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诗仙远行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会有人抢亲吧?

    裴旻脑中闪过这个念头,也由不得他如此想。

    后世的狗血剧看的实在太多了,现代就是戴戒指,古代就是拜堂,只要出现“等等”,准没好事。

    但很快这个念头就消散了,说“等等”不是别人,正是新郎官王忠嗣。

    王忠嗣领着新娘向他这方向走了过来。

    还未等他回神,王忠嗣已经“噗通”一下跪倒了。

    带着新娘,对着他重重的拜了下去。

    裴旻忙上前搀扶,道:“快起来,礼节上可没有这一出。”

    王忠嗣深深的道:“忠嗣自幼丧父,家父为奸人所害,是兄长为家父洗刷冤屈,更得兄长收留,用心栽培。若无兄长,哪有忠嗣今日。在忠嗣心里兄长如兄如父,既有严父厚望,又有长兄关怀。今日忠嗣成家,无论如何,必拜谢兄长抚育之恩。”

    裴旻让王忠嗣说的感触极深,只觉得没白疼这个弟弟,推着他让他去完成最后一拜。

    拜堂之后,自然是送入洞房。

    当然王忠嗣暂时还没有时间完成少男到男子人的脱变,外头还有一大堆的应酬等着他。

    不过王忠嗣还没满十八,古代没有多少年岁不许喝酒的约定,可裴旻给王忠嗣定了一个规矩。

    未满二十,不可狂饮,不能醉酒,以免耽误长身子。

    即便是大婚之日,王忠嗣也记着这一点,事先说好了,让李白这个伴郎带酒。

    李白对此是却之不恭,乐意至极。

    想着即将离开,大都督府酒窖里的美酒,以后再难喝上,这会儿更是放开了的狂饮,一杯一杯来者不拒。

    李白的酒量早已练上来了,而且李白不喝酒,那还叫李白?

    对于他,裴旻是带着几分偏心的放任自流。

    王忠嗣完成了他的成人礼,也意味着李白离开的日子就要到了。

    第二天,王忠嗣走完婚后的礼节,与裴旻一到,准备了美酒佳肴为李白践行。

    看着王忠嗣、李白两人。

    一个已经成长为了男人,一个即将远游,裴旻突然有一种自己老了的感觉。

    摇了摇头,忙将这种可笑的念头打消了。

    他才不过二十六七,还是正当年少呢!

    “太白!”裴旻高举着酒杯,敬了李白一下,说道:“你此次远游,为师给你一个任务!”

    李白忙收起笑脸,慎重的直起腰道:“恩师请说。”

    裴旻摆了摆手道:“无需如此拘谨,太白性子洒脱,最好交友,你的才能本领,为师深信不疑。你此去,除了增长见识,充实自己之外。必然会结交的诸多英才俊杰,为师现在身为河西节度使、按察使,负责河西诸州军政要务。军事一块,我以处理的差不多了,但政务却还未入手。这些天我让九龄调查了一下,发现河西一地,过于重武轻文,我大唐的文化并未好好的在这里推广。这里的孩子,乃至于大人甚至觉得读书无用,如此下去,怎么得了?”

    “为师这里需要大量的人才,提升河西一地的文化氛围。若太白遇上那些怀才不遇的人才,你大可给他一封推荐信,将他介绍来河西凉州。为师相信你的眼光,对你介绍来的人才,会优先择取。那怕落选,也会赠予回乡路费,并赠送他字帖一副,不让他空手而归。”

    裴旻努力做出一副求才若渴的模样,心底却将如意算盘打的叮当响。

    李白在历史上交友十分宽广,杜甫、孟浩然、汪伦、高适、孔巢父、张叔明这些人物都是他的朋友……

    裴旻觉得自己不贪心,只要李白能将杜甫、孟浩然、高适给忽悠到凉州来,便那心满意足了。

    当然裴旻说的也是实情。

    凉州境内尚且还好,甘州、肃州、瓜州、沙州、伊州、西州这六州因为汉胡杂居,紧挨着西域,彼此相互影响,学文的氛围并不浓厚。

    身为后世人,裴旻知道这种情况是非常可怕的。

    要摧毁一个国家,首先要毁去这个国家的文化。

    只有将这个国家的文化给摧毁了,才能真正的斩草除根。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最重要的不是皇帝,也不是朝代,而是文化的承传。

    河西是大唐的领土,大唐自己的文化却得不到推广,这意味着地方居民百姓对于家国的理念非常的淡薄。

    这也是为什么后来因为安史之乱,吐蕃夺取了河西之地,会出现“去年中国养子孙,今著毡裘学胡语”这一情况。

    正是因为西北胡化严重,此后西北一直都脱离中原王朝的掌控。

    尽管有汉人英雄张义潮的短暂复兴,依旧改变不了西北胡化的情况。

    西北也脱离了汉家王朝数百年之久……

    裴旻自然不会坐视这种情况发生,文化将是他对于河西行政的重点。

    凉州汇聚着东西方的文化不假,但必需是以东方的文化为主导……

    李白还以为是什么艰巨的任务,一听是这种举手之劳,拍着胸口向裴旻保证:“恩师放心,徒儿此行定将给您物色张良、诸葛之才!”

    裴旻无言以对,心底吐槽,还张良、诸葛,能将杜甫、孟浩然忽悠过来,就是万幸了。

    李白现在在长安名声狼藉,但在凉州还是人缘极佳的。

    跟着裴旻、王忠嗣吃了场酒,他又去跟张九龄、王昌龄、王之涣、王维作别喝酒,然后又与凉州的那一些狐朋狗友一般,痛快的吃喝。

    翌日天明!

    李白再次别过裴母、裴旻、娇陈,准备远行。

    裴旻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道:“我就不送你了,这里就是你的家,想家了,随时回来!对了,我给你父母装备了一份礼物,记得捎上!”

    李白听得却是身躯微颤,深深一拜道:“恩师不送,比相送十里,更情真意切!徒儿此去不忘恩师教诲,以‘侠’为本。”

    他带着几分决绝的转身而去,生怕自己一时冲动,不舍得走了。

    此去不混个出人头地,如何对得起厚重师恩?

    裴母近来一直跟李白接触,见他身影消失,叹道:“太白此去,为娘心里好不是滋味。”

    裴旻笑道:“母亲应该为太白赶到高兴才是,他这一去别的不说,至少在诗坛上的成就,可用震古烁今来形容!”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