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无力抵抗
    伊州地处瓜州、沙州与西州之间,是戈壁滩上一片较大的绿洲。

    这里的农业开发较早,东汉明帝时期,窦固击败匈奴,取其伊吾卢地,筑伊吾屯城,置宜禾都尉,于此屯田。此后,这里大多为屯田镇兵所居住。

    隋朝在伊吾屯城之东新筑伊吾城,为伊吾郡郡治。隋末大动乱此处又为杂胡所据,依附于西突厥。

    贞观时期,天可汗李世民治下的大唐王朝威扬宇内,伊吾城主石万年不战自降,至今一直为大唐所有。

    因故伊州居民除汉人外,有西突厥、昭武九姓及杂胡各族混居,较难管制。

    伊州都督乐奇恩威并重,对于各族之间的处理,颇为到位,深得各族器重。在伊州一地,话语权极重,可谓独一无二的存在。

    乐奇一回到伊吾军,立刻召见了麾下兵将,将情况向心腹诸将细说。

    他当然不捡好话说,只是再三强调裴旻新官上任三把火,为了显现自对河西军的主宰权,大火胡乱的烧,烧到了伊吾军的身上,让他们严守“十七条禁律五十四斩”。

    河西军除了凉州军薛讷严于利己之外,其他驻军因为天高皇帝远,大多都闲散惯了。

    伊吾军上下将校对于突然受到的严苛管制,均是议论纷纷,心底大为不满。

    乐奇制止了麾下将校的抱怨,道:“我们平时怎么来,现在就怎么来。有一句话不是说的好,阳奉阴违嘛!表面上给足那新任节度使的面子,背地里我们还是干我们的,一切造旧。”

    诸将心里的大石相继落下了。

    这裴旻的出现,不只是乐奇这些都督感到不安,各驻军的将校也为之担忧。

    原来都督就是他们的“皇帝”,掌握着他们的升迁生死。

    而今多了一个太上皇,他们是听皇帝的还是太上皇的?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却关系站位,尤其复杂。

    一个不慎,那就是前途尽毁。

    如今见乐奇不鸟裴旻,他们也安心了,明白乐奇依旧掌握着他们的生死,至于裴旻,名头倒是很响亮,谁也没见过,天晓得如何?

    相比裴旻的严苛,他们自然更加喜欢乐奇麾下的自在。

    乐奇轻飘飘的有一句话,稳住了伊吾军的军心,也稳固了他的控制。

    安抚了诸将,乐奇也开始筹划起如何才能让伊吾乱起来:不只乱,还不能给他的地位带来威胁,不能显示他办事不利。

    锅最好还是让裴旻来背,只有让他受到千夫所指,才能逼迫他撤回权掌河西的打算。

    裴旻意图巩固河西军的凝聚力,增强他们的实力,以应付未来的西方战事。

    在乐奇他们眼中却成了剥夺他们手上的权力,意图架空他们。

    其实说白了就是土皇帝当习惯了,不愿意接受他人的指挥。

    苦思一夜,乐奇还是觉得煽动军中对裴旻不满的情绪最为直接。

    这些年他统御伊吾军,自诩深得军心,不似老三苏武那般贪财,克扣军饷,也不似老二耿侯那般暴戾,对部下动辄打骂。麾下将士对他甚是敬服,只要让兵士对裴旻生出恶感,让他们只认自己这一个统帅便可。

    念及于此!

    乐奇心满意足的和衣睡去了。

    朦胧中乐奇让急促的叫唤声惊醒了。

    “怎么了!”

    夜里寻思“良策”许久,还没睡足,脑子迷迷糊糊的,跟不上节奏,随口应了一句。

    “大军,有一股大军,向军营逼来了。”帐外兵士焦急的声音传入乐奇的脑海。

    乐奇打了一个激灵,瞬间清醒过来。

    “什么大军?敌袭?”

    乐奇吓得衣服都顾不得穿,虽是春季,但西北的清晨,还是极为寒冷打的,让冷风一吹,一个寒颤,全身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

    “回都督,不是,是自己人!”

    乐奇赶紧躲回帐里,带着几分起床气的怒道:“也不说清楚,什么自己人?有多少人马?”

    兵士带着几分委屈的道:“是大斗军的旌旗,足足有一万人!正向我们军营驶来……”

    乐奇怒喝道:“折虎臣想干什么,造反嘛!带着兵跑到我的领地来了……”

    伊吾军有兵八千,自己的地盘跑来了一万兵,比他掌控的实力还要多两千,他却半点消息也没有。

    向来谨慎的他,心底泛起了不祥的预感。

    匆匆忙忙的换好了衣服,乐奇领着百名亲卫军风驰电掣的向折虎臣来的地方奔驰过去了。

    远远地一支万人队快速的逼近,乐奇看着渐渐靠近的大斗军,忍不住羡慕道:“这疯虎真的抱上大腿了?”

    远处的大斗军衣甲艳丽,兵器闪亮,跟他军中的那些老旧兵器大不一样。

    裴旻在接受河西节度使的那一刻起,他修书给了朝廷兵部,求一批衣甲装备。

    对于裴旻所请,朝廷向来一路放行。

    不过短短的两个月,第一批军备已经送达了。

    裴旻尽数拨给了凉州军。

    双方渐渐靠近,乐奇高声道:“折军使,哪阵风将你吹来了?到了我伊州地界,怎么也不跟哥哥打个招呼!”

    “哈哈!”折虎臣大笑:“在下也是奉命而来,估计要打扰个一年半载了。”

    乐奇心头一跳,正想说话。

    一个带着几分森然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在下有几分好奇,这伊州是朝廷的土地,什么时候成为你乐都督的地界了?”

    他的声音不响,很平静,但是就如针刺一样,刺的乐奇不知如何应对,半响才道:“这位先生勿怪,在下口误失言。伊州的兵事防御由我负责,折将军不请自来,以至于说错了话。”

    他说着看着那个文士,那人不过四十岁上下,方脸大耳,貌相威奇,只是一对眼细长了点,却予人深沉厉害的感觉。

    看他骑马由要超过折虎臣半个马身,心底明白,这个文士才是真正的对手。

    来到近处,文士在马上略一作揖道:“李林甫见过乐都督,奉裴帅令,从今日起,大斗军与伊吾军一并操练,以增强彼此默契。由在下全权负责,望都督配合!”

    轰!

    乐奇脑袋一懵,这他还没有动手,裴旻已经先一步出招了。

    而且出招的方式,让他无力抵抗!

    一方面是节度使命令,一方面是折虎臣的一万军队!

    他要是敢说半个不字,人头妥妥不保!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