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道貌岸然
    长安褒圣侯府!

    “好文,好文呐!”孔德伦激动的不知如何形容,半响才道:“如此文章,立意深远,诚乃我儒家不可多得的佳作,继孟子《劝学》之后,又导人向上的一片名篇。”

    孔惠元叹道:“此话不假,关于忠孝文章,历来数不胜数。但导人向上,鼓励天下人向学的文章,却是不多。此文深得先祖精神三味……只是个中牵扯太深,也亏得是裴旻所著,换做他人,恐怕早已不容于士林。”

    孔德伦一大把年岁,阅历何其之广,自然明白孔惠元指的是什么,带着几分嘲讽的道:“先祖的声誉,早晚要毁在这些所谓的大儒,士林名宿之上。先祖尚且能做到学无常师,年达六旬,依旧向隐士请教学问,现在有谁能做到?”

    他指着文章中的一句道:“为兄最爱这一句话‘活到老,学到老!生命不停,学习不止’,这裴旻还不满而立,却看得比我们更加通透!我等枉活八十余载,还不及他,实在惭愧。”

    孔惠元也羞愧的底下了头,自小起他便知他们孔家人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成为国之栋梁,学文化的心态也格外存粹,经史水准鲜有人比。

    他继承父业,成为国子监司业,负责大唐的国家教育之后,对于文化的求知之心,远不及以往。

    看到裴旻这篇文章,却发现自己就是一俗人愚人,离祖先孔子,祖父孔颖达相差十万八千里。

    相比孔子七十高龄依旧,工于学问,苦修《春秋》,孔颖达同一年岁,依旧与群儒执经宣义,为太宗皇帝誉为关西孔子。

    自己成就远不及先祖、祖父万一,却大有懈怠满足之心,实在惭愧。

    他顿了顿道:“如今士林中对于裴旻此人是一片赞誉,但很明显,推崇之人,多是士林后起之秀,以及那些不甚得志非士族之人。但凡有一定身份地位的,皆沉默不言,观望形势。真正有身份地位的,唯有贺知章、张旭这类与裴旻交好的发声支持。”

    “理所当然!”孔德伦冷笑道:“如此陋习已经维持数百年,哪有那么轻易改的。不过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百尺之室,突隙烟焚。如今门阀世家大不如前,儒学的承传发扬,现在还真靠不上他们。寒门有崛起之势,借此机会以收寒门之心?”

    孔惠元颔首道:“愚弟亦是这个意思!”

    两个老家伙会心一笑。

    这人皆有私心,即便是孔子这样的人物都避免不了,何况他的后人?

    孔家要想维持低位的超然,无需在朝堂上获取什么高位。

    多一个人学儒,就意味着多一个孔家门徒,他们的地位就巩固一分。

    这种鼓励天下人学习文化的事情,他们是当仁不让。

    **********

    李鸿相信不只他一人对裴旻这篇文章如讳莫如深,一定有他的同道中人。

    只是因为裴旻的地位非同一般,没有人愿意出来当这个出头鸟。

    他们并不担心士林中无人向着他们,而是担心受到官方的排挤。

    习得文武艺,卖于帝王家。

    大儒也是人,得为自己的后世子孙考虑。

    一但得罪了裴旻,造成子孙无法在朝堂混迹,大有得不偿失的味道。

    但是如果任由事态发展下去,最后受伤的还是他们。

    李鸿第一个找到的正是李邕。

    李邕是此事的直接受害者,惊才绝艳的后起之秀李白,为李邕的弄得名声狼藉。

    此事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他们也不觉得李邕的做法有任何问题。

    李邕是什么人?

    大儒!

    名传京洛,有信陵君的美誉。

    李白是什么人?一个川蜀来的后生晚辈,走了狗屎运成了裴旻的徒弟,凭什么置疑李邕?

    只是谁也想不到裴旻护犊至此,而且一棍子撂倒一片人,将整个士林文坛搅和的腥风血雨。

    如今众人皆不好出头,唯有李邕可以站出来。

    李鸿一到李府,登时乐了,心底高呼一声:“吾道不孤!”

    李府的客厅已经七人,皆是士林中有头有脸的人物……

    他们彼此带着几分尴尬的打着招呼,来意不言而喻。

    作为主人家的李邕却躲在书房里一直观望时机。

    客厅里的那些人的来意,那就是和尚脑袋上的虱子明摆着,都是希望他当这个出头鸟。

    李邕为人外表正直乐善好施,内心却是阴骘下作。

    他的官声名声极好,因为他好养士。

    所谓养士在战国时期非常常见,就是收养门客,战国四公子信陵君、孟尝君、平原君、春申君无不是食客三千人,养着大批的能人异士。

    此风早已不盛行,但是李邕却效仿古人,养着五百“门客”。

    而今朝廷并不赞成这种养士之风,只是李邕很狡黠,利用律法的漏洞,打着擦边球。

    他不是养门客,而是供学子读书学习,提供他们吃住而已。

    李邕之名,也是如此来的。在士林中,他有着极高的威望,士林中人都将他比为信陵君,说他有古人之相。

    值得一说的是,养士需要巨资,李邕的财源有两处。

    一处是他自身的本事,李邕书法极好,仅次于张旭,与贺知章、王缙齐名,他的润笔费高达数万之多。另一处就是贪污,他是朝廷命官,将朝廷用来给百姓提高生活的钱,贪墨下来养着读书人,提高自己的名望与地位。

    有着大儒的身份为掩护,无人察觉他的这些小动作,只认为他有信陵君的豪气,却不追究他钱财的来路。

    裴旻这一篇文章对他威胁最为巨大,李邕狡黠阴骘,并没有急着为自己正名,而是沉住了气,在等在凝聚力量。

    “老爷!”

    李邕扶手站在窗前,脸上露着阴狠的表情,与他外在的阳光形象判若两人。

    “说,又来了谁?”

    管事带着几分兴奋的道:“这回是李鸿,李大贤来了。”

    李邕嘴角露出一抹微笑,道:“继续等,份量还是有些不足!裴旻不是等闲之辈,不将士林里的中坚力量聚集起来,没有必胜的把握。唯有一举将裴旻的士林声誉击垮,才能化险为夷,甚至更进一步!”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