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故技重施?
    裴旻这话音一落,台下的军民百姓不约而同的齐声高呼:“讨个说法!”

    山呼海啸!

    裴旻看了看时辰,一声大喝,道:“押上斩首台!”

    在两个粗狂的刀斧手的押解下,杨敬述给强行按在了斩首台上。

    见杨敬述这个罪魁祸首出现在了斩首台上,行刑场上喧哗一片,群情激愤。

    青天白日下,刀斧手的刀锋反射着凛冽的寒光。

    “苍天在上,厚土在下,杨敬述累死三军,今日我以他血,祭祀英灵……”

    裴旻激昂嘹亮的声音在广场上空回荡,登时将那些愤怒的嘈杂之声压了下去。

    “行刑!”

    这一声令下!

    转眼之间,台上刀光闪烁,杨敬述的人头滚落在了地上。

    在杨敬述人头落地的那一刻,绝大多数的士兵和周边百姓泣不成声,留下了欣慰的泪水。

    凉州边境阵亡的万余人,大多都是凉州本土人,不说校场上人人披麻,至少有半数人,与阵亡的兵将有着直接的亲属关系。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诸位也别太难过。我裴旻向诸位保证,此事决不再有,我会重拾你们的辉煌,领着你们开创新的未来!”

    裴旻就如纳粹的小胡子一样,舞动着拳头,将气氛带向了最**。

    下面的哥舒翰只觉得胸膛发紧,几乎不能呼吸,只觉得自己的全身血液都是热的。

    他知道裴旻的这番话已经引起了凉州军的共鸣,今日过后,整个凉州军的心都将紧紧的聚集在高台上这个少年的麾下。

    他们将上下一心,开拓更加辉煌的未来!

    河西之地,真正的精华就浓缩在凉州。

    凉州定,河西稳,凉州安,河西平。

    哥舒翰就如小迷弟一样,看着高高在上的裴旻,眼中透着几分崇拜。

    与此同时,在人群中,三人凝重的面面相觑,他们彼此互望一眼,各自点了点头,悄然退出了人群,分散而行。

    在姑臧城南不起眼的一家小客栈,他们三人重新聚在了一起。

    “大哥、二哥,你们怎么看?”一位身材魁梧,一脸横肉的壮士带着几分不安的戳着手指,这是他的老毛病,一紧张就搓手指。

    魁梧的壮士叫苏武,与汉朝的苏武同名同姓,但是品性什么的一天一地。

    汉朝的苏武留居匈奴十九年持节不屈,而这个苏武却是一个贪杯好色之徒。

    在他对面的两人一个矮小精干,双臂奇长,给人一种猴子的感觉,另一个中等身材,脸容古挫,一对眼神深邃莫测,予人狠冷无情的印象。

    矮小如猴的叫耿侯,脸容古挫的叫乐奇。

    他们三人身份都不低,苏武是瓜州都督,乐奇是伊州都督,耿侯则是沙洲都督。

    他们皆是地方最高的军事长官。

    河西这边情况复杂,军制与陇右有些不同。

    陇右节度使最大,以下则是军使,治下的十一州是不治都督的,唯有鄯州治都督,这都督通常是由节度使兼任。

    裴旻之前在陇右的官职也是鄯州都督,陇右节度使、按察使。

    河西却不一样,因为河西地处偏西,境内疆域广阔,人口又稀少,而且环境复杂,周边异族贼寇甚多。

    军使是没有出兵的权力的,为了维护治安,河西诸州皆设有一个都督,有即时调兵的权力。

    因故河西这里的军制节度使最大,次之轮到各州都督,接下来才是诸军军使。

    乐奇、耿侯、苏武三人分别是三州都督,彼此领地相连,表面上往来不多,实际暗地里已经拜了把子,相互以兄弟相称,相互组成了一个战线,同进同退。

    乐奇最大,耿侯次之,苏武最小。

    河西之前的节度使都是遥领的,属于虚衔,可以说是并未落实,没有安置节度使。

    三人在地方占地为王,又是天高皇帝远,好不自在。

    如今莫名多了一个顶头上司,三人心中自然有着小九九。从原本的土皇帝,变成了大臣,自是极不乐意。

    三兄弟自得知裴旻当任河西节度使之后,在第一时间聚在了一起商议对策。

    只是他们尽管听过裴旻的威名,却不了解他,也不知道他这个河西节度使会给他们带来什么变化,商议不出结果。

    最后一致决定一方面深入了解裴旻,知己知彼,另一方面以不变应万变,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他们查到裴旻资料的同时,裴旻也开始履行河西节度使的职责,传令诸州都督来姑臧议事。

    乐奇、耿候、苏武三人乔装先行,抵达了姑臧,正逢裴旻斩杀杨敬述,他们一并凑了一个热闹。

    结果发现裴旻比他们想象中的厉害,竟然以此举,尽收凉州军的心。

    河西七州,凉州最强,甚至堪比乐奇、耿候、苏武他们三人的总和。

    这凉州归心,意味着裴旻能够在河西横着走,除非他们余下六州齐心合力一致对外。

    不然谁也治不了裴旻这个节度使。

    但是让他们六州合力也不可能,真要那么干,几乎等于造反了。

    三人之中,苏武能力最是平庸,他能坐上沙州都督这个位子全靠他哥,他哥苏文是个人物,智勇兼备,用兵灵动,曾经遏制过沙州的贼患,受到地方百姓的爱戴。

    只是后来不幸染病而亡,苏武阴差阳错继承了沙州都督的职位,一干就是多年。

    “怕什么!”老二耿候一脸的凶相的道:“强龙不压地头蛇,他当他的太上皇,我们做我们的土霸王,互不干涉才好。他真要闲手长,管到我们兄弟头上,那就让他明白,龙游浅滩之时,鹰有折翼之日。”

    乐奇身为老大,是三人中最富有智谋的一个,笑道:“三弟莫怕,二弟也别小觑了裴旻。裴旻此人年纪轻轻,取得如此成就,本事定不一般,不可大意。只是你们察觉没有,裴旻今日的举动,于昔年在陇右的时候有些相似?”

    耿候、苏武想了想,一并大悟。

    苏武道:“当初他斩了韩庄,今日是斩了杨敬述,还真是一样的。”

    耿候道:“那时他也将陇右的所有军使邀请到了鄯州。”

    乐奇双手一合,笑道:“故技重施尔,裴旻必然又玩老一套。杀人立威,恩威并施,我们不跟他抬杠,顺着他一点,准没事……”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