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真实伤情
    一  相比原来的人才相形见拙,现在裴旻麾下可谓人才济济。

    文以相才张九龄为首,还有颜杲卿、袁履谦、牛仙客、王昌龄、王之涣、王维这些青史留名的大人物,甚至李林甫这个能够洞察人心擅于借势的鬼才都成了他的手下,而且很得重用。

    对于这个历史上独揽朝纲,导致安史之乱的元凶之一,裴旻一直有所提防。

    不过李林甫一方面表现的非常出色,另一方面也表现的很知足。

    相比他在长安看门,裴旻给他的权力,足以满足他现在的需要。表现的还算安分,裴旻也乐意有这么一个鬼才在身旁,能够在张九龄、颜杲卿、袁履谦这些人不擅长的领域,帮着自己。

    只要他不做死,裴旻并不介意满足他的权力**。

    至于武将阵容更是少见的庞大,封常清、李嗣业、仆固怀恩,还有发展中的第一名将王忠嗣,这些都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存在。

    最近更多了张孝嵩、崔希逸两位儒将,以及未在世上留名,却表现的极为出彩的李翼德、江岳、郭文斌等人,若在算上薛讷留下来的遗产……

    有这些文武在,即便裴旻处于养伤状态,河西军的事物依旧井然有序的进行着。

    很多事情,只需他个人过目一下,然后吩咐王维以他的名义将事情安排下去便可。

    裴旻现在闲暇之余就是练字,练习左手字。

    他并非左撇子,右手是他最习惯的手,平时握剑写字都考他,如今受伤了,只能强迫自己改为左手了。

    “国公,弩箭威力太大,刺穿了肩骨,不但伤了经脉,还伤了骨头。就算好了,只怕也会留有后遗症!右臂不会如原来那般灵动,灵活自如了……到底能恢复多少,会不会留有暗伤,这个老朽不好定论!”

    这是大夫一开始对裴旻箭伤的评价!

    裴旻听到这番话,立刻让大夫改变说法,将情况往轻的说。

    除了张九龄、王昌龄、王之涣、王维这些在场人员,知道裴旻的情况,其他人并不知晓。

    裴旻不想让家人担心,更不曾后悔自己的决定。

    当时他真要躲是躲避的开的,只是一但他躲了,中箭的将会是张九龄。

    这是他万万不想看到的结果!

    裴旻这些年一路走来,算不上顺利,也经过不少的风浪。两世为人的他,在心智上有着十足的长进,并未因伤情而沮丧不安,反而报着乐观的态度应对,有心向小说里左手最强大的男人杨过看齐,一边根据大夫的吩咐调理右臂,一边练习着自己的左手。

    他并没有着急的练习左手剑,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是以左右手一并对敌的,右手剑重攻,左手鞘重防,有着左手剑的功底,也因如此,他才能在那夜用左手剑击败耿侯与一众刺客。

    与右手相比,他的左手差的不是技巧,而是力量精度。

    他的剑随心所欲,就是因为继承了剑圣裴旻对于剑的控制力,他能够轻而易举的做到指哪打哪,哪怕是飘动的竹叶,细小的一刻葡萄,甚至面前飞过的一只苍蝇都能轻易刺中。

    甚至可以说,只要他想,他的剑就能出现在应该出现的任何地方。

    但是他的左手却不具备这种微操能力,这种控制力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一但出现细小的失误都能造成致命的失败。

    练字能够陶冶心灵,锻炼他左手对于微末的控制力,他是在以别样的方式,练习自己的左手。

    毕竟他是有老婆在身旁的人,终究不能跟杨过一样,那么粗鲁的对待自己的左手。

    裴旻的楷书已经有大师风范,但是这左手来写,终究差了那么一点灵性,写的不尽如人意。

    不过经过这些天的练习,已经有了一些转变,不在是横竖撇捺都写的揪心。

    还是很有成果的……

    裴旻正在为自己的左手字沾沾自喜的时候,袁履谦在外头求见。

    裴旻将手中的笔放下,亲自前去迎接。

    “履谦,快进来说话!”

    裴旻直接将袁履谦迎到了书房,指着桌上的字道:“怎么样,我这左手字,还可以看看吧!”

    对于袁履谦、颜杲卿这两位这个世界第一个遇到的知己,裴旻向来随意,从不在他们面前端什么架子。

    袁履谦、颜杲卿除了在正式场合,毕恭毕敬之外,这种私下会面也是随性随意。

    袁履谦靠近一瞧,笑道:“还真的有模有样……”他笑着说道,又带着几分关心的问:“恢复的怎么样?”

    “还好!”裴旻右手手腕动了动道:“伤筋动骨一百天,想要完全康复,没那么快!你呢,各地的情况怎么样?”

    裴旻不想在这方面多谈,免得设计细节,要瞒着自己这位知己,问起了公事。

    一谈到公事,袁履谦面色一整,道:“情况比我们想象中的要糟糕一些,河西这边普遍有吃空饷的习惯,而且因为马贼横行,兵卒时不时伤亡,又不及时填补,空缺比想象中的更要严重。至于兵器衣甲更是普遍老旧,想要换新与填补兵额,要向朝廷索取的数额,远比当年陇右需求更多更大。”

    “相差多少,给我一个实际数字!”

    裴旻听到这话,微微皱起了眉头。

    袁履谦道:“需要补足的兵额数量共计九千八百七十二人,老旧的兵器衣甲共计三万六千一百三十六套,至于兵器,情况要好一些。我们击破了不少马贼巢穴,缴获了不少的兵器镔铁,可以自己维护一部分。不过依旧需要两千三百六十八横刀,三千一百零八把障刀,四千零四十六柄长枪……”

    裴旻听到这里,笑道:“你做事永远怎么认真,这都精确到个位数了。数字我记下了,回头我让摩诘修书向兵部申请,再给他们的尚书、侍郎写封私信,让他们帮帮忙,将兵器衣甲什么的,尽可能的满足。至于兵源,这个问题还得让陛下帮忙,我回头亲自给陛下写份信,聊聊家常,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这样一来,我们真的坐实亲儿子的说法了。”

    顿了顿,他又自个笑了起来道:“管他呢,当亲儿子,总比当一个没娘的孩子强……”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