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一脚踢开,仅此而已
    标枪之所以在华夏没有发展起来是因为华夏这边的弓箭发达,标枪与弓箭相比射程、续航是硬伤。

    但相对而言,中短距离的威力,尤其是破甲能力,标枪更在弓箭之上。

    此时耿长青率领的马贼已经冲到了四十步内,这个距离正是标枪的最佳射程……

    标枪自身的动能与骑兵提起来的速度撞击在一起,那威力,不亚于强弩的劲射。

    运气不好的直接给标枪带着从马背上倒飞出去三四丈远,倾斜的插在戈壁上……

    赵颐贞射标枪的用意目的不是为了杀敌,而是让给强弩逼停下来的马贼骑兵,再次减速!

    “上!”

    赵颐贞在射出标枪的那一瞬间,怒喝一声,领着麾下的兵士对着马贼猛冲了过去。

    二三十步的间距,在训练有素的凉州军面前不过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这短短的时间里,马贼已经不足以再次加速了。

    没有速度的骑兵,与步卒对战在一起,并没有很明显的优势。

    尤其是赵颐贞率领的是清一色长枪兵,训练有素的他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组成一个攻击小方阵,对着马背上的马贼提枪刺击!

    耿长青这些年并未疏于对麾下马贼们的训练,尤其是在军马场里,他们能够堂而皇之的进行正统的军事训练,论及战斗力,并不弱于赵颐贞率领的唐兵。

    但是他们现在是贼,平时训练的衣甲装备都存放在了军马场,身上就是简单的布甲,兵器也是次等家伙。

    跟赵颐贞得了朝廷颁发的全新装备相比,完全不在档次之内。

    固然马贼依旧占据人数优势,连番受创的他们,却给赵颐贞压制住了。

    张孝嵩自己打开了牢笼,见双方战的难舍难分,问身旁护卫他的兵士要来了一张劲弩,卯足了劲,拉弓上膛,嘴里不满的嘟哝道:“还是弓箭好使!”

    作为最正统的儒士,张孝嵩对于六艺皆有涉猎,其中的射艺一道也有不俗的造诣。

    与弓箭不同,劲弩的张力更强,需要一定的臂力才能上弦。

    在膂力这方面,张孝嵩还是略逊一般兵卒。

    好不容易才将劲弩上膛,张孝嵩并不急着射击,而是冷静的看着战场……

    赵颐贞一边杀敌,一边指挥若定,所展现出来的军事素质让他不住点头,另一方也有一人干着如同赵颐贞干的事情。

    他虽藏在敌群之中,却没有逃过张孝嵩这个旁观者的眼睛。

    没有多想,张孝嵩端起了劲弩。

    强弓劲弩特性不同,可就这二十余步的战场,

    弓箭、劲弩的本质是一样的,不需要考虑风力、抛物线等等因素,只是追求平射……

    弓弦震响!

    弩矢去势之猛,转瞬及至。

    耿长青只觉得一缕锐利的杀气扑面而来,还来不及猜想到是什么原因,弩矢已破开长空,到了他的额头!

    当!

    就在中箭的瞬间,耿长青十数年的马贼生涯,使得这位马贼王身体里爆发出惊人的潜力。

    竟然在肉眼无法辨认弩矢来势的情况下,硬生生的向一边疾闪,并且举刀往面门上一挡!

    刀矢剧烈撞击!

    若这是弓箭,想必耿长青已经躲避了过去。

    只可惜这是劲弩,而且是三十步之内的劲弩!

    耿长青手中的刀直接磕飞,弩矢只是微微偏移了一点点的方向,依旧从他的左眼贯穿而入。

    耿长青意识随着左脑的死亡,瞬间消散……

    张孝嵩这一箭抵定了胜局。

    马贼见耿长青毙命,登时惊慌失措的惊呼叫吼。

    赵颐贞最擅投机取巧,见状立刻改变了阵型打法,展开了对贼兵的包围,意图尽可能的将对方留下。

    五百马贼折损了四百余数,唯有数十人仓惶逃离。

    赵颐贞吩咐兵士打扫战场,来到张孝嵩的身旁,竖起了大拇指道:“孝嵩先生这一箭了不起,直接改变了我对文人的看法。”

    张孝嵩笑道:“看来杨敬述对将军伤的很深讷!”

    即便是在西域,张孝嵩也听过杨敬述的事情。

    赵颐贞心有余悸的道:“我这辈子都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说的头头是道,都是纸上谈兵,一无是处。要是遇上这样的上司,我铁定弃官不干了。”

    张孝嵩捻须道:“难道赵颐贞不知道你们的裴帅也是文士?”

    赵颐贞怔了怔,也想起了这茬,一拍脑袋道:“还真是,裴帅太能打了。连折虎臣那头老虎,在他手上没走过十合!孝嵩先生不说,我真没敢往这方面想……”

    “文武兼之,当今世上也只有他裴国公一人了!”张孝嵩钻进了囚车道:“赶路吧,此去姑臧坐牢,不知是否有幸能够见一见你们裴帅。”

    赵颐贞自信满满的道:“这个放心,裴帅最器重英雄,来的时候还特地吩咐在下别亏待了您,好生照料。他肯定会见您的,指不定还会给你平反呢!现在贼人都消灭了,先生也别呆在囚车里,与我们一同赶路吧。”

    张孝嵩摇头道:“在嫌疑未清之前,我张孝嵩就是一个囚犯。将军也别顾念在下,直接赶路便是。此次的姑臧之行,在下可是满心期待。”

    赵颐贞呕不过他,也不关囚车的门,直接下令东行,并且向瓜州传达了得手的消息。

    瓜州!

    得到消息的王小白,直接请出了裴旻的命令,找上了瓜州刺史道明缘由,与之一并前往瓜州都督府缉拿瓜州都督耿侯。

    他们强行进入都督府的时候,却发现耿侯已经消失不见了,连同他的母亲一并消失的。

    妻子儿女皆在都督府里,什么也不知情。

    不过短短的一个月左右,河西的四大都督,一个以死,一个潜逃,一个撤职,还有一个处在架空状态……

    此事在河西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但是又有人敏锐的发现,这一连串的变故内耗,河西似乎并没有付出什么,也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更没有遭受损失,唯一改变的只有裴旻手中的实权,越来越重。

    在伊州的乐奇得知了他两个兄弟的下场,终于发现了一个可悲的的事情。

    他将裴旻视为强龙,而将自己比作地头蛇。

    以为强龙不压地头蛇!

    如今才明白,裴旻是过江的猛龙不假,但是他们却不是地头蛇,不过是道路上的一颗石头。

    差的只是一脚踢开,仅此而已!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