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脑洞大开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展如说道这里,站起来作揖。

    展雪也跟着一并起身行礼。

    展如沉声道:“救命之恩,恩同再造。大娘不只是救我兄妹性命,还有父亲、母亲、祖母,以及在下妻子、儿子,此恩此情,即便我兄妹二人粉骨碎身亦难以报答。我兄妹二人早已决定,这辈子护在大娘左右,牵牛做马,无怨无悔。大娘说我们的能力本事在她手中,只能屈才,让我兄妹前来帮助她的未来夫君。我兄妹二人今日既然来了,自然唯命是从,刀山火海,无怨无悔!”

    展雪也道:“刀山火海,无怨无悔!”

    “坐下说话,坐下说话!”裴旻看着一脸决绝的兄妹二人,道:“我信你们的心意,以后就拜托了。回头介绍同僚给你们认识,多了你们,也不用他一人满天下的乱跑了。”

    展如、展雪一脸欣喜。

    他们对于裴旻,自然是没有什么忠心可言,但是他们对于大娘公孙幽敬若神明。

    辅佐裴旻是公孙幽给他们的任务,要是完不成灰溜溜的回去,他们哪有什么颜面面对公孙大娘?

    裴旻也知道这一点,但他无所谓,忠于公孙幽跟忠于他裴旻又有什么区别,都是一家人,睡一张床的。

    “关于青龙七宿,你们知道多少?”

    燕婷之事,过了许多年了,裴旻对于那个能够在幕后接手操控太平公主势力的人有着一定的兴趣,只是一直未有头绪,只能将事情藏在心底。

    如今阴差阳错,竟然又一次得到了对方的消息。

    武后内卫,青龙七宿!

    太平公主接手武则天的内卫,这个在情理之中。

    武后一直觉得太平这个女儿与她很像,对她百般宠爱。那接手太平的青龙七宿,又是何人?

    如今朝局稳定,李隆基完全掌控的局面,不存在左右庙堂的权臣。

    青龙七宿到底掌握在何人手里?是谁花重金巨资维护他的运转?

    裴旻很是好奇。

    展如莫名道:“国公对此也有兴趣?”

    裴旻也不隐瞒道:“有些好奇,其实多年前,某跟他们接触过。那时先天政变还未发生,太平公主依旧权倾天下,她在我府上安排了一个眼线。我事后才知道,正想调查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给同伙带走,失去了她的踪迹。我大唐经过张易之、张宗昌的二张乱政,韦后、武三思、宗楚客的韦武之祸,以及太平霸权等乱局,好不容易迎来了如今的局面。现今天下太平,百姓安定,不想有什么是是非非的意外,搅和了这一切。”

    展如摇头道:“我们知道的也不多,父亲不让我们兄妹参与其中。只知道青龙七宿,最近动静颇大,手断也格外激烈。他们发现了父亲的行踪之后,意图将他拉进青龙七宿。父亲拒绝了他们,立刻受到了他们的攻击。幸得他老当益壮,跑了出来。他们纠缠不休,这才遇上了大娘。此事真要问个缘由,还得问我父亲,不过他老人家经过此事后,放心不下原来的一班兄弟,一个人离开了。”

    裴旻闻言略感失望,但见兄妹二人脸露忧色,笑道:“姜还是老的辣,你们的父亲能够训练出你们,自身的水平本事,想必更上一筹。自保绰绰有余,无须你们过于担心。我让幽姑娘留意一下这方面的情况,一有消息,立刻通知你们。”

    展如、展雪皆露出感激之色。

    “时辰不早了,你们晚上就在府中客房住下。目前没有什么任务,你们尽可能的充实自己学习一些吐蕃语、突厥语,为将来的任务做好准备。你们不是内卫,我也不是武后,用你们的能力来内斗。我最大的敌人是周边异族,你们想要出力,首先要学会他们的语言,便于日后行动。免得你们有本事潜入吐蕃的布达拉宫,却因为听不懂他们的话,没有本事打探到半点消息。”

    裴旻给出了一个不是任务的任务。

    展如却道:“吐蕃语、突厥语在下都会,幺妹在这方面特有天赋,更是精通突厥、吐蕃、新罗、吐火罗、粟特五种语言。”

    裴旻一脸的惊喜,这才知道自己真的是捡到宝了,果然是专业的,兴奋的都忘记了自己手臂有伤,双手一合,道:“太好了……”

    这牵动了右臂的伤口,话还为说完,已经龇牙咧嘴起来。

    他稍微恢复过来,便用轻快的语气说道:“那这样,展如,你先学大食国语,展雪先学拂菻语,言语先生,我来安排。”

    阿拉伯、拜占庭是大唐西进的必经之路,必需跨越的门槛。

    将来未必用得到展如、展雪,但只要有他们出场的机会,精于阿拉伯语、罗马语的他们,必然会派上大用。

    展如肃然领命,表情有些僵硬。

    但是展雪却没将他当回事情,愉快的应下了。

    三人出了书房,裴旻突然想到一事,快步走到屋角,将插在房柱的三根银针取了下来,走到展雪面前,道:“还给你。”

    展雪一脸的意外,她一直以为裴旻是拔了下这房柱上的暗器,然后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将她射倒的,现在才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难道他是徒手接了自己的暗器丢过来的?

    想到这里,展雪心底一阵气馁,她对自己的暗器功底还是很有自信的,却不想让人轻易接住了。

    伸手接过银针,看着裴旻受伤的右手……

    展雪突然意思到一个问题,裴旻一个手受伤,一个手持剑,他是怎么接下自己暗器的?

    难不成,用脚?

    她忍不住看了看地下,确切的说是看裴旻的脚!

    “怎么了?”

    裴旻还以为她掉了什么东西,移开了两步。

    “没,没什么!”展雪一脸古怪,脑海中脑补着裴旻用脚接暗器的画面,自己忍不住笑出声来,用手捂着嘴巴,藏在了展如的身后。

    裴旻也不细究,让人将展家兄妹待往客房休息。

    裴旻直接往卧室去了,打算将公孙幽的事情先给娇陈透个底,明日再找裴母去说。

    展雪一路跟在展如后面,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她偷偷的问道:“国公是怎么用脚接银针,射银针的?”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