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所谓的真爱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  王维性子仔细较真,裴旻知道今日他不将缘由说出来,以自己这个属下的脾性,只怕是睡不着觉了,解惑道:“其一、杀鸡儆猴!就如他所说的一样,用这三千具尸体,做个榜样。你想三千人都输得那么惨,来少了岂不是找死?来多了,那就是两国交锋了。有这两千多具京观,足可保边境一定时间内无忧。”

    “其二、借刀杀人,草原上的弱肉强食,可比我们厉害的多。他们为了争夺草场水源,相互的斗争,是你死我活。一但部落发生了意外,实力大损,等待着他们的必然是让另一部吞并。三千生力军,一个部落,要是突然少了三千生力军,那是什么概念?意味着大型部落伤筋动骨,不大不小的部落走向衰败,小部落直接灭亡。”

    王维心思剔透,听到这里,焉能不知借刀杀人的用意,惊喜道:“崔都督这是打算告诉草原人,有个部落实力大损,正是吞并他的大好机会?”

    “然也!”

    裴旻点着头,眼中露出了赞许的意思道:“我们若是想草原进军,一方面要筹备大量的物资。对方要是实力强大还好,还有些盼头,若只是一个中小部落,他们往漠北深处一钻,我们去哪里找他们?这就好比用黑火药点木材一样,根本不值得。另一方面,西域局势复杂,我们出兵北方草原会让北方草原人人惧惊,从大局考虑,大是不利。用草原的刀,为受害的百姓报仇,而不费一兵一卒,崔希逸当真走了一步妙棋。”

    王维想不到还有更深层的原因,眼中露出一抹佩服。

    “还有第三,是投石问路!”

    裴旻说道这里,脸上就露出一丝凝重了。

    王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带着求知**的看着裴旻。

    裴旻道:“草原上不是没有真正的强势部落,折损了三千勇士,未必就伤的了他们的筋骨。虽说可能性不大,却也不排除是他们的人。要是草原上风平浪静,那边可以断定,这幕后的黑手就是他……”

    裴旻没有说出名字,王维当然知道是谁。

    如今在西北草原,唯有突骑施能称得上“强势部落”这四个字。

    只是因为拜占庭的关系,唐朝与突骑施的关系还算友好。

    此次长安聚会,突骑施也与唐军定了通商友好往来的契约,真要是突骑施,这背后的意义可有的追究了。

    这种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崔希逸做不得主,即便是他裴旻也只能发表看法,将决策权交给李隆基与诸位宰相定夺。

    一石三鸟,用最冷静理性的手段,处理的非常妥当。

    这也是文士的特长,冷静理性。

    “这个崔希逸是个人物,西州,可以放心的交给他了!”

    裴旻对于崔希逸的处理方式,非常满意。

    一切也如裴旻所说,崔希逸算计的一样。

    沙陀突厥莫名少了三千勇士,实力大幅度下降,族中妇女过多,劳力不足等诸多问题,瞬间迸发。

    葛逻禄了解各种情况之后,直接纵兵趁势灭了沙陀突厥,将族里车轮以上的男人处死,妇孺幼儿则成为了他们的战利品,等待着他们的不是买卖出去,就是漫长的牧奴生涯。

    借刀杀人,取得了显著的效果。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就在裴旻于姑臧都督府安逸休养的时候,长安也因流言蜚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这谣言传到了长安,那就更夸张恐怖了。

    有的说裴旻这个剑圣,御赐的天下无双,将成为过去式,他的手臂受了重伤,再也不能握剑了,从此成为了废人。

    还有的直接说他给强弩透胸而过,是因为心脏生的偏左的原因,才免去了一死,没有五六个月都下不了床……

    更玄幻离谱的还是将他说死了,只是不想引起河西动荡,没有言明……

    千奇百怪的流言,应有尽有。

    尤其是身在长安的裴母,因得知裴旻受伤的消息后,匆匆忙忙的离开长安,更显得此事的真实性。

    李隆基从高力士那里听到了各种传闻,也不免为之担忧,在第一时间派出宫里的御医,不远万里的去凉州,为裴旻医治,还下了死命令,无论如何都要保住裴旻的手臂……

    同时这位李家三郎最近也为武婕妤的事情烦透了心。

    后世人都将杨贵妃视为李隆基的挚爱,或是赞美称颂他们的情感,或是讽刺他为了杨贵妃而失了半壁江山。

    实际上从历史的种种来看,李隆基真正宠爱的不是杨玉环,而是武婕妤。

    杨玉环更像是武婕妤的替代品……

    历史上的武婕妤受李隆基专宠,一宠就是二十年,时间远胜杨玉环。

    这二十年里,武婕妤身为武三思的侄女,一直受到文武百官的特别“关照”,但是李隆基却一直护着他,甚至特别给她创了一个惠妃,一个跟在贵妃之上的位子,并且多次想立她为皇后。

    只是受到了百官的一致反对而作罢……

    武婕妤不同于杨玉环,杨玉环并无野心,她只是一个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寻常女人。

    武婕妤却是武家的后人,拥有者超于常人的野望,为了将自己的儿子扶上帝位,她可以干出任何泯灭人性的事情。

    她陷害皇后,诬告太子,谋害三王,可谓恶事做绝。

    她不像武则天那样,有野心还有高超的手段,做事情神不知鬼不觉,她手段低劣,导致恶行人尽皆知。

    但是李隆基任是站在了武婕妤这边,不管她做了什么,干了什么,都一如既往。哪怕她陷害弄死了自己的儿子,依然对她关怀不改。

    最终恶有恶报,武婕妤自从陷害了太子等人之后,害了疑心病,屡次看到他们的鬼魂,竟一病不起。请巫师在夜里作法、为他们改葬,甚至用处死的人来陪葬,各种办法都用尽了。最后,还是让自己活活吓死了……

    对此李隆基任是不管不顾的追封武婕妤为皇后……

    这种包容纵容,几乎到了病态。

    相比李隆基两次赶杨玉环出宫,武婕妤的待遇不要好上太多。

    而且李隆基宠爱杨玉环的时候,他已经变得昏聩不愿处理朝政,而宠爱武婕妤的时候,却是他最英明的时候……

    后世人也不知如何解释这一切,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真爱!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