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想去看看
    古人将传宗接代视为头等大事,兼之女性地位远不如男人,故而多妾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除了平民百姓,只要有一点点身份地位的都会纳个小妾。

    尤其是娇陈这种身份的青楼女子,能够寻得一个真心待他们的郎君,已经是莫大的幸福了,那有半点独占的心思。

    所以娇陈压根不理解裴旻这句真好的意思。

    翌日一早,裴旻将情况与裴母说明了。

    裴母的反应果然如裴旻预料的一样。

    裴母这辈子只有两个心愿,一个是裴旻成才,一个是回归裴家,成为裴家的媳妇。

    如今这两个愿望已经超额达成,她不但光荣的回归裴家,还为裴父甚至是裴祖父复仇。与此同时,裴旻位居国公,是罕见的二镇节度使,大唐王朝地位最高的镇边大将。论及身份荣光,不逊于一国之相。

    而她一介妇人,什么事情也没干,就因为生了裴旻,现在已经是一品国夫人了。

    裴母很懂得满足,只觉得这辈子没有白活,就算此刻去了,也能含笑。

    现在唯一让她担忧的只有玄公一脉,唯独裴旻、小八一脉单传。

    一脉单传绝不是什么好事,开枝散叶才是老一辈人最想见到的。

    见裴旻开窍了,意图再娶,不管是谁,只要对方不是那种尖酸刻薄的之辈,不与她这个当婆婆的为敌,裴母都很乐意看见。

    公孙幽的为人,裴母素来清楚。

    得知他们的关系,自然是举双手赞成。

    非但如此,还迫不及待的让裴旻尽快行动,莫要让姑娘家久等了。

    裴母热心的旁算着:“幽姑娘没有娘家人,这点却有些不好办。这样吧,我认得一位老姐姐,她是右武卫大将军公孙武达的孙女,现在只余她一人怪可怜的。若能撮合她们结个义亲,到也不错。不至于让幽姑娘出嫁连娘家都没有,让人笑话。你说对不对?”

    裴旻笑道:“娘说的都是对的,不过这认亲的事情,可是强求不得,讲究你情我愿。成与不成,还看他们是否有这个缘分。”

    裴母气道:“你当为娘是老糊涂?这事有分寸的,娘这就给老姐姐写信,你也别杵着,快点将事情办了。将幽姑娘接到凉州来,成为裴家的媳妇。趁着娘还没老,多生几个孙子!”

    最后一句话才是关键!

    裴旻心底吐槽了一句,正准备离去。

    裴母又叫住了他,道:“忠嗣什么时候回来?算算日子,应该快了吧!”

    裴旻应道:“后天就回来了。”

    王忠嗣与乌琪儿的恋情是水到渠成,唯一不方便的地方就是娘家太远。

    乌琪儿的奶奶身体抱恙,是不可能长途跋涉来参加孙女的婚礼的,但孙女婿不见上一面,老人家又如何安心?

    于是王忠嗣单枪匹马的去西域将乌琪儿接到凉州来完婚。

    王忠嗣迫切的想要从军,在成亲这方面特别的急,日子都定好了,就在半个月后。

    裴母道:“忠嗣的婚礼,你要好好操办。女方娘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不可丢了颜面。”

    裴旻笑道:“这个母亲放心好了,亏了谁,也不能亏了自己的弟弟不是?孩儿早有准备……”

    离开了裴母,裴旻兴致冲冲的写信给远在长安的佳人,希望她能来凉州。

    这信写到一半,裴旻突然顿住了,想着青羽楼忽然觉得有些对不住她。

    他知道公孙幽的梦想,知道她在青羽楼里花费的心血,如今让她放下一切来凉州是不是太自私了?

    只是略一犹豫,裴旻依然将信写完。

    人就是自私的生物。

    裴旻承认自己自私,相比由公孙幽在长安打拼,他更加的希望对方能够在他身旁。

    让人将信送了出去,裴旻想到展家兄妹,悠哉悠哉的荡到了迎客居。

    很直白雅致的院落名,正是都督府的客房。

    还未走到近处,已经听得密集的兵器碰撞声了。

    “难道?”

    裴旻想到了什么,快步走进了院落。

    果然,如他想象的一样。

    李白正在跟展如交手,展雪正在一旁看着。

    裴旻向里面走了几步。

    这果然是专业的,他还未靠近,一直在看比试的展雪,突然转过脑袋,发现了他的到来。

    裴旻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来到近处看两人比武。

    李白用的自然是剑,长剑飘飘,潇洒飘逸的草圣剑,在他手上发挥的淋漓尽致。

    展如的武器是标准的唐横刀,招式并不华丽,但非常实用,一招一式,朴实无华。面对李白飘逸的攻击,或是单手应对,或是双手进攻,将横刀的特性发挥的淋漓尽致。

    “您说,哥哥跟李兄,谁赢?”

    经过展如的述说,展雪已经意识到裴旻名不虚传,言语间也带着几分恭敬。

    “你哥的功底扎实稳健,看得出来,属于实战派的。生死搏杀不好说,这切磋比试,定不是太白的对手。”

    裴旻的眼神是何等惊人,虽只看了三五招,两人的水平差不多了然在胸了。

    论剑术武艺,明显李白更胜一筹,不过他知道展如真正厉害的不是切磋,而是偷袭。

    从他干练沉稳的刀法可以看出,他重视的不是技击,而是搏杀,最短的时间,发挥自己最强大的杀伤力。

    “你哥要输了!”

    裴旻见李白剑招越来越快,知道他要施展张旭封笔这一招了,作为草圣剑最刚猛的一击,经过李白之手施展出来,已经有他这个主人的七成火候,不是展如可以接下的。

    果然,李白手中的太白剑画破长空,在间不容发间与展如的唐横刀撞击在了一起。

    展如硬吃不下,连退了三步,空门大开。

    这时只要随意进招,展如必败无疑。

    但李白并未进攻,潇洒的收剑回鞘,笑道:“展兄刀法稳健,确实了得。”

    展如回味着向前的比试,苦笑道:“某输了,从未见过如此惊涛骇浪的剑法,李兄果然得国公真传……”

    展如瞧见了裴旻,上前作揖问好。

    “国公!”

    李白也上来叫了一声:“师傅!”

    裴旻对着展如、展雪道:“给你们个任务,我让胡管家,领着你们四处走走,你们看看府中可有什么防守纰漏,找出来。”

    展如、展雪欣然领命。

    裴旻看了李白一眼道:“怎么了,如此咄咄逼人,可不像你!”

    李白爽朗一笑:“果然瞒不过师傅的眼睛……”他顿了一顿道:“大好河山如此壮丽,白想去看看!”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