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张孝嵩投效
    面对现在已经改变的局势,裴旻凭借这些年研读李靖、苏定方、裴行俭遗留下来的兵书,几乎可以料算到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们大唐会跟阿拉伯真真正正的干一场。

    不是历史上怛罗斯之战那么草率,而是真真正正对决,关乎国运,关乎世上第一强国地位的大战。

    而战场就在西域!

    掌握西域,等于掌握战场的主动,了解西域等于了解先机。

    不管是哪一本兵书,莫不将知己知彼视为第一要务。

    这些年的征战,裴旻看多了死亡,心也越来越冷,正是因为知道生命的脆弱不值钱,所以对于生命也越发的重视。

    战争每个细节的忽视,都能造成诸多的伤亡,甚至成为胜负的关键。

    多注意一些细节,往往能够挽回许多的生命。

    裴旻在这方面从来不敢有半点的马虎。

    这也是陇右军战斗力真正强悍的原因所在,几乎每一个兵卒都能感受到裴旻对他们的重视,也因此人人乐意为之效死。

    一支真正强大的军队,除了训练有素,装备精良,余下的就是悍不畏死,勇于向前的精神。

    很多的时候,这股精神,比训练装备更加重要。

    面对张孝嵩,裴旻也不介意展现他的远见。

    “我们大唐与大食国,将来在西域必有一战。对方一直负责欧非大陆的最强大的狮军团,已经向东方这边撤回。足见他们已经开始筹备,我们再后知后觉,等西域不再属于我们的时候,那就晚了。”

    “国公这是与我所见略同!”张孝嵩本就和的有点上头,对上意见一致的知己,忍不住拍起了桌子道:“不只是调来了狮军团,还向天竺增了兵。就天竺那乱局,大食国收拾他们,那就是秋风扫落叶,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情。届时,他们对于西域将会呈现半包围的姿态。”

    裴旻对于这个时期的印度,没有什么印象,几乎不记载于册,唯一有印象的就是王玄策一人灭一国,将印度给灭了。

    平心而论,王玄策的能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夸张,他在历史上的表现也仅限于此。

    这一人灭一国,固然了不起,但跟印度太弱也未尝没有关系。

    就现在的印度,裴旻实在不觉得他们有什么能耐挡得住阿拉伯帝国的穆斯林大军。

    “对于跟你交手的大食军,有什么感想!”

    裴旻追问了一个问题。

    张孝嵩摇头笑道:“这个不能说,会混淆视听的。其实在下的战绩打的漂亮,算不得数。一方面大食国未拿出真正的实力,来取西域的只是他们的边军,甚至不是穆斯林军队。另一方面,表面上是吐蕃、大食联军,实际相互猜忌,吐蕃挑唆诸国与我大唐为敌,却又不想给他人做嫁,帮着大食国攻取他们梦寐以求的西域。也是因为看破了这点,我才敢采取长驱直入的打法,直接杀入腹地,让各怀鬼胎的他们措手不及。”

    说道这里,他笑道:“要是以我遇上的为标准,定会遭殃。”

    裴旻听张孝嵩如此说来,对于这个人越看越是顺眼,援拔汗那国之战是他个人的巅峰。

    这常人说道自己最辉煌的时候,难免会志得意满,夸大自己夸大敌人,从而提高自己的英雄事迹。

    张孝嵩却没有如此做来,而是坦然的分析着一切,实在难得。

    “能够看穿敌人内部矛盾,采用最正确的战术打法!正是一位智将最了不得之处,仲山先生不必厚此薄彼!”

    他嘴里夸赞着,看着如此了得的人才,那爱才之心,再次跳动,实在忍不住道:“对于河西的情况,相信以仲山先生的才智,能够猜中一二。河西一地,原来没有节度使的存在,故而有七位都督负责境内七州。如今由我统筹全局,无需那么多都督的存在。我只打算在西州、沙州、伊州这关键的三地设都督,以应变临时突发战事。”

    “西州都督崔希逸,沙州都督封常清,原本的伊州都督是乐奇,此人也颇有才干,只是为人太贪权,过贪易误事,我原本打算想个法子将他换掉。却不想他挺有自知之明,见我架空了他,自动告病离职了。伊州都督的位子也有了空缺,有没有兴趣来河西帮我?”

    张孝嵩瞬间心动了。

    唐朝的文人大多都有从军的抱负念头,张孝嵩自请去西域,也是有着向往边疆建功的雄心壮志。

    此番他受人弹劾,即便事后脱罪,短期内也不可能再往西域了。

    他的官职并不高,不过是监察御史而已,正八品下,只比九品芝麻官高一点点,八品绿豆官而已。只是因为李隆基给了他机断专行的权利,这才有资格担任三军统帅。不然以他的官职阶级,就是算遥远的西域,也有一票人在他之上,压根就没有资格统兵。

    不过依照他在西域出色的战绩,飞跃式晋升也在情理之中。

    不想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缝,莫名遇到了弹劾,给下了大狱。

    就算得以脱身,功绩也将大打折扣。不说重新开始,至少也没有什么机会一展胸中抱负了。

    张孝嵩这里看的很准,历史上他就是因为受到了这次弹劾。而朝中缺乏有力的支持,给贬为灵州兵曹参军。

    在灵州混迹了五年,方才凭借功绩提拔为北庭都护,安西都护府副都护,最终是太原尹,后又出任河东节度使,病死任上。

    意味着因为这次弹劾,他平白无故荒废了五年时间。

    张孝嵩今年已经快五十了,这人生还有多少时间可以荒废?

    他望向了张九龄,想咨询一下他的好友。

    张九龄笑道:“此事关系仲山前程,理当由你自己决定。也不怕实话说,原本在下是因为与姚相不合,处处受他排挤,气愤不过,想要弃官回乡。来裴帅这里是为了调整心情,增加一些治世经验。而今却发现,都是为朝廷效力,在不在庙堂又有什么关系?在裴帅这里,能一展胸中所学,出了问题,还有他扛着,少了无必要的勾心斗角,更加自在,更是充实。”

    张孝嵩闻言,主意已定,坐直了身子,拜道:“国公不嫌弃在下待罪之身,愿在河西,为国公效力!”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