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动了谁的奶酪?
    就连在皇宫里编书,给皇亲国戚教学的孔惠元都收到裴旻写的文章,其他人自不例外。

    “混蛋!”

    李鸿将手中的文章捏成了球团,丢在地上,气得吹胡子瞪眼,指着地上的纸团大骂,“这是有辱斯文,这是没大没小,这是背祖忘宗……”

    他一大把年纪了,此刻红着眼睛,露着吃人的目光,对着一团纸不停的谩骂,在他面前的儿孙,一个个带着几分敬畏的看着老者,心底却有着小小的鄙夷。

    李鸿是李密的后人,当然这个李密并不是唐初跟高祖争天下,最后死在盛彦师手上的那个李密。而是西晋时期的汉中太守,李密李令伯。

    李密师事著名学者谯周,博览五经,尤精《春秋左传》,以文学见长,他有一篇《陈情表》格外出名。

    以至于有这么一句话,读诸葛《出师表》不哭者,谓之不忠;品李密《陈情表》不泣者,谓之不孝。

    李鸿就是这个李密的后人。

    这老虎的儿子都有可能是病猫,更何况是过了数百年的后裔?

    因为连续几代人都未有优秀人物,李家已经走向没落了。

    直到李鸿这一代,李家有了卷土重来的味道。

    这一切的关键人物就是李鸿,作为长安士林中辈分最高的五大宿老,李鸿凭借他的名气名望,给后世子孙谋取了不少的福利。

    但事实上李鸿自身不过中等之资,文采算不上出众。他有如此地位是因为跟对了人,说白了就是抱对了大腿。

    而他的大腿便是路敬淳。

    说道路敬淳,确实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也是出名的大孝子。他给母亲守孝,哀哭三年不出草庐,以致形容癯毁,连他的妻子都认不得他了。他自身亦极有才华,进士及第是武则天朝的状元,官拜太子司议郎兼修国史、崇贤馆学士,深得武则天器重,著《姓略》、《衣冠系录》等百余篇文章,尽究姓族之根源及枝脉,当时无出其右者。

    路敬淳、李鸿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世人将他们并成为路李。

    李鸿受到路敬淳的提拔,也一起参与了《姓略》、《衣冠系录》这些书的编撰,挂了崇贤馆学士的名号,还参与了修国史这种盛大而荣耀的工作。

    在古代能够修国史的都是一等一的大儒,李鸿在路敬淳的提携下也受到了如此的待遇。

    就这样李鸿大儒的身份也定下了,随着他的年岁增长,他的地位越发崇高,如今已经是长安最有名望的宿老之一。

    李鸿心底很清楚,论真才实学,他连路敬淳一半都不及。

    幸运的是如今世人对他只有敬重而无置疑,对他前辈身份的唯唯应诺,让他继续维护着自己崇高的地位,给自己的家族谋取了无数福利。

    裴旻的这篇文章,无疑是直插他的心窝。

    要是真如裴旻文章中说的,学问面前无大小,那他焉能守住自己崇高的地位?

    要是人人都更他争辩一二,他这个宿老还有半点权威可言?

    利益夹杂着私心,让李鸿感受到了恐惧。

    这也是笔墨文章的威力。

    有些时候,一篇优秀的文章,能够给予人莫大的力量。

    裴旻的这篇文章正是鼓励天下读书人求知求实,从辩论中探讨真理,而不是人云亦云。

    不耻下问,并不丢人,不懂装懂才是真丢人……

    “不能让这篇文章传播下去!”

    李鸿脑子里只有这一个念头,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看着一个个不争气的子孙们道:“现在外边的反应怎么样?”

    “特别激烈!都为此文叫好,赞誉一片!”回答他的是李鸿的孙子李彦,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轻快,甚至露出了一丝丝的兴奋。

    “怎会如此?”

    李鸿并未有注意自己孙子的语气,而是一脸惊愕!

    在他看来裴旻这片文章固然写的绝妙,但是严重触犯了诸多人的利益。

    受伤的不只是他,还有诸多的士林领袖。

    士林领袖之所以会称之为领袖,就是因为他们地位崇高,他们的话,就是道理,真理。

    哪怕是错的,那也是对的,令人盲目的信服。

    这亦是权威所在!

    要是人们不信任权威,置疑权威,他们拥有的话语权将会大幅度的削弱,从而影响到他们的地位。

    他们怎么可能坐视这种情况发生?

    李彦再次回答了他的问题,说道:“因为这篇文章是由裴帅所写!”

    裴帅?

    裴旻!

    李鸿想到这两个字,两眼一昏,险些晕倒。

    这篇文章他还没看完,他只是看到一半就已经感受到了恐惧,所以没瞧见最后的落款署名。

    此刻听说,瞬间傻眼了……

    “裴旻?是那个裴旻?”

    李彦再次答道:“除了裴帅,还有谁能写出这般文章?”

    “完了,完了!”

    李鸿失魂落魄的想着,总算明白为什么没人出头了。

    要是常人写这种触犯天下士林领袖权威利益的文章,早就给驳斥的体无完肤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文人的笔杆子就不存在扭曲不了的事实。

    但是裴旻写出来的就不一样了,他是唐朝地位最高的边帅,从龙之臣,李隆基最信任的人物之一,有着深厚的官方背景。

    不只是如此,裴旻在士林中也有着极大的威望,他孤身一人来长安拼搏,短短十年,成为大唐权势最高的外臣,手握十四万大军的边帅。

    他在长安留下了无数的传说,甚至给孔子的后裔赞为“于国有功,于母有孝,于友有义,于己智勇仁兼备”……

    无数士林新秀,无数少年莫不以他为榜样,以他的成功为动力。

    就连他最疼爱的孙子,最有希望重振李家门楣的俊彦,都将他视为崇拜的对象……

    比起他们老一辈人,几乎所有年轻人都羡慕向往着裴旻的成就,他在年轻的一辈人中有着无可比拟的影响力!

    他这篇文章一出,将会把那些向往他崇拜他的年轻人的想法意识汇集起来,形成一股冲垮他们权威的洪流!

    “你们都退下吧!”

    李鸿赶走了所有的人,独自呆坐着,想着自己的地位即将不保。

    一大把年纪的他,眼中闪过一丝厉色……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