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长安动荡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  为了武婕妤,处在最英明时候的李隆基能够为了他,一天之内杀死自己的三个儿子!

    也很符合李隆基重情与薄情的设定。

    他只关心在乎自己关心之人,对于其他人,有着本性的冷漠,哪怕是自己的儿子。

    裴旻恰好是李隆基关心的人物之一:甚至认为裴旻是天命之臣,从最开始的先天政变,一直为他尽心尽力的分忧天下事。

    每当朝堂出现困局的时候,裴旻永远是第一个为他站出来的人,甚至还为他放弃了长安的大好前程。

    如今最爱的武婕妤给群臣逼得打入了冷宫,他身为一个皇帝,却无力相救,而信任的大臣也出了事,李隆基原本就躁动的心,彻底的狂暴了。

    面对文武百官,大发雷霆之怒。

    “简直无法无天!”

    “一个都督,竟然是贼匪培养起来的,还是马贼王的弟弟。这般可笑的事情,就这么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还累得我国之栋梁,为臂张弩所伤……”

    “我大唐颜面何存?朝廷颜面何在?”

    “一个个监察御史怎么巡视?瓜州刺史是干什么的?同僚多年,竟然一无察觉……将负责河西的监察御史,瓜州刺史都给朕撤了。”

    “另外还有谁说裴国公在河西手段过激的?”

    “河西的情况糜烂至此,一个贼匪的弟弟都能当上都督,不用雷霆手段,如何镇服的了?”

    “你们一个个在长安,又哪里知道河西的困难?国公需要的是支持,不是刁难!”

    “鉴于河西情况严重,朕决定加封静远为河西按察使,另外陇右一地,也以太平,收回他陇右按察使的职务。”

    面对李隆基的勃然大怒,文武百官无人敢辩驳一句。

    下朝之后,宋璟、苏颋、张嘉贞、张说、源乾曜,唐朝几位说得上话的宰相聚在了尚书省。

    他们个个面带忧色,相顾无言。

    苏颋看了一眼众人,带着几分战兢的说道:“陛下似乎有些变了!”

    张说长叹道:“许是因为武婕妤的缘故吧!陛下这是指桑骂槐呢!借着裴国公的事情,指着我们掺和他的家事。之前也不是来过一出?”

    诸宰相都明白张说说的是裴旻兼任河西节度使一事,李隆基一样是将他们臭骂了一通。

    但谁看不出来,李隆基为裴旻说事是一方面,宣泄武婕妤的怒火也是一方面。

    宋璟沉声道:“裴国公确实是国之栋梁,虽然荣宠过重,但从未有过不利我大唐的举动,反而有着我等远比不上的功绩。在此事上,我们还是尽量迎合陛下,别事事都忤逆于他。”

    “但武婕妤一事,决不能让步!我大唐禁不起再一次受到武家余孽的危害……尤其是现在,哪怕这个相位不要,也绝不退让!”

    宋璟是过来人,深知武家人给大唐带来的危害。

    他是首相,如此一表态,苏颋、张嘉贞、张说、源乾曜等人都对以看向恭敬的眼神,知道此事过后,不管成与不成,宋璟的相位是保不住了。

    不过这也正是文人风骨,为了心中的道义,即便明知自己的未来,也义无反顾。

    李隆基在朝堂上发泄了一通,回到后殿,想想在冷宫受罪的武婕妤,又想想在病床上的裴旻,看了一眼身旁的高力士,叹道:“力士,朕现在好累!婕妤出了事,静远也受了伤,现在也只有你陪在朕的身旁了。”

    高力士带着几分担忧的道:“陛下放心,老奴会一直陪着陛下左右的。国公吉人天相,定会安然无恙,武娘娘,老奴早已安排下去,娘娘不会受到半点的委屈,生活一切如常。”

    “如此,朕便放心了!”

    李隆基脸色终于好了一些。

    高力士其实还有话未说,在冷宫的武婕妤并没有认输,而是将一切过错都推卸到了王皇后的身上,表示一切都是王皇后布下的局,针对她所下的局,一切都是王皇后策划的,她只是因为过于在乎而中了计。

    高力士知道武婕妤这是在做垂死挣扎,但是他了解李隆基,知道李隆基的性子。

    李隆基对于王皇后的薄情,对于武婕妤的专情,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相信武婕妤的话。

    高力士一心向着李隆基,知道有些话该说,有些话不该说。

    从本质上而言,高力士是真正关心在乎李隆基的存在。

    也是因此,在历史上李林甫权倾天下的时候,高力士是唯一一个感冒触怒李隆基的风险,劝说李隆基不要放权给李林甫的人。

    **********

    裴旻遇刺传的如此轰轰烈烈,自然也传到了公孙幽的耳中。

    公孙幽关心则乱,她不像李隆基,确切的得知裴旻只是伤到了胳膊,并无生命危险,只是听传言知道了此事,惊慌之下,甚至动了前往凉州的念头。

    直到从裴母哪里得到消息,才安心下来。

    安心,却不等于放心。

    公孙幽想着中箭的裴旻,芳心戚戚,直接找上了长寿坊仁德药堂希望孙思邈的大徒弟刘神威,希望他能跑一探凉州。

    她相信当今世上论及医术,无人出刘神威左右。

    在仁德药坐堂的并非是刘神医,而是孙思邈的的孙子,孙溥。

    孙溥现今已经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得知公孙幽的来意,一脸歉意的道:“公孙姑娘,实在抱歉。裴国公与我等有大恩,此行莫说是凉州,即便辽东、岭南,也不会拒绝。只是刘伯上终南山采药去了。此次采摘的药材极为珍稀,唯有人迹罕至之处才能寻得,没有月余功夫,恐怕难以回来。”

    公孙幽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府邸,将情况告诉了公孙曦。

    公孙曦直接道:“老姐你在长安等着,我去山上找刘神医。”

    公孙幽心态有些焦躁,怒道:“终南山位于秦岭山脉中段,绵延二百余里,你一个人上山,跟大海捞针有什么区别。”

    公孙曦气道:“总比坐在这里干等要好!万一真的让我找到了呢?师傅,他,他不是能够完全康复?”

    公孙幽看着眼圈有些红的公孙曦,暗自一惊,略一沉吟道:“小妹说的在理,你传出消息,就说青羽盟有事急求刘神医的下落,谁能寻得,青羽盟必将感恩在心,并给予重筹,再传授三式越女剑法。另外发动所有成员,上终南山……”

    这消息一传开,整个关中武林都轰动了,意图结好青羽盟,或者青羽盟中意图立功的成员还有觊觎越女剑法的人,纷纷往终南山而去,人数竟多达千百人……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