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暗夜黑影 至柔之剑
    裴旻轻描淡写的说着,虽然受了伤,自身依旧保持着强大的自信。

    此次受伤也是因为对方用了臂张弩的缘故,朝廷对臂张弩的管制极为严苛。

    就算军使级别的大将都弄不到一张,也只有都督级别才有可能私藏,而且私藏强弩等同谋反,地位越高,情况越是严重,一但给发现就是满门抄斩也不为过。

    耿侯算是例外中的例外,不能以同例而语。

    而且即便出现同例,多几个护卫也没有实质性的意义。

    强弩的速度就在那一瞬,能否躲得过全看他自己,跟护卫有多少无关。

    听裴旻如此说来,展如倒是表情如常,展雪眼中却闪过一抹怒意。

    展如作揖道:“既然如此,我兄妹先行告辞了。”

    展如说着领着他的妹妹转身走了,干脆利落。

    这一下倒是让裴旻有些意外,却也没有过于在意。

    接下来的几日,裴旻每天傍晚都会接受刘神威的针灸治疗。

    也令得他体会到了针灸的神奇功效,细小的几根长针,轻巧的刺激着十余处穴位,能让他整条右臂如火烤一样发热,原本因为长期不运动而变得有些僵硬的手臂,明显觉得柔软舒适起来,尤其是敏感的手指,随着血脉的通畅,灵动了许多。

    这日裴旻送走了刘神威,正直黄昏时分,也不回正殿办公了。桌上的一些文案,自有王维收拾。这有一个细心认真的小秘,他不可避免的懒散了许多。

    直接走向了都督府后院,裴旻走进了自己书房,点上省油灯,泡上一壶绿茶,加点薄荷,做好这一切准备之后,才静下心来,练习着左手书法。

    尽管裴旻知道自己的右手会恢复正常,但是他依旧打算趁此机会将自己的左手练起来,让左手也变成自己的适用手。

    他有一种预感,一但他的左手与右手一般灵动,他自身的攻防能力会随之上升一大截。

    夜幕来临,裴旻看着自己的杰作,也颇为满意。

    这自手臂受伤的这两个月里,他天天练左手字,今时今日以颇具效果。

    重新冲了杯薄荷茶,裴旻正打算细细品味,心中蓦然一动,不动声色的喝了几口茶,打了一个“哈哈”,吹熄了省油灯,关上了书房的门。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一道黑影宛若灵猴一般,出现在了后院书房的窗前,他警惕的向四周望了一眼,从怀中取出了一条小细丝,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反锁的窗户竟然让他撬开了。

    黑影灵活的翻进了屋内,他从袋囊里取出了一个小珠子,小珠子散发着微弱的荧光。

    这薄弱的光芒,可见度不过一步距离,黑影明显受过严苛的训练,这点点微光,足以让他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中来去自如。

    他来到书桌前,见书桌上平摊的字帖,眼珠子一转,竟然将字帖收了起来,藏入怀中。

    来到窗前,用细丝绑着窗栓,翻过窗去,见左右无人无声,细丝用力一拉,窗栓竟然栓了起来。

    她轻巧的取回细丝,轻轻的一笑,打算离去,耳中却意外听得了细微的声响,暗叫不好之余,快走了几步,随手对着阴影处一甩。

    昏暗的月光下,几道银闪闪的钢针往黑暗处射去。

    “咄咄咄”的三声,尽数刺在了书房拐角处的木柱上。

    裴旻见对方竟然发现了自己的存在,心底有些意外,脚下却毫不停歇,健步追了上去,口中叫道:“哪里走!”

    他右手无法使力,只能左手将秦皇剑猛地向前空挥出去。

    剑鞘受到这挥甩之力,激射而出,直捣黑衣人的背心。

    却不想黑衣人身手格外敏捷,向右一个潇洒的侧空翻,避开了激射过去的剑鞘。

    他在避开的同时,又向后甩了三根钢针。

    月光下钢针反射着森然的光芒……

    裴旻眉头一挑,心念电转,要避开这三根钢针不难,只是他一选择避让,追击的速度必然缓下来,很可能因此失去对方的踪迹。

    看得出来,对方在轻身功夫这一方面,比他要强上不少。

    一但失去这个机会,想要追上便不容易了。

    这里是大都督府的后院,里面住着的是他的家眷。

    妻子、儿女还有母亲,她们均无还手之力,不搞清楚这黑衣人如何避开都督府的重重护卫,潜于此处,他日后如何能够安睡?

    只是转瞬间,裴旻的秦皇剑徐徐的刺了出去,剑身搭在一根银针的右侧,将手腕轻柔的翻转,倾斜搭在了第二根银针上,他的身子随着剑的走向右扭动,又以剑身带着两根银针接下了第三根。

    秦皇剑随着手腕的翻转,似乎不再是兵器,而是一股无形的牵引力,带着银针而动,剑随身转,银针在剑的牵引下居然绕了一个弯,反向黑衣人激射了过去,速度较之之前,由要快上一些。

    这一招神乎其神,黑衣人根本无从防备,勉强躲了两根,却不可避免的让第三根银针刺中了大腿,闷哼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这一招还是裴旻第一次实战施展出来。

    这也是之前他跟李白所说的草圣剑最后一式,草圣剑的剑意源于张旭的字。

    张旭那龙走蛇形的铁画银钩,将长江之壮丽,黄河之汹涌跃然纸上。

    裴旻有感而发创出草圣剑,但是草圣剑中有两招脱离了原本的剑意。

    一招就是他击败东海巨擘梁昊的鲲冥六斩的张旭封笔,也叫冰封江河,是他根据行军时,黄河冰封的景象,有感自然之威悟出的一剑。

    自然之威,无坚不摧,这最后一剑威力一点也不逊色号称天下第一刚猛剑技的斩虎剑。

    之前他遇袭受伤,对方使用的是人力无可抵挡的强弩。

    裴旻事后就在想,再次遇到这种情况有没有两全之法,即保住自己,又保住身侧的张九龄。

    弩箭的威力对于裴旻来说就如大自然与黄河,无法硬抗……

    随之裴旻却想到了黄河面对大自然之威,并非坐以待毙,而是借用大自然的力量将自己变得更加可怕!

    冰层之下是黄河的暗涌,除了鱼虾蟹这能够在水里生存的生活,余者一但入冰层,等于入死域。

    草圣剑一直以刚强澎湃著称,尤其是最后一式,更是将威力催发到极致。

    得此感悟,新的这一剑,化至刚为至柔,回归水的本身!

    亦是草圣剑唯一至柔剑招。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