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受伤的剑圣,还是剑圣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裴旻受了剑伤,依旧冲了出去。

    张九龄、王昌龄、王之涣等人皆想不到,也制止不及。

    此时此刻也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来的正好!”

    此刻首领见裴旻非但没死,还向他冲了过来,沙哑着声音道:“没能一箭射死你,看来是兄长让我亲自给他报这个仇!”

    裴旻听得出来,他的语气里充斥着刻苦铭心的仇恨。

    “原来是漏网之鱼,堂堂一个地方都督,竟然干起了这种勾当!”

    裴旻在远处还让不出来,到了近处恍然察觉了对方的身份。

    那修长的双臂,外加不高的身形,与他记忆中的某个身影重合了。

    正是勾结马贼,给马贼喂养成瓜州都督的耿侯。

    原来耿侯得知瓜州军马场的管事失踪之后,立刻意识到他可能已经暴露。

    他虽不确定是真是假,但也不敢以自己母亲的安危来赌。

    果断的带着自己的母亲由密道逃跑了。

    为了不让他人察觉,他连妻儿都丢下不顾,当然也少不了派人通知他的兄长。

    只是他也不知他兄长在哪儿埋伏张孝嵩,根本来不及知会,得到的只有耿长青给张孝嵩射死这一结果。

    耿侯想着兄长惨死,想着自己的妻儿都给唐军关进重刑室,仇恨的火焰冲昏了脑袋,促使了这一次伏击。

    他是前任都督,弄一张臂张弩这种违禁品自然是轻轻松松的事情。当初他就送了一张给耿长青,正是他用来射裴旻的那一把……

    本来他是打算等裴旻靠近了再射,却不想裴旻直接退了。

    他不确定是露了破绽,还是什么原因,机会只有一个,只能仓促的扣动了括机。

    耿侯此次前来,就没想着活着回去,穿一身夜行衣不过是不想给在行动前发现而已,根本不打算掩盖身份,一扯脸上面巾,狞笑着扑了上前。

    他没有多说一句废话,他知道凉州姑臧是裴旻的地盘,随时随地都有巡逻兵赶来支援。

    他们只有三十余人,对上裴旻的护卫有着人数优势,再加上姑臧巡逻兵,显然不够。

    他当然清楚裴旻剑术无双,有剑圣之名,堪称天下一绝,双方公平对决,自己绝无可能获胜。但如今他中了一弩箭,弩箭几乎要射穿他的右肩,整个肩膀没有半年的休养,都别想恢复。

    身受重伤,只有一臂,即便他实力再强,也会大打折扣。

    面对这样的剑圣,耿侯不觉得自己苦练三十多年的刀法,会输给他。

    刀锋卷起了一阵光影,在面前形成一片刀网,甚是凌厉。

    裴旻左手同剑,往前一探,平平无奇的一剑,却让刀网尽数销毁。

    刀剑相抵!

    耿侯大喝一声,双手猛地抓住刀柄,顶住秦皇剑往前硬劈下去。

    裴旻若是双手健在,接下这猛力一击自然不在话下。

    而今一手受伤动弹不得,只凭反手,如何接的下猛力一击,借力卸力,向后退了两步。

    耿侯见如自己想的一样,下手更是杀招尽出,欲将裴旻杀之后快。

    耿侯一刀紧似一刀,忽而窜高,忽而伏低,这个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此刻矫健犹胜少年,将灵动二字发挥到极处。

    裴旻坦然一笑说道:“让你知道一件事!”

    耿侯只以为裴旻是缓兵之计,完全不予理会,吼声连连,连人和刀一并向裴旻扑去。

    裴旻长剑出鞘,反刺他前胸。这一剑后发先至,既狠且准,耿侯登时毛孔悚然,眼前一花,面前的长剑竟然消失不见。

    裴旻从他身旁掠过,耿侯只觉得喉间一凉。

    原来裴旻在出剑的瞬间,将剑反握,长剑藏于他的手臂之下,两人交错的时候,轻转手腕,剑锋轻轻的划过耿侯的喉咙!

    一剑封喉!

    不想这人凶悍之极,喉咙给开了个口子,竟无丝毫畏惧之意,反身还要再战。

    只是他一转身,秦皇剑已经透胸而过……

    裴旻这时才徐徐打的道:“我想说的是受了伤的裴旻,还是裴旻!”

    是裴旻,就不是杂碎能够对付的!

    他早已看穿了耿侯的倚仗,第一剑他的目的是诱敌深入,故意示弱,让对方以为自己如他预料的一样,实力大幅度下降,从而放弃稳扎稳打,只攻不守,从而轻易取胜。

    杀死耿侯之后,裴旻冲向了余下刺客。

    他为了避免动作过大,而导致体内血液流失过快,用的都是最简单最直接的进攻方式。秦皇剑上下腾飞,虽反手使剑,却不见半点生涩,所到之处只见剑影横飞,“啊啊”之声,不断传来。

    明明是最直白的剑法,刺客们却无一人接的下他一剑,先后捂着要害翻到在地。

    相较耿侯之前,几个呼吸就连斩三名护卫,裴旻这风轻云淡的好似闲庭信步的在街道上穿插,所过之处,贼人莫不倒地哀嚎,更显得可怕。

    张九龄、王昌龄、王维等人早已听过自己这位上司的剑法天下无双,但对于个中的概念身为书生,却不慎了解,其中定位。

    即便是王之涣剑术不凡,终究不是江湖人,也没有那个真实的概念。

    如今他们见裴旻在身受重创的情况下,依旧游刃有余的用一个手将刺客一一制伏,好似天人下凡一般,眼中充满了震撼。

    刺客们见裴旻轻而易举的将耿侯杀死,再如秋风扫落叶一样,将他们的同伴一个个打倒在地,又见他向己方走来,莫不魂飞胆丧,直将他视为恶魔一般,无暇顾忌自己的对手,纷纷让护卫刺翻。

    三十余刺客,裴旻一人一剑就干倒了一半。

    张九龄、王昌龄、王维这些人面面相觑,想着难怪裴旻不喜欢带太多的护卫,就凭这受伤以后的表现,真要是一个完好无损的他,这三十余刺客可够他一人打的?

    见街道上已无敌人,裴旻皱着眉头,将秦皇剑丢给了王之涣,道:“将这些活的都压下去审问,他们都应该是马贼的核心人物,应该知道不少秘密,能消灭一些是一些。我受伤的事情,先别传扬出去。先别告诉我夫人,明天再通知她,注意尤其是别让小七小八知道。”

    弩箭威力奇大,创伤比他想象的还要重一些,先前一番拼杀,虽未运动过激,却也造成了体内血液加速流动,脸色有些惨白。

    也让众人意识到,自己的上司真的受伤了。

    虽然他的表现一点也不像伤患……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