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没娘养的野孩子
    一  张守珪此人并非如他表面那样,大大咧咧,相反为人处世特别灵活。

    这也跟他为生活的环境有着巨大的关系。

    张守珪还未从军的时候是一个长工,给官老爷家干活的。因为武艺不错,长得又高大威猛,给提拔成了保镖。

    官老爷是个县尉,在地方上是第三把手,比县令、长史小,地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需要巴结人的同时,也给各类人巴结着。

    而这个县尉没什么真本事,但特别会玩官腔。

    怎么拜访上级,怎么送礼,怎么和同事打交道这些手段,玩的是如火纯情。

    张守珪特别聪明,跟在身旁将这一切都学全了。

    后来他犯了错,给赶了出来。

    为了讨生活从了军,这一套在军中也有了用武之地。

    一方面他却有本事,能够打胜仗,再加上灵活的交际手腕,张守珪的官途水涨船高。

    不过短短的十数年,已经从一个给人打工的下人,成为今日的节度使。

    他是平卢节度使负责辽西、辽东的防线,而辽东位于长白山附近。

    长白山无疑是天然的宝库,奇珍异宝,数不胜数。

    此次入京,张守珪就带了大批的长白山特产,什么长白山三宝人参、貂皮、乌拉草,还有林蛙油、熊胆、蜂蜜这些中原少见,又很特别的宝贝。

    他不厌其烦的上下打点,只要有一点点关系往来的,都会收到他的礼物,在长安取得了大众的好感,行事也极为顺利。

    李隆基将所剩不多的兵源拨给河西的事情,张守珪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张守珪最大的弱点就是功利心重,见到口的肥肉莫名让人叼了去,心底郁闷。但他很是清楚,裴旻并非他可以抗衡的,除了自认倒霉,在心底诽谤几句却也没有别的办法。

    来京十余日,上上下下都打点的差不多了,张守珪也决定回自己的营州去。

    长安虽好,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盘。

    何况张守珪也是雄心勃勃。

    因为李隆基的那一句“西有静远,东北有元宝”。

    现在有人将张守珪跟裴旻相提并论,将他们誉为大唐双壁。

    然而张守珪清楚,自己跟裴旻那是小巫见大巫!

    裴旻手握陇右、河西两镇节度使,两镇兵力加起来共计十四万五千兵马……

    而他的平卢军统辖平卢军、卢龙军、榆关守捉、安东都护府,管兵不过三万七千五百人,连零头都比不上。

    不过张守珪并没有灰心,他知李隆基好大喜功,只要功绩漂亮,不愁没有晋升的机会。

    裴旻能得两镇节度使,诸多人将之视为李隆基对裴旻的偏爱,只有少数了解李隆基的人才知道。

    偏爱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真正的关键还是在于裴旻的战绩漂亮!

    败吐蕃,收失地,平内乱,歼突厥,一连串的辉煌战绩,在开元一朝,无人可比。

    偏爱加战绩出色,这才有裴旻现今的地位。

    张守珪相信自己的实力,一定会取得相同的待遇。

    在离去之前,张守珪又一次光顾了兵部。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张守珪已经放弃了兵源一事,来兵部是跟兵部的人打个招呼。

    他需要一批好的兵器来推动东北的战事,来取得功勋。

    之前他拜会了兵部尚书,已经得到了许可,最新入库的一批兵器会拨给他们平卢军。

    这离去之前,张守珪觉得于情于理都应该拜别一下。

    兴致冲冲的来到了兵部,张守珪却发现自己非但没有见到兵部尚书,还给拒之门外,给告之了兵部尚书不在府衙。

    张守珪开始还天真的想着兵部尚书不在,跟兵部侍郎打招呼也是一样。

    结果答案亦是一样,两位兵部侍郎也不再兵部。

    瞬间机敏的张守珪意识到情况不对了。

    费尽心思,他见到了与他关系不错的兵部司库陶霖。

    陶霖收了张守珪的好处,也不隐瞒道:“兵部哪里还有衣甲兵器给平卢军?最新的一批,已经调给河西军了。”

    张守珪彻底傻眼了,一把拉着陶霖的手道:“不,陶兄,这太不讲道理,太欺负人了不是嘛?这批兵器某三个月前就申请了,此来长安还跟尚书、侍郎说好,怎么就给河西军了?”

    陶霖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张节度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上面怎么吩咐的,我们怎么执行。衣甲兵器已经送往河西了,节度现在追究也没用。这样吧,陇右军送来一匹需要修葺重铸的兵器,重新打磨回炉,与新得一般无二,倒是可以立刻拨给你们。”

    “这……”张守珪忍不住道:“凭什么陇右军、河西军用的是最好最新的兵器,我们就用陇右军剩下的?陇右军是朝廷的亲儿子,现在河西军也成亲儿子了?”

    陶霖面无表情的道:“是不是亲儿子,我不知道。只是知道节度这话要是传出去,平卢军会成为没娘养的野孩子……”

    张守珪面色一僵,立刻赔上了笑脸道:“是某说错话了,要,当然要……”

    陶霖也不愿得罪这位风头正劲的节度使,和悦的道:“其实重铸翻新的衣甲兵器效果与新的一样,根本没有区别,并不妨碍使用。”

    张守珪一脸郁郁的离开了兵部,直到回到驿馆,才忍不住长叹道:“这人比人,气死人呐!”

    正感慨间,张守珪见他新收的义子与侍卫正勾肩搭背的从外头走进来。

    他喝得醉醺醺的,整个肥硕的身体都靠在侍从身上。

    侍卫有些瘦小,但他卯着劲撑着体重是他两倍以上的胖子……

    胖子口中还哼着小曲,带着醉意的嘟哝道:“长安真是好地方,比营州可繁华多了。”

    见义子如此,张守珪忍不住哼了一声。

    胖子突然打了一个激灵,带着几分敬畏的看了张守珪一看,憨憨的笑道:“义父,孩儿陪吏部尚书的公子喝酒,有些喝多了。”

    张守珪听是陪吏部尚书的公子喝酒,也不去计较了,沉声道:“长安诸事以了,收拾行囊,我们回营州去。”

    胖子立刻回应道:“孩儿这就去收拾!”

    他一把推开侍从,左摇右晃的以最快的速度进屋去了,对于张守珪的话如同圣明一样听着。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