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慢军之罪
    咚咚咚!

    震天的军鼓响起!

    战鼓的声音是极有讲究的,有集合的聚将鼓,聚兵鼓,也有冲锋、死战、固守各种指令战鼓。

    李林甫要求敲响的正是集合的聚兵鼓。

    不论是聚兵聚将,鼓声一响,即开始计时,超过一定的时间,将会受到军法严惩。

    聚将鼓时间稍短,但惩处力度会相对轻一些,而聚兵鼓,则不同。聚兵鼓时间略长,但更加严苛,一般用于战事,或者征战演习,以实战为标准。

    闻讯集结的兵士纷纷涌向校场。

    这战鼓敲的突然,伊吾军的兵士都有些猝不及防。

    他们平时疏于这方面的训练,就算乐奇的副将匆匆忙忙的提前通知,又能通知多少人?

    一部分兵士慌里慌张的,拥簇着赶往校场。

    西北最不缺的就是土地,伊吾军的校场建于戈壁之上,占地范围极大,数千慌慌赶来的兵卒杂乱的聚在校场上也不显得拥挤。

    李林甫论及洞彻人心,可谓天下一时之选,对于兵事却是一窍不通,一时也看不出好坏。只是见多了陇右军的精锐,对于这些兵卒的表现,露出了几分的蔑视。

    至于懂得此道的折虎臣,更是不屑一顾的撇了撇嘴。

    伊吾军并不弱,论及战力在河西诸君中还是排的上号的,只是军中的兵士参差不齐。

    有杂胡人、西突厥人、昭武九姓还有汉人,甚至还有在华夏犯了事,贬罚至此的罪犯……

    面对如此混杂的种族情况,将帅不在军纪上狠抓一番功夫,很难驯服他们。

    乐奇平时注重抓心,对于部下有些放纵,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弊端尽显。

    他的脸色也有些难看。

    李林甫的脸色也开始渐渐变了,变得肃然。

    战鼓已经敲过三通了,三通鼓一过,意味着已经超过了时间,面前的诸多兵士还未列好阵型,还有兵卒急急忙忙的向他们这边赶来。

    乐奇脸色大窘,大觉丢了颜面。

    “折将军,准备刀斧手!”

    李林甫猛然高喝一声,“清点人数,一火三人以下,兵卒斩首,三人以上,斩火长。一队两火受罚,斩队正,四火受罚斩旅帅,六火以上株连校尉……”

    乐奇脸色瞬间惨白,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看似笑嘻嘻的文士,竟如此的狠。

    校场下原本有些细语喧哗的声音,瞬间寂静,只听到粗糙惊恐的喘气声。

    原本对于李林甫有些轻视的折虎臣对这个文弱书生也另眼相看了,也想不到他这是不开口则以,一开口就是血流成河,军法株连。

    他也不迟疑,一声喝令,百名刀斧手,几乎瞬间到位。

    乐奇不能不站出来了,任由李林甫斩杀他军中将士,他这个都督的威信将会大减。

    “李先生,手下留情。是我治下无方,你要罚,罚我好了!”

    李林甫沉声道:“裴帅刚刚颁布‘十七条禁律五十四斩’中的第二条,都督可知是什么?”

    乐奇硬着头皮道:“呼名不应,点时不到,违期不至,动改师律,此谓慢军,犯者斩之……”

    “那就是了!”李林甫激昂的道:“到了战场,慢军之罪,累死三军。演习即是实战,擂鼓聚兵,既是上阵杀敌,你们如此轻慢,简直将军法军规视为儿戏。”

    “乐都督治下不严之罪,定是逃不了的。不过,都督身份远在李某之上,李某无权对都督用刑。你的过错,自有裴帅惩治。但是伊吾军如此无视军规,如此轻慢军法,要是不罚军规何在?”

    以李林甫的心机智计,焉能看不出乐奇的用意?

    乐奇这是打算以身受刑,为兵卒扛罪,以换取军心,即便抗不下来,也不会有人归罪于他,而是将一切算在裴旻或者自己的身上,借此维护自己的权威。

    轻描淡写,李林甫化解了乐奇的这一招。

    而折虎臣也没有半点的手软,虽然他不是很喜欢机关算尽的李林甫,但是这次他却站在李林甫这边。

    “十七条禁律五十四斩”并非酷刑,而是严军。

    李林甫说的一字一句极有道理,也让折虎臣刮目相看。

    其实李林甫压根就不懂得这些,只是他过于聪颖,多看多听多做。

    累死三军,是他根据裴旻的“将帅无能,累死三军”生搬硬套的……

    “演习即是实战……”

    “擂鼓聚兵,既是上阵杀敌……”

    也是裴旻说过的话……

    就是这生搬硬套,任是唬住了折虎臣跟乐奇。

    随着台下刀光闪烁,人头遍地乱滚,一腔腔滚烫的颈血直洒在戈壁大地上……

    李林甫看着一脸惧色的伊吾军诸兵将,高声道:“你们今日的表现并不比那些人好上多少……”他手一指那一地的尸体,厉声道:“只是运气好,比他们快一步而已……”

    听到这里,所有兵将只觉得颈脖凉飕飕的,似乎很快就不属于自己了一样。

    “现在我重申一遍,裴帅的帅令:

    其一:闻鼓不进,闻金不止,旗举不起,旗按不伏,此谓悖军,犯者斩之。

    其二:呼名不应,点时不到,违期不至,动改师律,此谓慢军,犯者斩之。

    其三:夜传刁斗,怠而不报,更筹违慢,声号不明,此谓懈军,犯者斩之。

    ……

    其十六:主掌钱粮,给赏之时,阿私所亲,使士卒结怨,此谓弊军,犯者斩之。

    其十七:观寇不审,探贼不详,到不言到,多则言少,少则言多,此谓误军,犯者斩之。”

    十七条军规,五十四斩!

    一字一句从李林甫的口中念出来。

    校台下的兵士听的极为认真,有的甚至因为没有听清楚,而惊恐哭丧着脸。

    知道最后,李林甫说会让人贴出来,方才松了口气。

    乐奇看着校台下大有劫后余生感觉的兵士,心底明白,要不了多久,这些兵卒将不再属于他了。

    李林甫已经镇住了三军,接下来他只要让大斗军带着伊吾军训练,让伊吾军习惯了李林甫、折虎臣的指挥,他这个“伊吾王”将会名存实亡。

    如果,早知裴旻会先下手为强,早知李林甫的手段如此高明,他绝对会率部造反……

    领着兵马北投突骑施,至少在突骑施那里,他是一个能够掌控实权的部落族长。

    只是没有如果!

    大斗军的存在不是偶然,对方早就防着这一招了!

    乐奇心若死灰……

    突然,他想到了耿侯、苏武,心底又泛起一股希望,他这里是一败涂地,但是老二、老三还在,还有机会……

    尤其是老二,他可是马贼头子的亲弟弟……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