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半个时辰解决的战斗
    对于草原民族的骑射,裴旻在夏珊训练麾下轻骑兵的时候,跟她做过这方面的对话。

    他见夏珊在有模有样的训练轻骑兵的骑射功夫,裴旻提出了不同的看法意见。

    他觉得在这骑射上,夏珊再如何的训练,除非个别天赋异禀的,大多数人很难比得上草原游牧民族。

    骑射于游牧民族来说是生活的一部分,他们一般六七岁就开始学习骑马,十出头已经能跑马射箭了。而他们华夏人除非身在富户人家,寻常兵士掌握骑术的都不多,更别说高难度的骑射功夫。

    在根基上他们农耕民族的兵士在骑射一道,先天性的就会输给游牧民族一筹。

    这是民族差异,是很难弥补的东西。

    既然比不过,所以裴旻并不建议夏珊着重于骑射方面的训练。

    扬长避短,发挥自己的优势才是真理,将时间耗费在敌人的优势上,付出了努力,还未必是敌人对手,太不值当。

    与草原民族相比,唐军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严谨的军纪,执行力,搏杀武技,军阵配合,以及锋利的武器,优秀的衣甲,这一些都不是草原民族能够相比的。

    与其训练轻骑兵与游牧民族对射,不如训练如何快速逼近,与他们展开白刃战。

    如何躲箭也就成了夏珊主要的训练项目之一,六七年的训练,镇西军已经将变阵躲箭这一技巧掌握的如火纯情,并在这一战中大放异彩。

    避开两轮劲射,几下呼吸的功夫,双方狠狠撞击在一处!

    唐军已经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沙陀突厥却还未将速度提升起来。

    普一接触,差别以十分明了,唐军取得了决定性的优势。

    镇西军的骑兵狠狠地楔入沙陀突厥的骑兵之中,将沙陀骑兵松散的阵势割裂,将他们这些年的训练成果展现了出来。

    他们挥砍着锋利的马刀,五六成群,与沙陀突厥的骑兵展开了搏杀,就像割草一般将沙陀人不断从马上斩下来,鲜血大片大片地溅在满是新绿的草地上。

    夏珊的表现更是巾帼不让须眉,她奋力冲击,人马合为一体,手中的百炼刀起手将迎面而来的沙陀骑兵的脑袋挥砍下来,率领镇西军不断向沙陀兵的阵形腹地挺进。

    在冲击力的帮助下,夏珊一马当先以摧枯拉朽之势穿透了这股敌兵。

    冲出了敌阵,夏珊并没有立刻回头掩杀,而是继续向前加速,向右迂回绕了一个圈,将速度提升起来,从沙陀突厥的右后方再次杀入了敌阵。

    呼衍颉里骨想不到自己一个照面就给打的如此狼狈,看了一眼周边的己方兵士,只见遍地的死尸,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几乎是一个照面之下,己方就差不多折损了四百余精锐骑兵。

    看着又发动新一轮突击的夏珊,他知道再挡不下这一次突击,真的就玩蛋大吉了。

    他大吼一声,率领着百余亲随,向迎面而来的敌人激烈地对撞过去。

    鲜血四溅,人仰马翻。

    呼衍颉里骨在即将和敌骑撞在一起的瞬间,狼牙棒猛地挥砸而出,直将对方连人带兵器,一并砸飞了出去。

    他瞧见了夏珊的存在,知道她是这支军队的统帅指挥,不由分说向她冲了过去。

    他马术极高,竟在瞬间就抢入了位置,跟夏珊打了照面,狼牙棒猛地向夏珊的面门。

    夏珊毕竟是女子,腕力不济,不敢硬接这一计,直接仰面平躺在了马背上。

    呼衍颉里骨挥了一个空。

    夏珊人虽避开,马却依旧保持前冲状态,两人交错而过。

    夏珊直起身子,喊了一句,“护我!”

    立刻左右骑兵奔袭到了夏珊四周,为她抵挡四面敌人。

    夏珊用嘴巴咬住战刀,取下了后背的弓箭,回身开弓瞄准!

    呼衍颉里骨一招打空,谩骂了一声“懦夫!”

    正想回身去找对方,当前战局,唯有将她斩杀,才能反败为胜。

    但他周边皆是唐军,一时半会儿又哪里能够如意的调头转向?

    挥动着狼牙棒斩杀了两名唐军,呼衍颉里骨回头寻找着夏珊的踪迹,但回头看见她的那一刹那,一支利箭已经飞跃到了他的咽喉,从颈脖后突出……

    “鬼女人竟然放冷箭!”

    带着对夏珊的强烈鄙视,呼衍颉里骨失去了所有意识,从马背上摔了下来,给踩踏成了肉泥!

    仗打到这个地步,丧失了指挥的沙陀人已溃不成军,无心恋战,意图逃跑了……

    安忠敬、安重璋这对父子回到了部落,纠集了人马,领着五百余百姓赶到的时候,唐军已经开始清理战场。

    他们收集首级,捡取散落的衣甲器械……

    安忠敬、安重璋面面相觑,他们一来一回不过半个时辰,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仅仅半个时辰,唐军已经取得了优胜。

    数以千计的马蹄嘈杂纷乱地踏地飞奔,一股千人队瞬间冲到了近处。

    安忠敬、安重璋神色骤变,赶忙厉声叫着:“我们是高昌百姓,得知马贼来了,特地来相助的,并无恶意,并无恶意。”

    瞬间安忠敬心里有些后悔了,杀良冒功,这种情况并不少见,何况他们现在还处于战斗状态……

    实是沙陀人佯装马贼,给他们带来的太多的仇恨,一时半刻没有顾虑那么多。

    而且他也相信陇右军的军纪。

    “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的口号,安忠敬还是听过的,他觉得只要他们成功突袭贼兵的大后方,帮了唐军的忙,唐军因不会对自己的子民干出人神共愤之事。

    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战事结束的那么快!

    千余骑兵来到近处,听得对方叫喊,夏珊制止住了军队的进击,来到了阵前,看着安忠敬、安重璋一行人,确认了他们的身份,道:“都回去吧,你们是百姓,安逸的生活便是。这打打杀杀的,还是交给我们军人来干。我夏珊今日向你们保证,不敢说这西州以后无贼,但只要有马贼出没的地方,就有我军身影,有一个杀一个,有一双杀一双,直至贼匪尽灭!”

    听到夏珊这般霸气的宣言,以及镇西军展现出来的可怕实力。

    五百余饱受贼匪祸害的百姓,一个个都欢呼起来。

    安重璋原本瞧不起唐军,看着夏珊以及镇西军,突然有了从军的念头。

    夏珊这时也注意到了这五百百姓的坐骑,竟然皆是难得的良驹!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