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导火索 将帅不和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今的裴旻身份地位早已不比以往,本来他就是节度使里的另类。

    除了有节度使的权力,还兼任着按察使的身份,掌陇右军政大权。而今更是二镇节度使,手握大西北的边疆安危。

    他的一举一动,几乎都在世人的眼中。

    从他以雷霆手段整治河西军务开始,已经有世人开始对之展开了点评。

    支持有之,觉得他操之过急有之,反正唐朝开明,不以言语论罪。

    不说心系天下的真文士良才,好事好看热闹的假文士,乃至于百姓闲暇之余,都会说上一说,聊以消遣。

    裴旻遇刺,如此大的事情,是瞒不住的天下人的。

    如何刺杀,怎么刺杀的,传言描述的绘声绘色,好似亲眼所见一样。

    尤其是耿侯这个勾结马贼的前都督以臂张弩近距离对裴旻展开刺杀这一经过传扬出去,了解臂张弩威力的人都有一种裴旻凶多吉少的感觉。

    臂张弩的威力太大了,算得上是这个时代单兵作战中威力最大的武器。要是配上特制的穿甲弩箭,铁甲都挡不住。

    裴旻血肉之躯,如何抵挡?

    以致于传出了裴旻深受重创,危在旦夕的传言。

    传言还愈演愈烈,人云亦云之下,衍生了诸多版本。

    以至整个河西,人心惶惶。

    西州,裴旻遇刺的消息传到了西州。

    夏珊听得如此消息,第一时间找到了西州都督崔希逸。

    “都督,裴帅遇刺的消息,你可知道?”

    崔希逸却目不转睛的看着地图,脸上一脸的平静,没有任何的波动道:“听说了!”

    夏珊心底来气,她给裴旻调来西州协助崔希逸。

    但是他们两人并不合契,崔希逸是个文人,虽懂兵事,却免不了文人的毛病。

    “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

    这句孔夫子的名言,正好对应着他们两人的情况。

    崔希逸不是不想跟夏珊弄好关系,只是夏珊是云英未嫁之身,属于黄花大闺女,他担心过于亲近了惹人非议,远了又有隔阂,所以态度不冷也不热,特别纠结……

    夏珊是直肠子,以为崔希逸有着文人的臭毛病,看不起他们,也懒得用自己的热脸去贴冷屁股。

    作为陇右军的一员,夏珊对于裴旻这位上司,还是极其敬重的,甚至超过了她的伯父原陇右节度使郭知运。

    见崔希逸一点也不在乎裴旻的生死,夏珊本就满腔怒火,瞬间爆了,喝道:“裴帅待我们如己出,我要回凉州去探望。”

    崔希逸怔了怔,恍然道:“夏军使误会了,在下并非不关心裴帅的安危,只是你我非大夫名医,便是有心亦是无力。与其为之乱了心神,不如将裴帅安排下来的事情处理妥当,让他安心休养。在下相信,吉人自有天相,裴帅福大命大,区区蟊贼,还要不了他的命。”

    夏珊也是久经战阵,听出了崔希逸话中有话,迟疑道:“崔都督此言何意?”

    崔希逸沉声道:“我来西州大半月余,特地拜请了前任都督曹英杰,向他了解境内贼寇情况。几乎可以确定西州马贼并非是真的盗贼,而是草原异族,他们打着马贼的幌子劫掠。对付他们,我们不能用对付马贼的手段小打小闹,他们背后有族部的支撑,小规模的损耗,无法伤及他们筋骨。不将他们打伤打疼,要不了多久,必将复来。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前任都督就是吃的这个亏,他能防住两次三次,却防不住四次五次。只有打疼他们,让他们不敢再来,才能一劳永逸。”

    夏珊眼中闪过一丝怒火,紧握着拳头道:“你是说,那群杂碎想趁裴帅遇刺的机会来趁火打劫?”

    “不敢确定,却有这个可能!”崔希逸眼中闪着几丝睿智的光芒,说道:“他们不是马贼,无规律,随意而起。他们但凡出击,是经过智者谋士商议后的行动,这样反而能够猜测他们的行踪。我们这边越乱,他们来袭的机会越大,就如突厥利用薛都督的病故奔袭凉州一般。要不是裴都督凑巧在凉州,能够制住杨敬述,凉州会是什么情况,可以想象。”

    “岂有此理!”夏珊想着有人居然用裴旻的遇刺做文章,怒火腾腾而起,身上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势。

    崔希逸也有些讶异,想不到裴旻竟如此得军心,灵机一动,突然道:“我有一计,或许可以提高贼人来袭的几率。”

    夏珊对着崔希逸一拜道:“都督请说,在下定然全力配合。您说的不错,我去凉州,改变不了一切,不如留在西州,将来犯之敌杀个干净,让裴帅安心养病。”

    崔希逸笑道:“夏军使,觉得我们关系如何?”

    夏珊脸上略显尴尬,顿了顿道:“在下之前对于都督却有不敬之处,还望都督谅解。”

    崔希逸摆了摆手,道:“这非军使一人问题,也实话说了。在下有一非常贤惠的发妻,在老家侍奉母亲抚养儿女。在下不想有任何的闲言闲语传到家乡,这才与军使保持了一段距离。”

    这之间的误会一解除,夏珊立刻笑了起来,道:“还以为都督是看不起我这粗人呢,都督原来是性情中人,是我误会你了。”

    这一次她是真心的致歉。

    崔希逸也认真的回礼,然后道:“我们关系不和,想必对方也知道。我们不如现在将矛盾激化,然后军使去凉州‘探望’裴帅?”

    夏珊瞬间会意,明白了过来,双手一合道:“就这么办!”

    很快崔希逸、夏珊撕破颜面的消息在西州传开了。

    夏珊是陇右军调来西州的,原本直属裴旻,现在换成了西州都督崔希逸,对于这个新上司,缺乏基本的尊重。

    而崔希逸原来在肃州混得风生水起,将肃州维护的井然有序,却给调到混乱复杂的西州,心底早有怨言。

    一个对于裴旻敬若神明,一个对之心有怨言。

    两人一直打着冷战,维护者表面的关系。

    裴旻遇袭成了他们矛盾激化的导火索,瞬间燃爆了他们那层薄弱的和平。

    夏珊直接无视了崔希逸,擅离职守,往凉州探望裴旻去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