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文斗
    得悉前因后果,裴旻心头窝着一股无名的火气。

    李白在文学上师从蜀中赵蕤,赵蕤擅长帝王术、纵横学,李白跟他学的就是帝王术。

    李白正是受帝王术的影响,渴望建功立业,有着谈笑安黎元,以自身所学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的崇高梦想。

    而帝王术向来是以儒为皮,法为骨。

    李邕是正统的大儒,经史文章当世一流,为人有些迂腐,好颜面。

    他觉得李白讨论的思想过于激进,以长者的身份教训了两句。

    要是真说得有道理,李白还是会听而受教的,但是他觉得李邕教训的不对,哪里会唯唯应若,直接与之辩论了起来。

    李邕顿觉一个晚辈,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忤逆于他,将他的好意当做驴肝肺,颜面受损,又放不下身份与一个后生辩论,甩袖而走。

    事后还给李白带了一顶不敬尊长的高帽,加上各种好事人的起哄,直接导致李白在长安的名声一落千丈,成为了一个仗着自己师傅的势,目无余子的傲慢之辈。

    并非裴旻偏袒李白,而是真的觉得李邕的做法特别无知,特别愚昧。

    带着几分恼怒的走出了衙官署,迎面遇上了张九龄,在官邸转弯处,两人险些撞上。

    张九龄惊魂未定的连退了三步,裴旻手上有伤,要是因为自己的粗心,导致上司伤势加重,心底更加过意不去了。

    他已经知道裴旻是能够躲开那致命一箭的,是因为他就在身侧令得他不能闪避。

    是他,用自己的伤换了自己的命……

    原本张九龄就对裴旻的知遇之恩感激涕零,如今又有这救命恩情,更是让他无以为报。

    “是我气糊涂了,没吓着子寿吧!”

    裴旻是练武之人,下盘极稳,并未有任何异样,上前去扶张九龄。

    张九龄也稳住了身子,摇头道:“属下走的急了些!”他一见礼,退让开来,让裴旻先行。

    裴旻走了两步,突然站定问道:“士林中人是不是辈分观念极重?长辈有过,晚辈不能指摘?”

    张九龄顿了顿道:“不只是如此,还有地域方面,各种各样,错综复杂。在下是岭南人,裴帅应该知道,岭南向来是不毛之地,给视为蛮夷之所。当年初入京师,岭南学子的身份,就令属下受到不少差别待遇。只能说必不可免……”

    他慷慨一叹道:“这世间真正能够虚怀若谷的,又有几人?就如姚相!姚相是何等人物,唯房杜可以相比,但是听不进人言,实乃天下之失。要是姚相有裴帅一半的雅量,更胜房杜犹未可知。”

    他对于姚崇是充满了怨念……

    他视姚崇为偶像,但姚崇却视他为敌人……

    “嗯,你忙你的去吧!”

    裴旻略一沉吟,返回了内堂,一头扎进了书房里去,却见娇陈正在给他整理书房。

    书房是裴旻定下的禁地,府中下人未得允许,不得入内。

    唯有娇陈一人有出入书房的权力。

    平时打扫,都是裴旻自己来,娇陈时不时的帮衬一二。

    王维正在给小七小八上课。

    娇陈闲着无事,来书房帮着打扫。

    “郎君,可问出了缘由?”娇陈手里拿着鸡毛掸子,头戴着防尘大布帽,一点也不像节度使夫人,反倒是一副贤妻的装扮。

    “辛苦夫人了!”裴旻先夸赞了一句,将李白的情况细说。

    娇陈怒道:“那个李邕也太小心眼了,亏他还是大儒呢,一点气量也没有。”

    裴旻哼道:“身份越高,地位越高,越把持不住,容不得人。也该给这些人一个教训了!平时一副大老爷们的派头也就算了,还欺负到太白头上来……他难道不知道太白的师傅是谁,谁罩的嘛?敢欺负道为夫头上,为夫就要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娇陈见自己的丈夫一副地痞流氓的作风,先是一阵苦笑,随即担忧的道:“裴郎可要慎重对待,李邕是一代大儒,深受士林人士敬仰,地位崇高……傲人的名望就是他的护身符,可不好对付。”

    她担心裴旻直接用权势为李白出头,世人大多同情弱者,裴旻一但干了,只怕会受到千夫所指。

    裴旻眯眼笑道:“他地位崇高,为夫在士林中就没有位置了?放心,为夫又不是找他打架,这回是文人的对决,不比拳头,跟他比文斗。要夫人知道,为夫不但武斗厉害,文斗也是好手……”

    他说着让磨了墨,在脑中做了备案,动笔写起来。

    来到这个世界,裴旻还不曾动笔做过文章。

    他在士林中的地位绝大多数是因为高中文状元以及为颜杲卿戴孝,得到孔家后人的认可,还有几首脍炙人口的诗句获取来的……

    但是真正的经史文章,裴旻这里却是一片空白。

    如今李白在长安的名声算是毁在了李邕手上了,相比历史上的云淡风轻,因为他的缘故,李白的轻狂给无限放大。

    他要是不出头,李白的声誉将会深受影响,在士林中步步艰难,尤其在关中长安这一亩三分地。

    但要给李白出头,动武的,肯定不行。他闹得动静越大,得利的反而是李邕,不但坐实了李白“仗势”之名,他自己也会身陷进去。

    对于自己的士林威望,裴旻还是极其重视的。

    他知道正是因为他在士林中有不错的名望,张九龄、王昌龄、王维这些人,才会选择跟他,要是他在士林的声望一踏糊涂,恐怕也只有李林甫这类人愿意追随他了。

    他可是有着将盛唐顶尖诗人齐聚麾下的念头想法,名望太臭,怎么行?

    这一次借着陪李白正名的机会,也顺便在士林中刷刷存在感。

    他提笔写道:君子曰:学不可以已。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冰,水为之,而寒于水。

    这是先贤荀子劝学里的一段话!

    裴旻作为二十一世纪人,深知撕逼精要,引古论今,引先贤的话证明自己的道理,是笔头撕逼的不二法门,只要例证举用的恰当,先贤就最好的挡箭牌,质疑自己,等于质疑先贤!

    裴旻当年考状元的时候,在贺知章、张旭两大文豪的教导下,文学功底并不弱,这些年也看了不少的经史书,肚中还是有些墨水的,引章据典,下笔如神……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