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懂事的小七小八
    裴旻将刘神威带到了后院,与裴母见面,正好娇陈与小七小八也在。

    他们已经见过不少人,但从未见过刘神威这样,有着满头茂密的银发,一脸漂亮银色长胡须的老者,眼中闪着异样的神采。

    两人一并跑到近处,好奇的看了看,然后心有灵犀的作揖道:“小七、小八见过耆老(老丈)……”

    小七叫的是耆老,小八叫的是老丈。

    小七教训弟弟道:“书上说的,应该叫耆老。”

    小八随着灵智的渐长,不在唯姐姐命是从了,小嘴一嘟道:“小八觉得老丈更合适。”

    “耆老!”

    “老丈!”

    他们一人一句,两不想让。

    刘神威笑着弯下腰去,一手一个将小七小八抱了起来,笑道:“都可以都可以,不过你们叫我阿翁,我会更加高兴。”

    虽说小七小八不重,但一个近百岁之人,一手一个,不费吹灰之力的将两人抱起,这体魄让裴旻好是羡慕。

    想起当初,他将惠范和尚的打手溜得上气不接下气,忍不住露出一抹微笑。

    小七小八看着面前银灿灿的胡须,忍不住伸手把玩,口中甜甜的叫道:“阿翁!”

    裴母、娇陈一并上来见礼。

    她们都识得刘神威,身体有个不适也习惯去找孙博、刘神威医治,也知道裴旻与他们的过往。

    裴母带着几分宠溺的道:“小七小八,不得对阿翁无礼!”

    刘神威特喜欢小孩,忙道:“无妨无妨,裴夫人的孙儿孙女如此乖巧聪慧,老朽喜欢不及,乐得与他们亲近。”

    裴母也是疼煞了这两个孩子,挺刘神威夸他们,也笑的合不拢嘴。

    得知抱着自己的老翁是神医,大夫,还没等裴母、娇陈开口问话。

    两个小家伙已经亲昵的问起了裴旻的情况。

    “阿翁,爹爹手伤着了,都不能抱小八了,你给看看!”

    小七直接在刘神威的脸上亲了口道:“只要阿翁治好爹爹,小七给阿翁好多好多的亲亲。”

    裴旻看着小七小八登时父怀大慰,总算没疼错两个小家伙。

    裴母、娇陈也看着刘神威。

    刘神威笑道:“小七小八真是乖,放心,阿翁已经给你们爹爹看过了。要不了多久就能抱你们了……”

    裴母、娇陈闻言,大松了口气。

    对于这里的大夫与京中的御医,裴母、娇陈心底其实都不大信。

    不知为什么,两人总觉得大夫说话有些含糊其辞。

    刘神威的医术医德,是足够令她们信服的。

    裴旻也道:“以后刘神医接手孩儿的医治,每天都会来给孩儿针灸,疏通血脉,要不了多久就能恢复如初。”

    裴母、娇陈更是放心,连连道谢。

    裴旻没忘了来意,让刘神威给裴母、娇陈都把了脉。

    两人脉象平和,并无任何异样。

    小七、小八见状也闹着要看病。

    刘神威对于两小孩的乖巧孝顺特别钟爱,也乐滋滋的给他们来了一个免费诊断套餐。

    刘神威给小七、小八切脉的时候,一脸的讶异。

    弄得裴旻忍不住提心吊胆的,追问道:“不会有什么异样吧?”

    他与娇陈身体都很健康,不应该给小孩遗传了什么病症。

    刘神威摇头道:“不,国公误会了,只是有些古怪。一般而言,孩子在小七小八这个年岁,虽开了灵智,但筋骨并未长成,脉象会较为薄弱。可小七小八的脉象稳健有力,一点儿也不像这个年岁应有的脉象。”

    裴旻对医学没有什么研究,本能的觉得应该是好事,却不确定,追问道:“那是好是坏?”

    刘神威道:“三岁的小孩,壮的跟七八岁的孩子一样,自然是好事。”

    裴旻瞬间反应过来,道:“许是断奶断的早的原因,小七小八一岁不到就断奶了,是喝牦牛奶长大的。我在一本古书里见过,说小孩十个月到一年断奶最好。”

    刘神威眼中闪过一丝动容,激动道:“是什么奇书?”

    裴旻心底吐槽“书名叫一千五百年后的常识”,他撒谎不打草稿的道:“是在十多年前在一本杂文里看到的,早就不知去哪了。”

    刘神威一脸遗憾,但眼里闪着异彩,知道是个研究方向,这个时代普遍孩子都是三四岁断奶的,皇室贵族甚至是七八岁还没有断奶。

    晚断奶的孩子,难道没早断奶的孩子健壮?人奶比不上牛奶?

    其实道理并非是这样的,最初的人奶所包含的营养是任何动物都比及不上的,但是人奶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营养日渐稀薄,十月、一年之后,几乎就没有什么营养了。

    这也是为什么古代大多富贵人家的孩子底子弱的原因所在,他们找的奶妈奶水所含的营养甚至比不上米汤,因故穷人家的孩子营养跟不上,提前断奶,喝米汤长大都比富人家的孩子健壮。

    这其中的道理,裴旻不清楚,但他知道常识一定有他的道理。

    只是他想不到,就是因为这小小的事情,刘神威凭借他的医学经验,在不久的未来真的研究出了一个所以然来。从而令得未来幼儿的存活率大大提高,造福千秋万代,成为了一个不亚于他师傅孙思邈的存在。

    当然这是后话。

    裴旻在府中热情的款待了刘神威,亲自将他送出了都督府。

    返回府内的时候,却见一男一女,就在堂前站立着。两人皆一身白衣,他们面貌有些相似,一眼便能看出是一对同胞兄妹。

    裴旻愕然道:“神医已经走了,你们还不跟上?”

    兄妹两人对裴旻抱拳作揖。

    兄长道:“国公误会了,我等不是刘神医的随从。在下展如,这位是舍妹展雪,我等二人是奉公孙盟主之命,特来帐前听命的。”

    裴旻眨巴着眼睛,问道:“公孙盟主,指的是?”

    展如再次抱拳道:“是幽盟主。”

    裴旻一听此话,便知这两人必然是公孙幽的心腹,否则不可能知道青羽盟真正的主事者是公孙幽。

    裴旻挥手道:“说是帐前听命,真实目的还不是保护?你们回去吧,我这里真不需要护卫,幽姑娘培养几个心腹不容易,你们去帮她吧。告诉她,这一次是意外,不会有下次了。再说了,真要遇上我对付不了的人,多你们两个也无济于事。就算是你们盟主亲临,也是没用。”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