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裴旻童话集
    脚接银针?

    展如让自己妹妹的脑洞吓到了,转念一想,却又觉得理所当然。

    要是若非他亲眼所见,他也不相信竟然会有如此神乎其技的一剑。

    展雪暗器的功底他非常清楚,没有一定的功底,用剑磕飞她的暗器都不容易,更别说用剑让暗器掉头转向。

    这一招几乎违背了力量原理。

    展如将自己见到的告诉了展雪……

    展雪直接听傻了,脸上就差没有写上四个大字:“怎么可能!”

    展如叹道:“我们一直以为大娘不让我们对上国公,是怕我们的突然出现,令国公措手不及。却没想过大娘跟国公如此亲密,安能不知他的本事?大娘真的是担心我们。只凭国公那一剑,足可配得上剑圣之名。”

    展雪这才知道自己这一针中的不冤枉,问道:“你说大娘跟国公谁厉害?”

    展如摇头道:“只有老天才晓得。”

    裴旻别了展家兄妹,往卧室走去,脑中想着明日找人做一个铁护栏,顺便再准备一些钢刺,将荷花池里的引水甬道设上陷阱并且堵上。

    展如、展雪两兄妹能够从引水甬道潜入府中,那也意味着他人也有这个可能。

    不只如此,还要让展如、展雪继续找大都督府的漏洞,找一个弥补一个。

    对于自己家人的安危,裴旻这里不敢有任何的大意。

    走进院子,离卧房还有一段距离,裴旻耳中已经听得小七、小八的喧闹声了。

    这小孩随着年岁的增长,渐渐从可爱听话的娃儿,向熊孩子方向发展,越来越调皮。

    尤其是晚上,不爱睡觉,总是吵吵闹闹的。

    裴旻走进了房间,小七、小八两人手中各拿着小木剑,在夸张的挥舞着,口里还“哼哼哈兮”的叫着,乐此不疲。

    见裴旻进来,两个小家伙不约而同的收起了木剑,一个一个冲上来,抱着他的大腿,叫着“爹爹”。

    裴旻分别揉了两人的小脑袋道:“你们娘呢?只是走开一会儿,就无法无天了?”

    小七老气横秋的道:“娘去嬭嬭那里了,说是家里走了贼,已经没事了,让嬭嬭放心。我们想帮爹爹抓贼,就练着剑法。”

    小八猛地点着头,道:“就是这样的!”

    裴旻将脸放了下来,一人在他们屁股上重打了一下,道:“小小年纪就会说谎,贪玩就贪玩,找什么借口。”

    小七、小八还是比较怕自己的父亲的,见他脸色放了下来,眼圈一红,眼泪水都要滚了下来。

    小七哽咽道:“实在是睡不着嘛!”

    裴旻硬着心肠道:“以后记着了,想玩直说,别找什么借口理由。小小年纪说谎,鼻子会跟匹诺曹一样,变长的。”

    他本无心一说,却听小七小八一脸茫然,方才明白过来,一拍脑袋道:“趁着你们娘亲没来,快上床去,爹爹给你们讲故事。”

    他觉得有必要让小七、小八知道说谎的下场,推着她们上床。

    一听有故事,两小家伙登时眼睛亮了,手脚并用的爬上的床。

    小八躲在被窝里道:“我要听诸葛亮三气美周郎!”

    小七绷着脸道:“都听十几遍了,还不如听赵子龙七进七出呢。”

    小八一本正经的道:“听的也不少,娘亲说了,女孩子家听这些打打杀杀的不好!”

    见两个小家伙又要吵了起来,裴旻以手扶额,在府中养病的这些日子,他有足够的时间跟小七小八接触,心血来潮之下,将《三国演义》精彩的部分当做故事说给他们听。

    两个小家伙,一个喜欢智勇双全的赵子龙,一个喜欢智多近妖的诸葛亮,就喜欢听他们的故事。

    “今天就不说三国了,我们说一个木头人匹诺曹的故事!”

    裴旻搜索着脑海里的记忆,故事的大概情节他是记得的,但是人名却记不清楚了,随口胡诌了一个名字,将《木偶奇遇记》的大概情节讲给小七小八听。

    《木偶奇遇记》能够风靡全世界,确实很适合孩子。

    只是说了一个开头,两小家伙都沉迷进去了,听的入神。

    裴旻说道匹诺曹第一次说谎鼻子变长的时候,一边比划着自己的鼻子,做出大象的模样。

    小七、小八吓得捂住了自己的小鼻子,生怕他也跟着变长。

    《木偶奇遇记》并不长,何况裴旻还有一些忘记的情节,但并不妨碍他说故事的初衷。

    小七、小八听到最后,听到匹诺曹变得诚实、勤劳、善良,成为了一个真真正正的男孩的时候,高兴的拍着小手特别激动。

    小七道:“匹诺曹好厉害,小七以后不说谎了,鼻子变长就不漂亮了。”

    小八也心有余悸的点着头道:“小八也一样,要跟匹诺曹一样,诚实、勤劳、善良、勇敢。”

    见两个小家伙意犹未尽,裴旻笑道:“适可而止,快点睡觉。明天晚上看你们的表现,要是娘亲说你们听话,明天我跟你们说《丑小鸭》的故事。现在睡觉……”

    裴旻分别在两个小家伙粉嫩的脸上亲了一口。

    “怎么样?”

    在他说故事的时候,娇陈已经回来了,只是他们说的起劲,没有打扰。

    “很好啊!别说是小孩,连妾身都听进去了,觉得很有意思,也特别的有意义。郎君不愧是我大唐的状元郎……”娇陈走上来,帮着裴旻宽衣。

    裴旻早已习惯娇陈的伺候,懒散的任由她处置,带着几分嘚瑟的道:“那是,正好,我在练习左手字,回头我就编写一个童话故事集出来,就叫《裴旻童话集》。跟孩子们约好,他们要是听话,每晚给他们说一个故事。这样你也好带有一些,免得他们越来越皮……”

    去了外衣,裴旻搂着娇陈的细腰道:“有一件事要跟你商量商量,是关于幽姑娘的。”

    娇陈会意的笑道:“郎君终于决定娶她了?”

    裴旻也不隐瞒,将上元节的事情与今天府中发生的事情跟娇陈细说。

    “本来打算上元节之后就说的,太公还有诸多事情耽搁了,拖到了现在……”

    娇陈道:“这就是郎君的不对了,既然答应了幽姑娘,就不应该让她多等。”

    “夫人真好!”裴旻搂着娇陈,轻声说着。

    娇陈却一脸的茫然,拥有古人思维的她,不知好在何处。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