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雷厉风行
    大殿上一时静寂无声,堂下的六位都督都傻眼了。

    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裴旻出手的如此决绝,一下子就罢免了两位都督。

    这手段之凌厉,完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曹英杰脸上阵红阵白,甩袖而出。

    苏武苍白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大哥、二哥,却见他们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又看了一眼,一脸决绝的裴旻,想着自己好歹也是一州都督,也要有点骨气,有样学样的,转身而去。

    现在的裴旻早已不同往日。

    当年他接管陇右的时候,毛都没长齐,虽有战功在身,却并称不上显赫。

    而且陇右诸多军使在郭知运的管理下,皆有一技之长,值得他用心去收服。

    这才有了酒宴会英豪,恩威并施的情况。

    河西这边大不一样,一方面裴旻在陇右的文治武功兼之个人的资历,已经受到了世人的充分肯定,毋庸置疑。

    就算朝堂百官反对,也是针对没有前例,或是过于年轻这点来说,没有一人置疑他的资格。

    此外就是河西天高皇帝远,之前没有节度使的管制,地方都督就是土皇帝。

    权力会令人腐化!

    无上的权力,不但考验一个人的心性,还考验着他们的能力干略。

    尤其是河西这种远离中央的混乱复杂之地。

    通过王小白带来的消息,裴旻对于六位都督有了初步的了解。

    百姓或许不知道许多内部消息,但是他们是最直接的得益受害者。

    古代与现代不同,现代官员的好坏对一般的百姓没有直接关系,八竿子打不到一块。

    而古代地方官员的好坏能够直接影响到地方的富庶生计,百姓的生活,因故有地方官父母官一说。

    六大都督合不合格,他们说的不算,也不看他们手中的军队强不强。

    唯有百姓说好,才是好。

    而王小白带来的风评:

    沙州境内,贼匪横行。境内百姓人人自危,将往来外人,不论是旅人商队,皆视为贼寇防范……

    平均每旬皆有贼匪出没,直接导致偷盗之事横行。

    而苏武碌碌无为,面对境内的贼匪完全不知如何应对,戏耍的如同无头苍蝇一样。

    偌大的沙州,几乎成了贼匪的后花园,要不是苏武麾下有一位叫徐立的将军,特别英勇,越俎代庖的击退了几波马贼,沙州的情况更糟。

    至于西州都督曹英杰,他原来有个外号,叫义勇曹大郎,现在也有一个外号,叫曹娘,说他带的兵,跟娘们一样软。

    曹英杰原本是一个急公好义的游侠,有着一身武艺,行侠仗义,声名在外。甚至娶了前任都督的女儿,从而步入仕途,可谓人生赢家。

    只是后来继承了岳父的基业,成为西州都督,一切都不一样了。

    曹英杰本性未变,从本质上来说,他还是个好人,也真想为百姓做些事情。

    只是一个好人,跟一个好都督,是两码子事。

    行侠仗义跟领兵讨贼也是两码子事。

    曹英杰对付小贼小寇还行,但是对付大贼,全然没有头绪。说得不好听就是屡战屡败,说的好听就是屡败屡战……

    这两个人完全是没有资格没有能力担任州府都督的。

    长痛不如短痛,乱世用重典,乱局用重罚,不破不立!

    现在的裴旻有整个陇右军为坚实的后盾,凉州军也站在他这边,他不怕变而生乱,只怕重病久拖。

    赶走了苏武、曹英杰,裴旻看着余下的四位道:“这也是我的态度,身为都督,我可以忍受不思进取,无开拓之心,但是绝对忍受不了尸位素餐,连基本的守成都做不到。真要做不到,行,跟我说,让做得到的人上位。河西,七万多的兵马,我就不信连境内的治安都维护不了?”

    “这一点崔都督、耿都督做的最好!境内最是安逸,乐、彭二位都督要逊色一筹,境内还有盗匪的迹象,时不时的会出现贼踪。也给你们一个警告,不要以为挨过了今天就没事了,对于贼寇,我的态度是零容忍。我会给你们一定的时间去治理,最好让我看到成效,明白?”

    乐、彭二位都督的气场完全让裴旻夺去了,这一刻只能被动的点头表示明白。

    “好了!”裴旻一拍手道:“接下来我们谈谈,各部驻兵的情况。我不管你们之前是什么样的,但是我来之后,各部驻军必需满编满额,空缺了多少人,上报于我知道。此外军人当需有军人的样子,淮阴侯韩信的十七条禁律五十四斩,你们知道吧!我抄写了几份,你们颁布下去,就先以此为样本……”

    “还是那一句话,干不了的,可以离开。兵卒做不到的,兵卒遣散,将校做不到的,将校撤职。我大唐别的没有,就是人多,就是不缺蒙尘的明珠。”

    裴旻将韩信的“十七条禁律五十四斩”发放了下去。

    看着一连串的禁止,一连串的杀头。

    众人就有些头晕,面色有些发白,心底不住的打鼓,皆让裴旻强硬的手段给震慑住了。

    “好了!”裴旻双手一合,啪的一声,打断了众人的思路,道:“今日就到此为止,你们都回去。记住这两个命令,解决匪患,整治军纪,做出成效。你们的成果,直接关系你们的前途,不想成为第二个苏武、曹英杰,就拿出成绩来!散会!”

    这一声散会,让除崔希逸之外的三人如释重负,纷纷向裴旻告辞。

    崔希逸也在告辞之列。

    裴旻却没有让崔希逸离去,将他留了下来。

    余下三人顿了顿脚,然后方才离去。

    崔希逸乍一眼看去就是一个做文章的书生,四十来岁,身形修长,一身儒雅的青衣,身上透着文艺气息,显得特别儒雅。

    裴旻看着崔希逸开门见山的说道:“崔都督,我意欲将你调往西州,担任西州都督,你可愿意?”

    崔希逸回礼道:“裴帅这般器重崔某,崔某当仁不让!”

    裴旻意外道:“你怎么确定是器重,而不是穿小鞋?在河西士林这边,我的名声可不太好!”

    崔希逸笑道:“属下不管裴帅什么用意,属下眼中,这是莫大的器重。肃州大安,无多的政绩可言,西州却是能够大展身手之处。”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