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根基之地
    杀了杨敬述,也了却了裴旻的一桩心事。

    回到大都督府,裴旻直接找到了大都督府的管事胡老。

    “您未来可有什么打算?如果不嫌弃,继续留在都督府吧,我初来乍道的,由您老帮着打理家务,那是再好没有的事情了。”

    大都督府并非是薛讷的私宅,属于公家的财物。

    修缮改良可以申请朝廷支付的,新都督上任,旧都督的一切自然要搬出都督府,当然也包括佣人什么的。

    裴旻这里没有这个顾虑,薛讷能够信任的对象,他自然也能够信任。

    与其重新招募人手,不如留下薛讷用了多年的老人。

    可靠可信还很实用,长安裴府的管事宁泽就是薛讷介绍的,一直帮着他打理长安的府邸。至今为止,一切都处理的妥妥当当,没出过纰漏,深得信任。

    相比陇右鄯州,这凉州姑臧才是裴旻心底最佳的根基之地!

    凉州是东西方文化交流的中心,姑臧是仅次于长安、洛阳,大唐第三经济重镇。

    凉州往西,那是辽阔的西域,男儿驰骋的疆场,往东过陇右就是关中,大唐的核心地。

    坐拥凉州,西出可驰骋西方,东进可以护卫京畿要地。

    到了今时今日,裴旻是不允许安史之乱发生的,但是如果,是说假若。历史当真不可逆,他也可以起兵东进,沿着他开拓的乌鞘岭山路与陇山古道直入关中……

    在陇右鄯州却无这个优势便利……

    一方面地利问题,另一方面,鄯州“太穷”,跟凉州是没得比,发展前途不大。

    而凉州姑臧,只要经过合理的规划发展是有一定可能超越洛阳的。

    至于长安,那个不去比较。

    差别太大!

    这也是裴旻愿意放弃陇右基业来河西的原因,就是因为河西有凉州有姑臧。跟河西相比,陇右的格局有些小了。

    若无特殊情况,裴旻是打算赖着凉州不走了。绝非陇右那般,属于玩票性质。

    姑臧的大都督府日后就是他的家,胡老这样能干的管事,可遇不可求,裴旻怀着万分的诚意相邀。

    胡老带着几分为难的道:“这个,老朽前两日还跟绛州的长子传讯,说要回老家养老。”

    “胡老哪里老了!”裴旻再次邀请道:“我看您至少还能干十年呢,实在想儿孙了,就将他们接过来。凉州的发展势头极好,这里能够接触东西方不同的文化,有助于开阔视野,更利于孩子的未来发展。困守一地,没有什么前途的。要展望未来,向远处看。”

    胡老跟着薛讷多年,接触的多是上层人士,眼光非凡,心知裴旻并非单纯的忽悠。

    凉州的发展势头,明眼可见。

    绛州虽说不小,但他自身的格局就在那里,没有特长没有特点,不穷不富,平稳发展,不会饿着,能确保衣食无忧,但缺乏机遇。

    胡老这一辈子已经如此了,也想给自己儿孙谋个福利,坦然道:“既然国公如此器重,老朽就留下来吧。”

    “太好了!”裴旻高兴的道:“回头你跟府中的下人说说,愿意留下来的,一律依照原来的待遇,干的出色的,年底会有额外的奖励。我知道府中已经有许多人离去了,胡老可根据需要,重新招募一些人手。注意,以可靠为上,最好是当地的困苦人家,身家清白。既用的放心,也能够略尽绵薄之力。”

    “老朽省得,这就去办!”胡老精明干练,兴致勃勃的去了。

    裴旻走向内屋,想陪着小七小八戏耍,却见娇陈正在认真的教小七小八识字。

    随着年岁的越长,小七小八以渐渐知道一些要了。

    不在没头没脑的疯耍,而是跟着娇陈学习识字。

    娇陈当年是长安第一名伶,所谓名伶那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的存在。

    裴旻与之相比,也不过是棋书略胜一筹而已,琴画歌赋给爆的体无完肤。

    诗词娇陈自愧不如,但裴旻却是清楚自己的本事,诗词一道,才是他真正的弱项。

    以娇陈的学识,指导小七小八是绰绰有余的。

    见娇陈教的认真,裴旻也不打扰,直接去了书房。

    书房的陈设有些熟悉,裴旻突然记起自己第一次与薛讷相见的地方正是都督府的书房,只不过那差不多是在十年前的幽州。

    地方不一样,陈设却极为相像。

    感慨了片刻,从书架上找了一本书来打发时间。

    约莫过了一个多时辰,屋外传来了王小白求见的消息。

    裴旻不避嫌的将他请到了书房,看着风尘仆仆的他,笑道:“一路辛苦了!”

    在得知李隆基准许了他请求之后,裴旻这里也展开了行动。

    先下手为强,这五个字可以用在任何地方。

    裴旻当即就让王小白跑了一探,除凉州之外的六个州,查问地方上的治安情况,尤其是马贼的情况。

    王小白已经成家,越发的稳重,留着两撇小胡子,下盘稳如磐石,颇有高手风采,但对于裴旻,他始终保持着敬意,颔首道:“跑腿而已,我的强项,何来辛苦。”

    “来坐下说,给我说说甘、肃、瓜、沙、伊、西六州的情况!”

    裴旻让王小白坐下,又让下人送上茶水,认真的听着。

    王小白道:“马贼盗匪之患,以肃州、沙州做的最好,属下最先要说的就是这个肃州都督,肃州都督崔希逸在肃州特别有名,他原本是一文人,劝农判官,后来身为监察御史,给安排到了肃州考察地方官员的政绩。无巧不巧,境内贼匪横行,他们胆大包天的劫持了时任都督苏祥羽的家人,胁迫他听命行事。崔希逸大胆果敢,他直接罢免了苏祥羽都督之位,调兵遣将,将胆大妄为的贼人歼灭了。因为此事,崔希逸调任到了肃州,没几年成了肃州都督。在他的指挥下,肃州境内鲜有匪事发生……深受地方百姓爱戴。”

    裴旻闻言,忙将“崔希逸”这个名字记载心底。

    “沙州都督耿候,此人官风并不怎么样,有些凶暴好色,武艺高强,经常流连于烟花酒巷,时不时的还会传出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的事情,但许是凶名在外,境内也无匪患……”

    王小白逐一将他从百姓口中打探来的河西六大都督的风评,逐一告诉了裴旻。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