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军纪、联防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裴旻个性闲不住,说句不好听的就是工作狂。

    虽然他自己不承认,但是本性就是如此。

    让他安分的睡在床上,让他在春日的阳光下享受,他呆不了片刻。

    相比什么事情也不干的休息,他更喜欢练练字,看看书,练练剑什么的。

    现在李隆基对他放了大权,让他成为河西军政第一把手。

    明明是大显身手的时候,却因伤病困在家里,被动的听着一项项的报道,让他心痒难耐。

    赋闲了近乎两个月,实在坐不住了。

    开始前往都督府衙处理一些重要的公务,免得自己太过无聊。

    这天长安又传来了一个好消息,张孝嵩无罪释放!

    在裴旻的担保运作下,御史台撤除了对张孝嵩的诉控,他以无罪之身释放。

    得到这个消息,裴旻亲自带着张九龄、王昌龄、王之涣、王维、李白一行人给张孝嵩接风洗尘。

    张孝嵩终于见到了心心念念的滴仙人李白,激动的眼睛放光。

    虽然李白年少,但是他的诗才早已得到大众认可,尤其是贺知章的一句滴仙人,直将李白的才名推向了大唐诗坛,让世人知道还有这样一位人物。

    李白很客气的回应着,他本性高傲,可对于张孝嵩这种战功斐然,文武并重的优秀人物,还是存着几分敬重的。

    张孝嵩出狱,对于裴旻来说,这是莫大的喜事。

    即便是受伤了,他对于河西军的规划,一样没有半点耽搁。

    只是他的版图缺一块,一直没有入手行动。

    直到张孝嵩的出狱,他知道是时候了。

    在给张孝嵩接风洗尘的时候,他已经让人去西州、沙州将封常清、崔希逸请来姑臧。

    在两人抵达之际,裴旻与都督府的会议室正式召开了一个军事会议。

    会议的主题只有两个,一个是军纪,一个是联防。

    裴旻自从弃文入武之后,一直以军人自居。

    这也算圆了他儿时的一个梦想。

    在后世他的爷爷是一名老兵,走过长征的那种,父亲也当过兵,一直在铁路上工作。

    那个时候,当兵的待遇福利是极好的,所以裴静远小的时候,就向往着能跟爷爷、父亲一样,当一个子弟兵。

    即便上了大学,时代跟着改变。参军福利远不如前,从军队出来,等同失业。

    但裴静远对自己的人生规划还是准备先去当几年兵,磨练磨练自己,然后走向社会,开始自己的生活。

    只是大学还没毕业,裴旻就莫名的来到了古代,来到了唐朝。

    在这辉煌的时代,成为了一名镇边大帅。

    在裴旻眼里,军人是一种荣耀,也只有怀有信仰荣耀的兵士,才能自律,才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无纪律,无法纪的兵痞,就算拥有超凡的战斗力,也不为他所喜。

    同时也相信只有铁一般的纪律,才能铸就一支钢铁军队。

    河西军最高层的军事会议。

    “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这不是口号,是要求!作为军人,屠刀永远不能对着自己的百姓,这是永远不能触碰的底线,谁犯谁死……”

    裴旻用左手敲击着桌子道:“军不严,将不正;将不正,兵不从。‘十七条禁律五十四斩’这个是基本,不只是要兵士,你们,包括将校都必须严苛做到实处。我可以忍受不住军队战斗力不强,但忍受不了一支军队,无视军法军纪。我也从不觉得,一个连基本纪律都无法维持做到的军队,能够有什么大的出息,能够拥有什么样的战斗力。在我手下干,希望你们记住这一点,军纪永远是第一位的。”

    “你们三人是河西仅有的三位拥有自主权的将官,你们回去之后,根据我的要求,将河西军的军纪给我落实贯彻到位。这不是要求,是命令!我信我的眼光,你们是我选出来的,有足够的能力达到我的要求。”

    封常清是跟着裴旻最久的人,自然无意义。

    张孝嵩、崔希逸也听过裴旻治军严苛,但想不到会认真至此,特地将他们叫来,当面强调军纪。

    两人互望一眼,都明白想要在裴旻麾下好好干下去,军纪绝不能马虎。

    都是聪明人,知道应该干什么,从什么地方入手,纷纷附和。

    裴旻要的也就是这个效果,说道:“接下来,我要说的是联防。”

    裴旻说道“联防”二字的时候,张孝嵩、崔希逸再次互望了一眼,从字面上他们能够理解意思。

    但是唐朝这个时候还没有区域联防一说,基本上都是恪守其职,安守本分。

    敌人来了,能挡则挡,不能挡则固守请求支援。

    依照规定,各州兵士不得擅自进入非己方防区。

    联防,是他们不曾想过的方式。

    “你们都是识兵之人,自然知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的道理。规则,这东西应该遵守的自当遵守,需要应变的,理当以应变为上……”

    他说着取出了一份大的河西地图,丢给了封常清,让他高挂了起来。

    现在他是独臂杨过,不方便干这事。

    “你们看地图,伊州位于河西西北,接壤草原各族,依靠葛逻禄。而西州位于西域门户,西连突骑施,沙州位于伊州、西州之间,南边挨着吐蕃。我从未将马贼看在眼里,也相信你们的能力能够对付小小的马贼。我们要防的是国家,我们的对手不是蟊贼,而是颇具实力的葛逻禄,突骑施,以及宿敌吐蕃。尽管他们目前没有与我们为敌,可要记住忘战必危这四个字。”

    “无论他们那一个国家,那一个族部,想要威胁到河西,必需要经过你们管辖的范围。单一你们一地的兵力是不足以抵御他们任何一国,但是集合三州之力,却不一样……你们一但组成战略联防,相互支援,相互补给。无疑等于用最少的兵力,限制住了葛逻禄、突骑施、吐蕃三方面的压力!”

    “我们都是自己人,应该相互配合,通过联防,加深练习默契,而不是各扫门前雪,只管自己的防线……”

    看着裴旻联防的规划,张孝嵩、崔希逸突然意识到,裴旻云淡风轻的这一手,护住了河西七州三分之二的边境。

    只用了三个人,三州兵马……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