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安家父子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西州。

    实际上细细算来,西州其实就是西域的一部分。

    西州的治所是高昌,不用怀疑,就是后世新疆那个高昌。

    当年李世民派遣大将侯君集攻取高昌之后,霸道的将这个原本属于西域古国的地域,强行规划至河西,成为了大唐的一个州。

    这也显示出了李世民这个皇帝的高瞻远瞩,西州的存在就如一个钉子契进了西域腹地。

    高宗李治能够轻易的攻取西域,在西域建立四镇都护府,西州这个钉子取得了决定性的作用。

    即便是现在,西州也有着极高的价值意义。

    因为西州百姓多为西域古国遗民,管制起来格外困难。

    穷山恶水出刁民,这话并不是空话。

    在早年的西域,几乎没有什么顺民一说。

    那就是典型的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地方。

    旅人若非结伴而行,讨碗水都会遇到危险。

    因为当地百姓会很热情的将你迎入帐中,然后给你一记闷棍。

    运气好醒来的时候,光溜溜的躺在荒野里,运气不好就醒不来了。

    但随着唐朝的强势入驻,带来了文化管束,西域也日渐富庶,类似的情况已经好了许多。

    尤其是西州百姓,深受汉化,在行事上有了极大的改变。

    不过近年来,西州百姓对于地方官府的无能已经厌恶到了极点。

    屡次失败,令得他们的家园受到劫掠,导致生活困窘。

    这里不似陇右,昔年洮州受难,朝廷多次调拨物资支援。

    西州天高皇帝远,百姓困苦,朝廷又如何得知?

    即便知道,亦不过鞭长莫及而已。

    失去了公信力的朝廷,百姓自发组织了护卫联盟。

    这里民风彪悍,拿着兵器便是一条汉子。

    虽然没有经过特别的训练,但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他们能够豁出一切,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

    还别说,真抵御了几次马贼的袭击。

    这日约定联盟的几个村落响起刺耳的骨笛声。

    尖锐的声音在草地上空回荡,随即几乎每一个帐篷都响起了类似的骨笛声。

    一个个彪悍的百姓,拿着简陋的兵器冲出了帐篷。

    他们一如以往的聚在了一起。

    “跑,快跑到高昌城里去……”

    等待他们的却不是阻止抵御,而是惊慌失措的高喝。

    传讯的少年郎安重璋厉声叫道:“父亲,敌人有三千之数,太多太多,我们根本抵挡不住!”

    安重璋的父亲安忠敬一听如此人数,脸色也不由得骤变。

    这马贼来袭,至多也不过四五百人,怎么来了三千之数。

    除非这伙马贼不是真的马贼……

    三千兵士,绝对不是他们这些聚在一起的百姓可以对付的。

    安忠敬果断听从了自己儿子的建议,厉声道:“快,快撤往高昌,东西都不要了。女人孩子先走,我们留下来,殿后!”

    安忠敬是安息王的后代,他的父亲曾经是唐朝的右武侯大将军安兴贵,有了这层身份,安忠敬在百姓心中威望极高,也是众人推选出来的首领。

    听他如此安排,众人也没有异议,一哄而散,安排自家的媳妇儿女逃命去了。

    胆子小的也跟着一并溜了,但绝大多数人都选择留了下来。

    好勇斗狠的他们不是不怕死,而是比起死,他们更加在乎尊严。

    约莫小半个时辰,远处一点痕迹也没有。

    安忠敬突然猛拍了安重璋的后脑勺,喝道:“你是不是看错了!”

    安重璋叫屈道:“怎么可能,孩儿亲眼所见,决不有错。”

    安忠敬也知自己儿子的本事,

    他们安息国最擅养马,昔年安息帝国巅峰的时候,甚至叫板东西,与当时的汉朝、罗马、贵霜帝国并列为当时亚欧四大强国之一。

    安息国最强大的就是他们的骑兵,论养马的技巧,安息与大宛、乌孙,并称于西域。

    安息国灭了很多年了,安重璋作为安氏一族的皇室成员,身怀安息国流传下来的养马、驯马的绝技。

    他年纪虽小,却天赋异禀,身怀伯乐之才,只听马蹄音都能大致听出数量,亲眼看见更不会错。

    “我去看看!”

    安忠敬上马向安重璋所指的方向跑去。

    安重璋也不甘寂寞,跟了上去。

    父子两人往西北行了约十里左右,远远却见两支部队竟然在草原上相互对峙。

    父子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偷偷由右方的一次山丘迂回靠近,他们将坐骑藏在坡下,趴在高处看着战场……

    双方数量皆在三千左右,彼此并未开战,而是相互兜着圈儿。

    安忠敬突然笑了起来,道:“这个裴旻还真有本事,这回这群‘马贼’可要吃瘪了。”

    安重璋也渐渐看出了门道:“那个是唐军,他们堵住了马贼撤退的道路。”

    安忠敬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道:“要是我没猜错,新任的这个崔都督是用我们坐饵了,吸引马贼来袭。他们则直接插对方后路,先堵住他们的退路,逼着马贼一战。这般敢打敢拼的唐军,可不多见。看来,我们以后有好日子过了……走,我们回去,召集兄弟,帮衬一把,出一出恶气。”

    父子两人偷偷的溜走了。

    两军之前,夏珊一身靓丽的明光铠,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的显眼。

    瞧着对面带着几分从容的马贼军,清秀的脸上露着几分坚毅,喝道:“兄弟们,都说草原的骑兵来去如风,我还真不信这个邪了。都是两条腿骑在四条腿上,他们还能比我们多生一条腿出来不成?就算有,今天也要给老娘砍了去……比逃跑,我承认,我们比不过这般杂碎,但是比冲锋,跟我们镇西军相比,这群家伙,就是刚断奶的娃儿!这也是我们先断了他们的去路的原因……免得他们逃跑!”

    镇西军的将士轰然大笑,全然不将眼前之敌看在眼里。

    “这一战……”夏珊高举着手中的马刀,厉声道:“我军必胜!对付他们不需要任何战术,任何打法,直接撵杀过去,取胜便是!”

    没有任何的犹疑,没有半点的犹豫!

    夏珊见对方不在想着逃跑,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阵头数以百计的旌旗摇动起来,红胄红甲的镇西军精骑呼啸着迎了上去。

    夏珊这个陇右赫赫有名的俏夜叉,迎来了河西的第一战。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