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一癫一狂
    京师长安!

    贺知章骑乘着温顺的良驹,带着几分急切的心情回到了贺府。

    这些天他几乎日日期盼着退衙,好早一些回到贺府。

    古人对于上班应卯很是重视,但对于下班退衙却管的极松。

    贺知章今日一寻得机会,就早早退了。

    回到府邸,人还未下马,已经高呼起来:“伯高兄,今日我们去哪喝酒?”

    伯高,正是草圣张旭的字。

    张旭云游天下,用了十数年时间,几乎走遍了大江南北。

    游览了祖国的大好山河,喝遍了各地的美酒,他的字也因为各地的山水崖谷、鸟兽虫鱼、草木花实、日月列星、风雨水火、雷霆霹雳而变得动犹鬼神,不可端倪,领略到了草书的精髓。

    若说十年前的张旭是书法名家,但现在的张旭,在书法一道,已入宗师之境,尤其是草书一脉,那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不过张旭,还是张旭!

    即便书法境界大成,他依旧是那个疯疯癫癫的张颠。

    与贺知章的狂客,一癫一狂,相得益彰。

    “贺老哥,你来晚了!小弟已经喝上了!”

    张旭晃晃荡荡的从屋子里走出来,左手拿着一个酒壶,右手握着一支笔,带着几分歉意的道:“一不小心,将贺老哥的地弄脏了。”

    贺老哥这个称呼最早是裴旻叫出来的,张旭觉得听得亲切,也跟着叫了。算得上是他们三人特有的私人称谓。

    贺知章上前来到近处,抱怨道:“枉我心急火燎的赶来……”他目光向屋里看去,却见地上写着一行草书,一脸心疼道:“老哥哥真是,下次你直接写在墙上便是!写地上,可让人为难!”他说着,立刻吩咐下人,短期内不得打扫此屋。

    吩咐好后,他才一把拉着张旭道:“走,去院子里,我们继续喝!”

    张旭道:“喝酒不及,咱们的小兄弟来信了,先看看他说些什么。这才多久未见,他已经高不可攀了。”

    贺知章平素没少跟裴旻互通书信,书信的语气一如以往,没有半点生分,笑道:“就算他爬的再高,也是我们的小兄弟。只是我们三人想要如以往那般聚在一起痛快饮酒,却没有多少机会了。”

    说着怀念当初裴旻进京赶考,他们一起吃喝玩乐的日子,不甚唏嘘。

    “走,我们一起去看看,他在信中说些什么?”他拉着张旭就往书房走去。

    对于裴旻,贺知章还是有些感激的。

    不只是彼此亲密的关系,还有官场上的相助。

    虽然裴旻啥也没干,但是满朝文武谁不知他跟裴旻的关系?

    官场的尔虞我诈最是可怕,一个不慎就有给捅刀子给排挤的可能。

    贺知章因裴旻的关系无人排挤,身居侍郎之位六年,负责了三次科举主考官,履历功绩非常漂亮,不但挂着礼部侍郎的头衔,最近还给加封丽正修书院大学士,几乎是下任礼部尚书的不二人选。

    相比在官场跟上下级走关系,贺知章更喜欢流连于城中各大酒肆,与酒鬼混迹一处。在官场人脉一般,能够步步高升至今日地位,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来到书房,书房正中央的案几上堆满了由各处送来的诗词文章,都是希望贺知章品评的。

    自从当上大学士之后,贺知章就极少品评文章诗词了,除非特别有水准的,他才会发表一二感想。

    近年来也只有李白一人得道贺知章的好评,也是因此,让李白的风头一时无两。

    不遭人嫉是庸才,李白一后进无名之辈,不但成为了裴旻的徒弟,还得贺知章如此看中。

    他初到京城不久,短短年余间,风云直上。在长安混迹的成就名望,甚至超越那些滚爬多年的老人,唯有当年裴旻的文武双状元可以比肩,焉能不受人嫉恨?

    李邕事发,李白风评直转而下,未曾没有这些眼红之徒,背地里落井下石,恶意中伤。

    裴旻的信摆放在书桌正中央,最显眼的位子。

    贺知章取过信,指着书桌上的一堆书稿道:“伯高兄帮着瞧瞧,长安人才辈出,指不定有一些惊世之作藏于其中。”

    张旭随手去过书桌上的一篇文稿,瞧了瞧落款是滑州灵昌卢杞,翻开来阅览,是一片说孝道的文章,只是看了个开头,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这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随手一丢,正想去看第二篇,突然发现贺知章的手竟然微微颤动,几张轻薄的纸,竟有拿不动的迹象。想着长安前阵子四处传扬的各种消息,打了个激灵,酒劲醒了一大半道:“静远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他手臂上的伤还未好?”

    贺知章充耳未闻,双眼瞪着老大,一字一字的看着,胸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一页一页的往下看,不过短短的五百余字,贺知章看了足足有一刻钟。

    一遍看完,由不过瘾,又看了第二遍,第三遍……

    直至他想看第四遍的时候,已被旁边一人劈面夺去。

    张旭在一旁给晾了许久,叫了几声,贺知章都不予理会,实在忍不住了,伸手去抢了。

    贺知章这才从震撼中回过神来,眼中依旧难以掩饰那股激动,道:“千古文章,千古文章,静远此文毫不亚于诸葛孔明之《出师表》,曹子孝之《洛神赋》,王右军之《兰亭集序》,论及立意深远,更在他们之上。”

    张旭还只是看到书信开始的扯淡,信中也说了自己的伤势,又听贺知章的话,也不看信的内容了,直接翻到后面的文章。

    只是略看一开头,张旭就给吸引住了。

    文章的开头,直接有感而叹,直入主题是以辈分正道?还是以真理正道?是真理重要?还是面子重要?更或者是辈分等于真理?

    然后围绕这个主题直言士林中以辈分、长者为尊的陋习。

    当然文中也再三强调尊长敬老的道德观念,同时也表示尊长敬老更不应该盲目。

    紧接着孔子的“不耻下问”以及《师说》里的达者为先,起了承接上下的点睛之妙。

    尤其是最后一句总结“学无前后,达者为师”……

    张旭也看的移不开眼,一遍又一遍!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