵士,仅用于固守,实在屈才。荆州都督府长史王晙智勇兼备,可攻可守。即能守护陇右安危,又可协助裴国公震慑西垂之地,方是最佳选择。”

    “不妥,不妥!”

    王毛仲的亲家公葛福顺再一次站出来为自己的亲家说话了:“陇右军乃是天下精锐,一群悍兵,常人如何镇服?不论是是张节度使还是王长史,都不行。霍国公王毛仲,弓马娴熟,才是最佳人选……”

    弓马娴熟,王毛仲也就只是这一个长处了。

    你一句我一句,就在文武吵翻天的时候。

    李隆基伸了一个懒腰,幽幽的道:“朕思前想后,陇右节度使这一职位还是非静远不可,此事就这么定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