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取死有道
    军营,于兵士来说,是安身立命之处。

    营破则军亡。

    是以古来皆有明文规定,擅闯军营者,杀无赦!

    汉朝时期,有一位将军叫周亚夫,他治军严谨,三军用命。

    汉文帝意图巡视军营,营门兵士直接将文帝堵在了门口,不让文帝入内,将军纪之严,体现了淋漓尽致。

    也是因为有这样的军队,周亚夫才能三个月平定七国之乱,拯救汉室江山。

    在平定七国之乱时,还发生了一件事情。

    叛军夜袭,周亚夫正在睡觉,他听到动静之后,翻了一个身,继续睡了。

    因为他相信自己的兵,面对夜袭有足够的能力,自我解决问题。

    果然没多久,夜袭叛军就给歼灭了。

    有这两个典故,周亚夫的治军能力也流传后世,成为治军的典范标杆。

    论及治军,后世人莫不以周亚夫为榜样。

    封常清正是其中之一。

    擅闯军营者,杀!

    未得通传而入营者,以擅闯军营论处!

    在苏武前来凉姑臧的时候,裴旻已经先下手为强,派遣封常清去接手玉门军了。

    千古玉门关,如此重要的关口,只有交给封常清这样的名将,裴旻才能放心。

    接管玉门军的手续自然不是那么顺利,不封常清在接任沙州都督之前,有一个身份是神策军军使。

    镇边第一军,神策军!

    裴旻在当任节度使的时候,将神策军一分为三。

    李翼德分割了骑兵,建立了神武军,陌刀军也分割了出来,余下的皆归封常清统制,番号依然是神策军,拥有者神策军的底蕴。

    将封常清调来河西的同时,裴旻也申请把神策军一并调了过来,依旧归封常清率领。

    兵威赫赫的神策军就如大象一样,蔑视着玉门军,随时有辗轧之势。

    玉门军军使面对裴旻的调令,面对神策军的威慑,哪敢半点不从,接受了封常清的管理。

    封常清见惯了陇右军的精锐,看着玉门军的懒散,直接对他们全军展开了特别训练,顺带也正式控制了玉门军军营,将营门、瞭望台、库房等军机要地,掌控在了手上。

    因故苏武冲的是神策军掌控的军营……

    而封常清又是以周亚夫治军榜样的大将……

    于是乎!

    苏武悲剧了!

    镇守营门左右的十名护卫兵,见有人闯营,直接挺动手中的长枪,对着擅闯军营的胆大妄为之辈,猛刺了过去!

    十根长枪,从各个角落扎向了苏武,直接将他从马背上挑起来,鲜血顺着长枪不住的往下流……

    苏武仰面浮空看着碧蓝的天空,感受着十根长枪在他身体里搅动,血呛出了喉间,眼中有着一丝迷茫,心底只有一个念头:

    “兵变?”

    “老子让自己的兵杀了?”

    即便他在意识丧失的最后一刻,他还不知自己为什么死的!

    因为在他眼里闯自己的军营,没有什么不对……

    苏武官职“不大”,护卫的阵容却是不小,足足有百余名护卫。

    苏武被杀,只是在转瞬之间,他们根本来不及反应。

    回神过来后,惊骇的高呼起来,莫名的恐惧让他们抽出了兵器。

    弓弦震响!

    利箭从天而降。

    瞭望台上的兵士一边吹响了警戒的号角,一边对着意图“冲营的贼人”展开了攻击。

    周边的巡逻兵也一并冲了出来……

    护卫兵瞬间人仰马翻的,惊恐呼叫着,一哄而散。

    闻讯赶来的封常清,看着十余具尸体,有些傻眼,问道:“什么情况!”

    营门护卫兵高声应道:“这些人意图闯营,属下依照军法,就地击杀!”

    封常清点了点头,微皱着眉头瞧着地上的尸体,就这几个人也敢闯营?难道?

    他已经猜到了缘由……

    很快也得到了证实。

    “苏都督……”

    一声惊慌的大叫,玉门军军使严松推开了人群跑到了近处。

    看着血流一地,已经死透了的苏武,严松忍不住怒由心生,怒视着封常清与一干兵士厉声道:“你们何必斩尽杀绝?”

    严松对于苏武其实没有多少敬重,只是彼此有着深厚的利益关系,跟着苏武有钱途而已。

    封常清代替了苏武的都督之位,严松也知道苏武完了,心里做好了跟他划清界限的准备,但是看着苏武就这样死在面前,他心底也不免生出兔死狐悲的感觉。

    封常清此刻也是一脸懵逼的,对于苏武,他早有了处置方式。

    因为是地头蛇,平日无法惯了,很多东西张狂的不加以掩饰。

    比如吃空饷,挪用军资等罪名,这一切足以将苏武定罪。

    对于苏武这种军中毒瘤,他并不打算手软。

    却不想这一切还未用上,苏武已经死了,而且死的如此奇葩。

    封常清不动声色的注视着严松。

    严松给他看着一阵慌乱。

    封常清上前一字一句的道:“何来赶尽杀绝一说?严军使,你回答我,擅闯军营者,应当如何?”

    严松打了一个激灵,道:“当斩,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封常清傲然道:“军队有军队的法纪,军纪面前,所有将官一律平等。别说苏武现在是白身,即便换个人,哪怕死的是裴帅,那也是他取死有道,怨不得任何人。来人,将这几句具尸体传示三军,要他们明白,军令如山,任何人胆敢触犯军法,决不轻饶。”

    “至于你们……”封常清走到了营门护卫兵面前。

    营门护卫兵有些忐忑,他们也知道自己似乎杀了了不得的人物。

    “你们做的好,再接再厉!日后遇到这种情况,不管他的身份,只要不听劝,格杀勿论!我会记下你们的功劳,另行封赏!”

    封常清自然不会怪罪护卫兵,给了他们莫大的鼓励。

    严松看着封常清,突然打了一个激灵,瞬间明白了,他这不是在开玩笑,都是玩真的。

    冷冰冰的尸体传阅下去之后,整个玉门军军营透着一股死寂,他们给吓住了,看着前任都督的尸体,如严松一样,也明白新任都督之前颁布的军法禁令,都是一把把抵在他们肩膀上的刀,他们若还是跟原来一样散漫,那就是自寻死路……

    苏武意外的死,让玉门军上下对于他们的新任都督封常清充满了畏惧,也令得他正式掌控了玉门军……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