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远方有佳人
    刘神威这话让裴旻安心了,相比这些日子听到的不好消息,刘神威这好消息才算是一锤定音。

    “那就有劳刘神医了!”裴旻说着,让王维在都督府里准备一间屋子让他住下,

    刘神威摆手道:“国公无须客气,也无需麻烦,老夫是一名大夫,以治病救人为己任。我打算在城中找一客栈开堂坐诊,看看凉州是否有疑难杂症可治。”

    裴旻心底徒生敬重之意,说道:“神医医德让人敬重,这样吧,我介绍你去一笑堂,那是凉州最大的医馆,是百年药堂。坐堂大夫也是当地的名医,甚有名望。一笑堂里,医药尽有,更加方便。而且我相信一笑堂年代久远,定有一些累积下来的疑难杂症,神医此去,可大显身手。”

    刘神威大感心动,如他这样大夫面对疑难杂症,就如面对绝世美女一般,甚至比美女更加吸引他,忙起身作揖道:“如此就谢过国公了。”

    裴旻接着道:“神医也不急着一时,若无神医不远万里而来。我这手臂只怕保不住了。无论如何,今日神医都要在府中用膳。顺便给我母亲把把脉,看看有无异样。这些年母亲每日坚持做神医当初指点的健身法,确实无病无灾,复查只是求个心安。”

    刘神威知裴旻为人至孝,应道:“恭敬不如从命。”

    裴旻一边洗去手臂上因手术遗留下来的血迹,一边道:“在我中箭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也是神医,让人请神医远来。只是听孙兄说,神医上终南山采药,却不想还是来了。”

    刘神威苦笑道:“老朽再不来,整个终南山都要给翻个底朝天了。”

    裴旻眨巴着眼睛,一脸不解。

    他当然知道刘神威是这个时代最好的大夫,却并不意味着别的大夫不行,非他不可。得知他上山采药之后,也未强求。

    翻个底朝天?他真不知道?

    刘神威带着几分打趣打的说道:“国公受伤,除了国公自己这一拨人,还有玉真公主,她亲自驾临医馆,至于江湖人更是数不胜数。青羽盟,国公可晓得?公孙姑娘给出重赏,号召长安的江湖人士上终南山寻我。整个关中武林都为之心动,终南山上汇聚了千余江湖人。他们将我在山上清修的那些老朋友,搅得不得安宁,对老夫一阵声讨,老夫哪里藏得住?”

    当年孙思邈就是在终南山隐居编著医术的,刘神威在终南山住了二十年,与山林里的隐士交情匪浅。

    他在山中采药,每隔十余日都需要补充补给,日常补给都是从山中隐士哪里获取的,也知道了大半个关中江湖人都在找他的消息。

    刘神威不但继承了孙思邈的医术,还继承了他的医德。

    采药随时都行,治病救人却是争分夺秒。

    刘神威不辞劳苦的下了山,自己找上了青羽盟与玉真公主。

    玉真公主目的直接,并未有半点的隐瞒,但是青羽盟却一直未透露找刘神威的用意。

    直到刘神威与公孙幽、公孙曦见了面,才知道也是为了裴旻的箭伤。

    这也是公孙幽冷静理性的体现,若是她直接表明是为了裴旻而找的刘神威,必然将裴旻与青羽盟的关系公之于众。

    如裴旻这样的身份地位,在长安跟青羽盟这样的江湖组织关系太近,传扬出去未必是好事。

    公孙幽很理智敏感的淡化这层关系……

    刘神威带着几分打趣的道:“国公在千里之外,却搅得长安风起云涌,这份本事让人羡慕!”

    裴旻给了一个为老不尊的眼神,他就是不想让人担心,才没有将事情告诉公孙幽,却不想公孙幽不但知道了,还如此的劳师动众,心底也露出一股暖意,同时还有几分愧疚。

    他在长安的时候,已经跟公孙幽定了终身了,就差禀明裴母,然后选个黄道吉日明媒正娶。

    裴母对娇陈满意之极,也不劝他娶妻纳妾,但是裴旻知道裴母心底还是盼着裴旻能够多开枝散叶,让裴家这一脉人丁兴旺。

    这也是古人特有的思维。

    裴家这里是完全没问题的。

    而公孙幽、公孙曦是孤儿,抚养她们长大的青羽楼楼主早已去世,只要公孙幽首肯几乎不存在任何压力。

    甚至可以说,只要跟裴母,娇陈说明了,这事就成了。

    偏偏遇上了薛讷病危这一情况,裴旻这里还没跟裴母说明,就不得不往凉州这边赶来。

    原本他的打算是见了薛讷,为这位待他如亲生孙子一般的老人办理后事,再将此事提上章程。

    结果突厥的袭来,河西重担接二连三的压了下来……

    此事竟然无限制的往后延伸……

    思量至此,裴旻突然记起上元节时,他跟公孙幽约会时抽的事业签“失其所惜,得其所哉!”

    说的是有所失,必有所得。

    会失去一些东西,但前程因此一片远大!

    现在他失去了一位长者,换来了河西、陇右的大权!

    不会这么准吧?

    裴旻居然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不过想着另外一个签,也安心了,真要那么准的话,那命中注定公孙幽是他的人。

    想了想还得找个机会将此事挑明了,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长安,实在不行将公孙幽接来,直接在河西这里成婚。

    想到此处,裴旻心里就有些痒痒的。

    见裴旻在发呆,众人都有些愕然。

    裴旻面上一红,咳了咳道:“神医别笑话我了,相比我这点事情,神医与定慧师……”

    他话还没有说完,刘神威直接作揖到底,告饶道:“国公口下留情!”

    众人不明所以,当都知其中定有猫腻,心底好奇,却也不便多问。

    原来当年唐高宗带着强迫的性质意图将孙思邈困在宫里给他当御医。

    孙思邈无奈,将徒弟刘神威推了出去。

    刘神威在太医署干了十年,定慧师太并非是寻常道姑,是高宗李治的妃子,得罪了武则天给贬为尼姑,就在感业寺出家。

    一次生病,刘神威奉命去医治。

    那个时候,刘神威血气方刚,而定慧师太也心若死灰,两人在接触中有了不可告人的关系。

    这点琐事是还是当初孙博住在裴府的时候,无意中泄露的。

    刘神威除了是医生还是道士,定慧师太虽不情愿却是尼姑无疑……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