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裴静远弈棋开刀疗伤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刘神威论及医术,在这个时代几乎算的上是最顶尖的存在,能胜他的或许只有他那死去多年的师傅药王孙思邈。

    不过即便是这样,他也从不用轻视每一个病人。

    有些时候,就算他一眼看出了病情,也不会为了显白自己的医术高明而私下定论。

    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感冒,他也会严苛的执行着望闻问切这几个步骤。

    以确定对方的病情,就算只有千分之一的误诊可能,刘神威都不会让他发生。

    这一点也是裴旻最敬重刘神威的地方,对于生命,身为医者,刘神威有着足够的虔诚重视。

    刘神威见裴旻一路而来,右手手臂都不曾晃动,以知筋骨必受严重创伤,不然时隔两月余,不可能还刻意控制着肩膀。

    他让裴旻将衣服脱下,耐心的询问着每一个细节,或是把脉或是捏拿肌肉。

    “呜哇,疼疼疼……”

    刘神威突然捏到了肩膀靠近颈脖的一端,裴旻只觉得一股剧痛传来,忍不住叫了好几声声。

    刘神威皱了皱眉头,问道:“这里不是中箭的地方吧!”

    他捏的是靠近脖子根的地方,而裴旻收到的箭伤是在肩膀下面一点点。

    裴旻也不知为什么,疼的大汗淋漓的,龇牙咧嘴的道:“不是,但不知道为什么,好痛,就跟针刺了一样。”

    刘神威沉吟了片刻,问道:“断箭还在不在!”

    王维立刻回应道:“在的在的!”

    他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回来的时候,手里端着一个小木盘,盘子里有着一支断了的弩箭,弩箭上的血早已经干枯了。

    刘神威取过断弩箭,瞧了瞧没有什么异样,问道:“箭头呢!”

    裴旻尴尬的笑了笑道:“随手丢掉了,找不回来了。”

    那天夜里,他中箭之后,为了避免碍事,将箭头折断丢了,然后才去迎敌的。

    这弩箭头留着不能当饭吃,事后自然也没有受到关注。

    这离刺杀都过去好几个月了,怎么可能找得回来。

    刘神威沉吟了片刻问道:“这是什么箭?有没有样本?”

    “有!”王维很是勤快,应了一声,再度出去了。

    裴旻说道:“这是透甲弩箭,专门用来对付穿了重甲的敌人。弩箭头如若柳叶,坚韧细薄,能够将威力聚集在一点,加上强弩的力量,穿透力特别强。估计是耿侯怕我里面穿了内甲,特别选的弩箭……嘿嘿,却不想多此一举了。要是他不选择穿甲箭,而用寻常的弩箭,指不定我这条肩膀就废了,透甲弩箭重在穿透,直接的威力却小于寻常弩箭。”

    刘神威让裴旻将经过给他细说。

    裴旻也一五一十的将那夜的情况细说了遍。

    刘神威听的认真仔细,听到裴旻用剑强迫弩箭偏移要害时,更是详细反复的询问着。

    这时王维将穿甲弩箭找了来。

    刘神威将穿甲弩箭拿在手上,左右细瞧,问了一个古怪的问题道:“国公,用你的秦皇剑能否将这个穿甲弩箭砍一个缺口?”

    “当然!”裴旻回答的毫不迟疑,道:“只要用力得当,秦皇剑可称削铁如泥,即便是百炼钢,也能砍出一个口子。”

    刘神威又度沉吟了片刻,伸手在裴旻的肩膀上慢慢的抚摸着。

    裴旻眉头挑了挑,不是先前那般剧痛,却也有着点点抽痛。

    刘神威道:“需要将你的肩膀割开才能确定详细情况!”

    听到要将肩膀割开,王维的俏脸儿都吓白了。

    裴旻脸有些垮下来了,试问道:“这么严重?”

    “不好说!”刘神威作为大夫,在这方面从不隐瞒,实说道:“要是我没估算错,应该很严重,不治理,国公这条胳膊三五十年都别想恢复,”

    裴旻打了一个激灵,他怎么也想不到如此严重,忙道:“那就开刀吧,我也来一出刮骨疗伤……”他顿了顿道:“应该有麻药的吧。”

    刘神威先是一怔,很快反应过来,笑道:“当然有!在三国时期,已经有麻醉散了。”

    “可不是已经失传了嘛?”裴旻白眼道:“别以为我书读的少?”

    刘神威笑道:“恩师当年也说麻醉散的失传是一大损失,就如国公当年说的话,时代在进步。五六百年过去了,新的镇痛剂早已研发出来,恩师在《备急千金要方》里记载了一个药方,可以有效的进行麻醉,国公也不必怕疼。”

    裴旻自问比不上关羽那么了得,听到这里放心的点了点头,相比肩膀被废,开刀明显是最好也是唯一的选择。

    所以裴旻很坦然的道:“那就速战速决,需要什么神医尽管吩咐,我随时配合。”

    刘神威眼睛一亮,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赞道:“真英雄莫过于此……”

    毕竟还是古代,就连曹操那种枭雄级别的人物都接受不了开刀,何况是更加愚昧的百姓?

    刘神威医人无数,遇过很多需要开刀的病症,但是病者一听开刀,大多都吓的三魂去了两魂半,极不配合。

    有的直接讳疾忌医,有的费尽口舌才劝说同意。

    如裴旻这般,接受的如此痛快,实在是少之又少。

    他哪里知道这个时代排斥开刀,是因为环境使然。

    但作为二十一世纪的少年,说句不好听的,他小兄弟都开过刀,对于开刀没有半点心理压力,只是担心没有麻药,叫的死去活来的丢脸而已。

    裴旻颇具豪气的道:“《三国志》里关羽尚且敢刮骨疗毒,某没那不用麻药的气概,用了麻药还怕什么?神医尽管动手……”

    看着这边人抱以的崇拜目光,裴旻心底也颇为自得,豪气万丈的道:“摩诘,去拿盘棋来,我们一边下一边手术。”

    这装逼,肯定要装到位,也许后世也会来一出裴静远弈棋开刀,谈笑自若的美谈呢。

    王维再次跑出去了。

    裴旻这般配合,刘神威也不迟疑,让人一起来的学徒,做各种开刀的准备……

    裴旻装逼的在跟王维下棋,淡定自若。

    做好了一切准备,刘神威这一刀子下去,裴旻立时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装逼遭雷劈的感觉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