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两世恩怨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娇陈看着为徒弟担忧的裴旻,愕然道:“不会吧,郎君可不只是一次在妾身面前夸赞忠嗣、太白后生可畏,说他们一个勇悍多谋,沉稳慎重,一个文采超凡,剑术飘逸。每每夸他们,妾身都忍不住暗笑。郎君说的老气横秋,却不知自己不过长他们几岁而已!”

    见裴旻的魔爪已经移到了自己的翘臀上,脸上忍不住一红,忙道:“得郎君如此看中,妾身也觉得太白乃不可多得的少年英杰。又有郎君这个护身符,受些累可以理解,哪会吃苦?”

    “这夫人就不了解了!”裴旻漫不经心的卡着油,道:“太白性子太傲,说他年少轻狂毫不为过。他若只是跟张老哥一样,醉心文化,那自然是无人可欺。就凭他的剑法,他的文采,能够胜过他的人决计不多。但是太白真正的追求是功名,他的抱负不是一诗人,一游侠!而是入朝出仕,一展胸中所学。”

    “这习得文武艺,买于帝王家。太白有此想法也不是什么稀奇的是,只是官场看的不全是才学,往往越是有才之人,越给打压的凄惨。真正混迹的开,不只要有才,还要懂得变通,乃至奉承,拉关系,巴结上司等手段。说句不好听的,就是溜须拍马。这是不可避免的过程,即便刚正无私之人,多多少少都要走过这段路,只是表现的轻重而已。”

    “比方说平时懒懒散散,上司一来的时候,兢兢业业,这也是一种奉承之法。总之不懂得变通,相互吹捧,在官场人脉上,吃不开的……夫人应该更明白这个道理。”

    娇陈点了点头,她虽卖艺不卖身,但是面对诸多听琴的客人,就算心底在排斥,赔笑却是少不了的。

    “为夫这里是运气好!走了捷径,直接凭借从龙之功,获取了高位。所以奉承的对象只有一个,只要单独讨好陛下一人,余者相互尊重足以。”

    “太白太傲,不愿走捷径,又不屑这种官场交流,却又一门心思想闯官场,不碰的头破血流就有鬼了。”

    裴旻当然知道李白的一生其实并不如意,是性格决定命运。

    他并非没有出仕的机会,反而又好几次机缘降临,但皆因自身性子的原因,得罪了人,从而受到各种排挤打压,最终甚至因参加永王东巡而被判罪长流夜郎。

    娇陈笑道:“个人有个人的缘法,妾身倒是觉得让太白去磨练磨练,未尝不是好事。吃一堑,长一智,也许能将他的傲气磨炼干净也不一定。”

    裴旻觉得够呛,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未必没有可能。

    就算磨不干净,孩子在外头吃了苦,回到家里还不是一样?

    李白此去官途艰辛,但诗路应当畅通无阻。

    先由他去为诗坛做一番贡献,最后回来自己想法子给他个一官半职的,全了他的心思,岂不两全其美?

    念及于此,他心情也为之开朗,笑道:“言之有理!”

    顿了一顿,又疑惑道:“不过此事怕有一个源头,太白此去有些突然,应该是在长安发生了某些事情,从而促成的结果,到底长安发生了什么事情?”

    娇陈提议道:“不如去找孙周?他应该知道一些。”

    “也好!”

    裴旻向来雷厉风行,想到事情就去干,不在犹疑,直接去找孙周了。

    孙周是他在御史台大将军杨矩勾结吐蕃暗中结识的人才,后来运气背给吐蕃抓了去,帮着他里应外合的打赢了洮州奠基的第一战。

    孙周最大的特点是爱多想,能够将一件简单的事情,想的很复杂,从而发现一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

    这种人最善于从事情报工作,从一大堆没有用的资料当中分析瞎想,找出有用的东西。

    裴旻在夺取河西九曲地的战役中,如鱼得水,战略战术稳压吐蕃一筹。

    一方面确实是吐蕃自毁长城,除去了吐蕃军神噶尔·钦陵导致青黄不接,还有一方面的原因就是孙周,他拉拢了吐谷浑的王族慕容英,给了虚假的许诺,将吐蕃的底摸的一干二净。

    这就跟正常人教训瞎子一样便利……

    只是孙周忽悠慕容英的手段不光彩,事后为了不兑现承若,他有意将慕容英泄露出去,导致慕容英为吐蕃处死。

    种种手段传出去将有损大唐信誉,诸多功绩都没有记载功劳簿上。

    裴旻在确定孙周品行忠心之后,量才而用,让他负责情报部门,不只对外,还有对内。

    身为外臣,最忌讳对长安的风向一无所知,裴旻为了自保,当初利用娇陈另外一个阿朱的身份以及锦绣坊的便利,组建了一个情报网。

    经过这些年的发展,情报网已经开始运作。

    孙周有这个能力,也获取了裴旻的信任,将情报网交给了他负责。

    孙周现在的官职是节度使衙官,一个不大不小无足轻重的职位,正好可以掩护他真正的妙用。

    来到府衙孙周所在的办公厅,孙周翘着二郎腿悠闲的看着书。

    看书是他人生的一大嗜好,当初就是因为爱看书,在杨大将军府当下人的时候,偷偷的借书,才撞破了杨矩卖国一事。

    当初没有条件偷书看,而今有了,自然是疯狂的恶补知识。

    也因如此,裴旻的节度使幕府中流传着一则不实的消息,孙周是唯一一个走后门进幕府的人……

    孙周也不计较,自得其乐。

    见裴旻到来,孙周忙收起了二郎腿,上前道:“裴帅!”

    “都说你日子过的清闲!我原本还不信,眼见为实啊!”裴旻带着几分亲昵的说着。

    孙周回礼道:“那也是托裴帅的福!”

    “少来这一套!”裴旻问道:“可知道太白在长安发生了什么事情?”

    孙周略微一想,道:“莫不是与渝州刺史李邕的矛盾?”

    裴旻皱眉道:“你跟我说说!”

    李邕是谁,他没听过,不过他听过李白的一首《上李邕》就是因为受到了李邕的冷遇,年少轻狂的李白做了一首表达自己凌云壮志和强烈的用世之心。

    孙周将情况细说。

    裴旻听后雷得里焦外嫩,忽然发现李白跟这个李邕有三世缘分。

    历史上李白出蜀,在渝州遇到了李邕,两人发生纠纷,做《上李邕》!

    现在历史以改,李白提前出蜀,在李邕前往渝州任职之前遇上,依旧发生纠纷,做《上李邕》……

    两世恩怨……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