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展家兄妹
    裴旻大步上前,正靠近了三步,突然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涌上心头,心现警兆。

    顿了一顿,他说道:“出来吧,我不知你藏在什么地方,但我确切的感受到了你的存在。对于自己的直觉,我向来极为自信。”

    右手边的回廊方向,回廊顶端的内角,一道黑影轻飘飘的落了下来。

    他一身灰色的夜行衣,脸上也蒙着面巾。

    走廊的沿途挂着灯笼,裴旻能够清晰的看清楚他的体型样貌,总觉得对方的身形有些眼熟。

    回廊那边的黑影直接拉下了面巾,露出了自己的庐山真面目,居然是之前他拒绝的展如。

    这么说?

    他看向对上的黑影,借助着月光,确实是有一个女子的身影。

    这时周边听到动向的护卫已经赶了过来。

    裴旻直接挥手,让他们退了下去。

    “你们兄妹这是闹什么?”裴旻语气有些不客气,要不是他们是公孙幽的人,他早就动手了。

    展如从怀中取过一封信,递给了裴旻道:“国公,这是大娘写给您的信,您一看便知!”

    裴旻伸手接过信封,这有一累赘在,他也不怕两人逃跑,说了一句:“去看看你妹妹,应该伤的不轻。你们翻墙入室的手段如此老道,想必也有万全准备。”

    拿着公孙幽的信,裴旻走到回廊处,靠着走廊坐下,小心翼翼的撕开印泥,取出了里头的信件,长长的一封。

    开头的两个字,竟然是“裴郎”。

    还不及看内容,仅是这两个字,已经让他心头火热。

    公孙幽还没正式用如此亲昵的称呼,叫过他呢……

    想来嘴上不好意思,笔下却充斥着情意。

    公孙幽的性子外柔内刚,既然私下许了终身,就算还未明媒正娶,甚至连一点礼节也未到位,也将自己视为裴家媳妇了。

    这内容还没看,裴旻已经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另一端展如拔出了展雪大腿上的银针,给她敷上了金疮药,嘴里低声道:“叫你别来,现在知道厉害了?”

    展雪一脸的愤慨道:“我是不想伤着他,处处手下留情,不然真以为我跑不了?”

    展雪是背着裴旻的,所以根本没看见那神乎其神的一剑,只以为裴旻是拔出了他射在书房上的暗器,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射她的。

    但展如却瞧的清清楚楚,那神乎其神的一剑,直接令他明白了公孙幽为何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他们只要展现自己的实力价值即可,千万别正面接触。

    就那一剑的可怕实力,莫说他们兄妹,就算加上他们师傅,也万万不是敌手。

    展雪想着自己不愿伤了心底最敬重人的心上人,自己却让他用自己的暗器所伤,心底就一阵不舒服,往那边瞪了而一眼,正好瞧见他直咧嘴傻笑,忍不住低声道:“大娘天仙似地人物,怎么会看上他?”

    展如一阵苦笑。

    裴旻看完了信,也明白了缘由。

    原来公孙幽的青羽盟网罗了不少的江湖人才,其中有一些人,有着特别的能力。

    公孙幽认为他们的能力可以为裴旻分忧,其中展如、展雪这对兄妹就是身怀异能的奇异之士。

    展家兄妹是公孙幽选出来的帮手,只是还没有给裴旻介绍,便发生了遇刺一事。

    公孙幽太了解裴旻了,知道发生了这种事情之后,给他介绍什么能人异士都会当成给他安排保镖。

    而裴旻自身在剑术武艺这方面格外自负,也不喜欢有人护着跟着。

    这个时候给他安排人,只会受到拒绝。

    于是公孙幽让展家兄妹展现一下自己的能力,牛试小刀,最后留与不留,由裴旻自己决定。

    结果真如公孙幽预料的一样,裴旻果真不舒服了,拒绝了展家兄妹的相助。

    不过公孙幽算错了一点。

    公孙幽了解裴旻是因为裴旻是她的心上人,但对于展家兄妹却没有了解的那么通透。

    公孙幽对于展家兄妹有大恩,两兄妹对于公孙幽格外敬重,言听计从,说一不二。

    裴旻在拒绝他们的时候说过这样的话,他说“真要遇上我对付不了的人,多你们两个也无济于事。就算是你们盟主亲临,也是没用……”

    展家兄妹心底听了极不舒服。

    他们见识过公孙幽的剑术,惊为天人,只以为她才是真正的天下无双,只是为人低调,不为人知。

    裴旻小觑公孙幽,让他们暗生不满,也存心炫耀一下自己的本事,将牛刀小试,变成了而牛刀大试。

    展如要保守一点,谨遵公孙幽的吩咐,避开裴旻。

    展雪却觉得打脸要当面打才有意思。

    于是,展雪直接与裴旻对上了。

    “你们现在是瓮中之鳖,你们可觉得自己可否合格?”

    裴旻不知展如、展雪心里的小九九,还以为此次入侵,就是他们给他展现的本事。

    展如这是从怀里取出一物,双手呈上,道:“至少不是一无所获!”

    裴旻定睛一看,居然是一方砚台,而且还是他都督府办公厅里他用的那一块洮砚。

    “果然厉害!”

    裴旻神色动容,都督府的防卫他是非常清楚的。

    他自视剑术绝伦,对于自己的安危不甚重视。但是凉州大都督府是他处理陇右、河西,两州府事的办公地。

    除了他的家人以外,还有重要的军事档案,其中还包括布防图、山河关隘地形图等等重要的文件。

    因故大都督府的防卫是格外严苛的,一般而言就算身手在敏捷的江湖人也潜不进来。即便是此刻他也不知两人怎么混进这大都督府的。

    展雪若不是遇上自己,十有**让她得逞,而展如能取来洮砚,也就也意味着他能够查阅都督府里的一切档案,取走重要的文件。

    “我很好奇,你们是怎么混进这大都督府的?你们的出现,让我直接怀疑都督府的治安,只是换做是我,我自问做不到悄无声息的从前院取来我的砚台,并且深入后院书房。”

    这也是裴旻最关心的事情,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展如、展雪并无恶意,但他必须将漏洞补上。

    展如道:“地下水道,这些天,我一直研究潜入大都督府的方式,发现大都督府戒备森严,正面极难潜入,但府中的荷花池却连接着城中河渠。我们兄妹由水中潜入,倒也没费多少力气。”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