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陷阱
    四月十九日,阴,酒泉道!

    河西贼王耿长青站在高坡上,用力揉搓自己凉得跟铁甲一样的面颊……

    西方的气候喜怒无常!

    现在是春末,时近夏初。在这个中原大地日渐暖和的时节,西北的戈壁却过着一年四季。

    早晚如冬,午间黄昏却是夏秋……

    今日太阳公公害羞的躲在了云层里,令得这冰凉的清晨寒露更重。凛冽的寒风刮在皮肤上,就像刀割一般疼。

    也不知是不是安逸的日子过得习惯了,耿长青发现自己亲自率众抢掠的热忱没有原来的狂热。比起打打杀杀,在野马河谷抓抓野马,窝在裹得暖融融的,偎在火炉边打盹儿,才是一种享受。

    若非情况严重,他真不愿亲自出马!

    只是裴旻的肃清河西盗匪计划实在是悬着他头上的一把刀,作为马贼王,他有义务护着自己手下的一干兄弟不被洗清。

    即便再如何不愿将已经有出息的弟弟拉下水,却也容不得他继续玩着兵兵贼贼的戏码了。

    耿长青对于裴旻还是极为忌惮的,在开元朝有两大功劳卓越的战将。一位是刚刚病逝不久的薛讷,另一位就是裴旻:余下的诸将,比之他们要逊色许多。

    耿长青并未与裴旻交过手,但是跟薛讷打过交道。

    整个河西,凉州的富庶凌驾于其他六州总和,毫无疑问,凉州即是肥肉,也是他崛起的根基所在。

    但是薛讷入主凉州不过两年,任是打的他损兵折将,不敢涉足凉州,促成了他培养弟弟的举动。

    当初一连串的交锋,让耿长青明白他这个马贼对付一些虾兵蟹将还可以,对上薛讷这样的当世名将,那只有给虐菜的份儿。

    幸运的是薛讷只是凉州大都督,只负责凉州的军务,这才给了他喘气的机会。

    裴旻的威名更在薛讷之上,权势实力又笼罩整个河西。

    现在不趁他立足未稳的时候对付他,等着他真正掌控河西,那就是他们马贼的末日了。

    为避免穷途末路之局,这一次他亲自出山,打算干一票大的。

    远处一骑飞驰而来,“青爷!来了,张孝嵩他们来了!”

    耿长青为了避免让人怀疑道他与耿侯的关系,自称姓牛,叫牛青,大人多都敬畏的称他为“青爷”。

    “好!”耿长青唿哨一声,手中马刀遥指,厉声道:“前方的一对唐兵,一个不留!”

    耿长青魄力十足,既然决定要好好的闹一番,就不打算小打小闹,劫掠只是其一。

    杀张孝嵩才是真正的王牌……

    张孝嵩在西域干得有声有色,威望极高,即便受到了弹劾,给下了大狱,依旧是一个值得敬慕的了得人物。

    如此人物,若是无辜因治安问题死在河西,裴旻这个节度使难辞其咎。

    再加上各处匪患连连,军中哀怨成片,这一连串的乱局,裴旻就算在强势也不得不放慢脚步,这也给了他们喘气的机会。

    五百马贼咆哮着上前,他们平时在瓜州军马场以战马为伴,骑术尤其高明,一个个的奔跑如飞,宛如旋风一样席卷向十里之外的囚车队。

    十里之地,转瞬即到!

    三百步、二百五十步、二百步、一百五十步……

    耿长青瞧着不远处的囚车,看着囚车附近的兵士,那边的兵士已经组建成擅于防御的叠阵,短时间内就做好了防御准备……

    瞧着这一幕,耿长青心底突然泛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对方太冷静,淡定了!

    这突然遇袭,怎么会应对的如此迅速?

    难道早有准备?

    耿长青心念电转,正在他惊疑之际,忽然发现,对面的敌人突然从背后取出巨大的强弩……

    瞬息间耿长青心底冰凉,嗔目结舌,手足无措。

    他见识过唐弩的威力,那可怕的远程利器,射程高达三四百步,威力极其可怕,往往一箭可以洞穿他们三四人……

    此时两军距离尚且不足一五百步,就算立即疏散后退也来不及了。

    当务之急,唯有一个法子,硬抗一波。

    对方就算有准备,也不过百人,自己可是有五百之数。

    “冲,唯有冲到近处,才能避开强弩!”

    他声音方落,刹那间,追魂夺命的弩箭呼啸而来,无情的弩矢穿人透马,令得人马悲嘶,一片混乱。

    仅是这一击,耿长青发现自己麾下的兵士已经折损了两百余人……

    受到了弩箭的攻击,即便不死,也失去了战斗力。

    耿长青心在滴血,他掌控的势力不小,但所带来的这些都是最亲的嫡系,这一个照面就损失了两百余人,肠子都让他悔青了。

    这还不是结束,唐军这方的指挥大将不是别人,正是擅于取巧用兵灵活的赵颐贞。

    原来王小白接到裴旻的命令调查瓜州军马场的时候,发现军马场里只有少数的一些人,原有的护卫都不在了。

    他当机立断,潜入军马场,寻得了留守的管事。

    军马场原本戒备森严,即便是王小白也不容易潜入,但是护卫兵几乎全给调走,余下的兵士根本不足以维护偌大的军马场的治安。

    几乎不费什么力气,王小白就完成了任务,逼问出了耿长青袭击张孝嵩的行动,飞鸽传给了凉州的裴旻。

    裴旻闻讯,应对不可谓不神速,立刻拟定了两种方案,一种保守的,一种奔放的,以保证张孝嵩的个人安危为第一要务。

    两种方案的决策权裴旻交给了张孝嵩,张孝嵩虽是一阶书生,却也不乏诱敌的胆气,直接选择了奔放的方案,亲自以身诱敌,兴致来了,还高吟着王之涣初来凉州不久新作的千古佳作《凉州词》。

    赵颐贞见耿长青选择了继续冲锋,眼中也露出一阵赞许:要是对方慌慌张张的选择指挥部队脱离这可怕的弩箭攻击范围,反而会给他们二段射击的机会。

    继续冲刺,正好应对了强弩射速慌忙的弱点……

    “卸弩,上标枪!”

    中原战阵极少使用标枪这种利器,但是西凉早在三国时期,因受到西秦的影响,军中已经配有特殊的武器标枪……

    赵颐贞用兵灵活,就喜欢玩这种乱七八糟的兵种,他也能够将这些兵种的长处发挥出来。

    贼兵的速度再次提起来,凶悍的标枪在唐军将士的投掷下,迎面飞刺上去……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