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一石三鸟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凉州姑臧!

    裴旻在娇陈的伺候下,带着几分艰难的穿好了衣服。

    耿侯的那一弩箭虽未给他带来生命安危,但是弩箭的威力实在太大,他右肩直接给射穿了,整条胳膊都动弹不得,一动就有着刺骨的疼痛。

    伤筋动骨一百天,没有个小半年,整个胳膊都别想活动自如。

    裴旻本想不让小七小八担忧,在外边住上个把月,等情况好了些再回去,免得吓到他们。

    只是他住在外边,娇陈就太辛苦了。

    这种事情,能瞒小七小八,但是一起祸福与共的娇陈,定是不能瞒着她的。

    在第二天,处理好了伤口,拔出了弩箭,样子不那么吓人之后,他就让人通知娇陈了。

    娇陈的表现还算淡定,强忍着伤心在一旁照顾他。

    为了不让小七小八起疑,还要强颜欢笑的给他们上课,指点他们习文断字。

    一来一回,一天要跑个好几趟。

    只是一天,裴旻就受不住了,住在外边,娇陈实在太辛苦了。

    怎么好的夫人,裴旻岂能忍心让她如此操劳,何况让他躲着个把月不见小七小八也难受的慌。

    索性不躲了,直接回了家。

    果然!

    小七小八见裴旻成了独臂杨过,也不知是真心关心他们的父亲,还是伤心不能骑大马了,两小家伙哭的特别厉害,泪珠子哗啦啦的往下掉。

    作为家里的宝贝,小七小八除了幼儿未开智时,莫名大哭以外,自开了灵智以后,就未曾这般哭过。

    可将裴旻心疼的,夫妇两人劝了老半响才止住两小家伙的泪眼。

    看着小七小八红肿的跟樱桃似地眼眶,一度让裴旻后悔这个决定了。

    好在小七小八听话,大哭过后,表现的非常听话乖巧,也不早他玩耍了,每天早晚还会固定的给他“呼呼”,吹一吹就不疼了。

    为了避免娇陈过于劳累,他提前展开了昔年的设想,让王维、王之涣、王昌龄这三王每天抽出一点时间,指点给小七小八当启蒙老师。

    有三王教学,娇陈心底也放心,安心的照顾裴旻一人。

    娇陈给裴旻穿好衣服,帮他捏揉着右臂,这也是大夫吩咐的。

    弩箭威力过大,伤到了肩膀的筋骨,会不会留下后遗症,大夫并不敢保证,只是吩咐娇陈,让她有事没事搬着捏捏右臂,疏通脉络,免得长时间不动,影响未来。

    也是因这一句话,娇陈有事没事的就给他捏揉着右手。

    裴旻也不想真跟杨过一样,成为左手特别强大的男人,老老实实的尊者医嘱,即便娇陈自己忙活的时候,也会用左手捏几下。

    “公子,王要籍在外求见,说是西州传来消息了!”

    一个俏丽的丫鬟过来通报。

    王要籍就是王维,身为裴旻的秘书,王维的官职是节度使要籍。

    裴旻此刻算的上是伤病告假,极少过问节度使的事情。

    他之前的连番出拳,已经对症下药。针对河西的弊端以雷霆手段收权,结果显著。而今河西诸君,以为他一人命令是从。很多事情以无需他出面,张九龄、李林甫、颜杲卿、袁履谦、牛仙客等人又足够出色,事情交给他们处理,也绝对的让人放心。

    唯一值得裴旻担忧的只有河西军的训练情况以及西州的匪患了。

    河西军的训练裴旻原本打算他自己亲自问过的,如果没有遇刺这一事情,现在他差不多开始处理此事了。

    如今此事也只能放一放,由袁履谦这位节度使支使替他监督。

    次之就是西州的匪患。

    河西的匪患因为马贼首领的死,得到了缓解。

    王小白得知自己的“失误”,导致了耿侯的逃脱,裴旻的遇刺,自责之下,将怒火发泄到马贼身上。

    他利用从御史台带出来的手段,对付那些给生擒的马贼,强迫他们说出同伙的行踪,藏匿的地点。

    连连出击,剿灭了不少据点,夺取了不少的物资。

    对于这些物资,裴旻也不贪,分别给了河西诸州的刺史,让他们将这些物资用于百姓的生计上。

    余下的四散的虾兵蟹将缺少合理的指挥庇佑,短期内是不成气候的。

    唯有西州的马贼,他们来至于游牧民族,并未受到波及,还有遇袭的可能。

    王维带着西州的事情来,裴旻还不知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忙道:“快将他请进来!”

    王维精神抖擞的来到了裴府后堂,见裴旻、娇陈皆在,分别向他们问好。

    娇陈微微万福还礼,借口有事告辞去了。

    裴旻对于公事从不避讳娇陈,娇陈却始终坚守本份,处处避嫌。

    裴旻大马金刀的坐着,笑道:“看摩诘的表情,便知是大好事!”

    王维开心的应道:“恭喜国公,贺喜国公!前线大捷,在崔都督的谋划下,夏军使以三千对三千,大获全胜,以微弱的代价,斩首两千六百余……”

    “太好了!”

    裴旻双手一合,笑道:“然后呢,崔都督是如何处理的?”

    他不怀疑夏珊与他麾下镇西军的实力,他将夏珊交给崔希逸就是有足够的把握相信夏珊的镇西军能够克制游牧民族的骑射。

    将游牧民族引出来,这是本事,但还没有达到裴旻的要求。

    都督,这个是有军事自主权的职位,也就是说必要的时候,可以不通过他这个节度使擅自调用兵事。

    这种大权,不是一般人,裴旻可不会给他。

    封常清、张孝嵩是经过实战考验的,崔希逸在肃州干的不错,却也不能证明什么。

    西州才是他证明自己能力的地方。

    王维迟疑了片刻道:“崔都督处理的方式很怪,他没有审问那些伤残投降的贼匪,而是直接让人将所有马贼的首级都砍了,运来记功。然后将那些尸身丢在西州靠近草原的边境上,说是要让所有意图来劫掠的异族贼人知道,敢来西州劫掠,那些尸体就是他们的下场。”

    裴旻眼睛一亮,双手一合,笑道:“看来我是所托非人,这崔希逸有两把刷子,当个都督,绰绰有余!”

    王维迟疑道:“属下愚钝,看不出来。”

    裴旻笑道:“崔希逸这招可是大有名堂,是一石三鸟,高明的很呢……”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