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无间道 养官自保
    瓜州地处河西走廊西端,东连玉门,西接敦煌,自古以来就是东进西出的交通枢纽,古丝绸之路的商贾重镇。

    瓜州县的地况特殊,大致可分为山区、戈壁、冲洪积平原。

    戈壁资源短缺,无需多言。

    但它的山是祁连大雪山,由于大雪山地处西北气流直下的要冲,高山降水丰富。山脚下有一片丰茂的草地,非常适合畜牧,而冲洪积平原土地肥沃,又非常适合耕种,可谓得天独厚。

    因故瓜州农业、畜牧业尤其发达。

    周边沙、西、伊三州的粮食物资皆是瓜州供应的。

    瓜州算得上是河西最衣食无忧之所。

    尤其是近年来,瓜州贼匪踪迹消散,境内百姓更过的安逸舒适。

    瓜州都督耿侯乔装打扮,来到了晋昌城东城的一所大宅,拜会了他的兄长耿长青。

    宅内满布手下,约有五、六十人,都是善战凶悍之辈。

    耿长青一身商贾装束,风霜满脸,脸上有着一道隐约可见的疤痕:“小侯,多年没见了!”

    耿侯看着自己的兄长,也有小小的激动,道:“哥三年了,我们三年没见了!”

    耿长青上前用力的抱着耿侯,道:“最好是我们兄弟这辈子都不相见,看来是不行了,你这么急着找我,是情况有了变故?”

    耿长青原本是凉州人氏,属于万众寻常百姓的一员。但是受到了地方富商的欺凌,官商勾结下,非但没能求的公道,反而累得家人痛受毒打,一怒之下,杀了官员富商,落草为寇。

    耿长青自从选择了这条路,手上开始沾染无数无辜鲜血的时候,已经知道自己未来的下场。

    他知道自己已经变得跟奸商恶吏一样,等待他的最终只有灭亡。

    他不想自己的家人走上这条路,安排耿侯进了瓜州墨离军。

    一方面他不断的给耿侯喂功绩,一方面又通过耿侯的内部情报,壮大自己。

    这一晃几年,耿侯走上了人生巅峰,出色的战绩让他当上了瓜州都督,而耿长青也成为了河西一地的马贼首领,与西域的狼王楼凡齐名。

    耿长青不想跟耿侯有任何的关联,以便耿家能够成为全无污点的将门家族,踏入河西名门。

    因故他抹去了自己的一切人生痕迹,甚至改了自己的姓氏,却不想耿侯还是用他们当年分别是留下的特殊联系方式,找上了自己。

    耿长青听耿侯说及经过,皱眉道:“此事跟你没什么关系吧?你那个大哥三弟,一个重权,一个贪财,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裴旻要找也是找他们的麻烦,与你又何干?瓜州是河西少有的太平之地,裴旻又不是蠢蛋,不可能看不出来,这是你的功劳。”

    “可是他要剿匪!他要肃清河西所有马贼!”

    耿侯看着自己的兄长道:“我明白兄长的良苦用心,但我们是兄弟,让我坐视裴旻对付你,我做不到。裴旻不是简单人物,真要让他控制了河西军,河西有岂有兄长立足之地?”

    “哥,您为我与娘付出太多,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裴旻威胁到你……”

    看着斩钉截铁的耿侯,耿长青一声长笑,声含慑人劲气,道:“那我们兄弟就好好会一会那个我朝第一名将,看看他到底是浪得虚名,还是有真才实学。”

    **********

    河西姑臧,节度使府。

    一只信鸽落在满是青草新绿的堂前,王维小心翼翼的信鸽抓在手中,从飞鸽的脚上轻巧地解下一个绢卷。

    王维的双手又白又嫩,掌心细滑,手指细长灵巧,可用纤纤玉手形容。

    只可惜这么漂亮的手,主人却是一个男的,实在让人大煞风景。

    尽管手的主人也很漂亮……

    王维依照与裴旻的约定,来河西投效任职了。

    裴旻如愿以偿的多了一个漂亮养眼的文秘,将一切繁杂的琐碎事务托付。

    也如他预料一样,王维人长的如女子,心也如女子般细腻。在琐碎的事情,他都有足够的耐心,剥丝抽茧的将之整理好。

    文秘这一方的能力,王维要甩张九龄、李林甫这些宰相好几条街。

    王维轻轻展开绢卷,看了一眼,走向了内堂,道:“裴帅!这是王校尉传来的消息,说耿侯行踪诡异,确实极不寻常。只是对方极为谨慎,每每出行,都会安排后应,预防有人跟踪。他为后应所阻,无法靠近,不知耿侯前往何处。”

    王校尉即是王小白,他不擅领兵作战,但长于隐匿追踪,而且有一身不错的功夫,尤其是下盘功夫,翻墙入室,如探囊取物。

    王小白的主要任务本是护卫他的安全,但他自信如果真有人伤的了他,王小白在或不在都改变不了情况。

    是以裴旻更喜欢用他打探情报。

    在了解河西六都督履历的时候,裴旻敏感的察觉到了一点异样。

    耿侯的表现不像是一个会带兵的人,亲士人而蔑视兵士,对于麾下兵将动辄打骂,凶悍暴戾,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任是凭着战功一步步的爬到了都督的高位。

    最出奇的是,他官越做越大,匪患却越剿越凶,甚是反常。

    给了裴旻养寇自重的感觉,但是又不像!

    耿侯当上都督之后,瓜州出奇的安宁,真是养寇自重,不至于出现这种情况。

    张九龄对此提出了一个猜想。

    就在裴旻将耿侯卷宗给他看的时候,张九龄沉思许久说了四个字:“养官自保!”

    寇养官,而非官养寇!

    这个设想让裴旻瞬间开悟,在第一时间安排王小白去盯着耿侯。

    看着如花似玉的王维,裴旻笑问道:“摩诘怎么看?”

    王维腼腆应道:“耿侯一介大都督,行踪如此诡异,本就不正常,这也能说明很多东西。”

    “不错!”裴旻手指敲着桌面道:“让九龄说中了,这耿侯是让贼人养大的。我一直估摸着有些不正常,马贼行踪飘忽不定很正常,可河西这边的马贼却是压根没有痕迹,原来他们就藏在眼皮子底下,玩着灯下黑的戏码。在都督的庇佑下,穿上衣服就是贼,换了身衣服却是百姓是兵。他们不动瓜州,是因为兔子不吃窝边草。他们就住在瓜州,又哪有劫掠瓜州的道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