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让诸公久等了
    “老爷!宁大儒来了!”

    “继续等!”

    “张大儒也来了!”

    “再等!”

    ……

    随着一个一个大人物的到齐,李邕那张满是阴霾的脸上渐渐散发着光彩。

    他可以当这个出头鸟,但是后续的支持必需足够。

    否则面对裴旻,面对他在士林年轻一辈里的威望,他的反击只会带来更大的折辱。

    原本裴旻士林的地位与之不相上下,但是他这篇文章一出,几乎将他抬上了神坛,甩了李邕一大截,根本不足以抗衡。

    借势,是他唯一的办法!

    从效果来看,还是很不错的。

    已经有二十余长安有头有脸的大人物站在他这边,他们的影响力汇聚起来,可比裴旻一个人要强悍的多。

    “差不多可以了!”李邕向自己的管家道:“去吧,知会长秉,让他将气氛带动起来,我随后就到。”

    他说着来到书案前,书案正中间有着一份文章,正是他反击裴旻的缴文,文中的主题围绕着忠孝二字,曲解裴旻与长辈辩论的意思,从另一个角度阐述目无尊长的可怕后果,将裴旻此举说成有违忠孝之道。

    百行孝为先!

    天下至德,莫大乎忠。

    忠孝二字,不只是在儒学,即便是诸子百家中都是位于第一第二的。

    诸子百家只是见解学术不同,但其中做人的道理却是一样,以导人向上为主,而不是引人作恶。

    李府的客堂!

    在管家的示意下,赵执赵长秉率先憋不住气了,高声道:“某素来敬仰裴国公忠义,却不想,他竟写出这种无父无君之文。竟然鼓励后生晚辈后生与长辈探讨,说什么道理由辩论中来,实践得真知。简直滑天下之大稽,这人人质疑长辈之言,不听先贤之话。天下岂非大乱,世间任由不忠不孝的禽兽横行!”

    他这话言语不可谓不重,这也跟他的身份地位有关。

    赵执表面上是文人,实际上还有一个身份盗匪,杀人越货的盗匪。

    别的盗匪是躲在暗处的,但是赵执这个盗匪却是在明处,生活的非常光鲜,受人尊敬。

    能够做到这一点,也算是盗匪中的奇葩。

    当然这一切离不开李邕的庇佑。

    这也是李邕养士的第三条财路。

    历史上就记载着这么一件事情,扶桑倭国对于大唐的仰慕,人所共知。

    一次倭国国王派了五百遣唐使来大唐,当然带了重礼十艘船,珍珠宝玉上百万。

    李邕大喜过望,热情的把这帮人安顿在宾馆里,好吃好喝招待,不让他们随便乱走。然后半夜里,他安排赵执把他们的金玉珠宝全偷了,并且把船凿沉。

    第二天面对一脸懵逼的倭国人,李邕告诉他们,昨天海潮,你们的船都给吹走了,不知所踪,然后堂而皇之的将此事上报朝廷。

    李隆基安排李邕造船十艘,将倭国送回日本。

    李邕觉得麻烦,直接让赵执将五百倭国人都杀了,不带半点犹豫的。

    从后世人的角度来看,李邕此事干的漂亮。

    哪怕裴旻知道也会赞上一句,可要知道,李邕并非裴旻。

    裴旻是后世人,自带对倭国的仇视属性,李邕却是单纯的求财。为了钱财,视人命如草芥……换句话说,他不管对方是不是倭国人,只要有财,都可能是他选中的目标。只是运气太好,选择了倭国人。

    李邕就是赵执的护身符,他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他绝对不能坐视李邕倒台,也格外卖力。

    有人开了一个头,堂间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个个的都活跃了起来。

    这个大儒,那个大贤也纷纷表态。

    正是因为他们知道裴旻这篇文章的厉害,回应起来也特别的激动。

    但是他们彼此的话多是大同小异,围绕忠孝来说的。

    实是裴旻的这篇文章没得黑,称之为千古佳作,毫不为过。

    但是越是这样,他们越不能让这篇文章盛传……

    李鸿激动的唾沫横飞,尽管这老家伙才略平庸,靠着大腿走到了今日。

    但终究多活了那么多年,天赋不够,年岁来凑,引章据典的本事,还是极其高明的。

    “《礼记》中有语:‘父不言子之德,子不言父之过’……”

    他正想针对这句话大发言论。

    突然一人急急匆匆的跑进了大堂,看他的装束不过就是一小厮,还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正待大怒。

    小厮却不理会满堂的大儒,目光在众人身上一扫而过,找到了自家的主子,快步上前一阵耳语。

    谢书脸色微变,起身向四方作揖道:“在下府中突然有急事,先行告退了!”

    他一挽衣襟,奔逃似地走了。

    一瞬间堂内热闹的气氛为之一凝,有一种难言的感觉。

    赵执咳了咳道:“李大贤继续说!”

    李鸿清了清嗓子,正要开口。

    又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同样是小厮,同样的一声的汗,同样的有人离去。

    连借口都不变的,都是家中有事。

    这一下有人意识到情况不对了。

    他们还来不及多想,再一次有人闯进了大堂。

    还未等传入的小厮喘口气,张睿已经起身道:“清书,可是家中有事?”

    叫清书的小厮甚是机警,眼珠子一转即道:“二夫人摔了一跤,也许会早产,老夫人让您快些回去。”

    张睿对着四方一作揖道:“诸位,不好意思,家中有事,先走一步了!”

    他也不理会身后的叫唤,匆匆而去。

    张睿在长安士林的地位极高,不亚于李鸿,他这一走,更加引起了未知的猜测。

    胆小之人不等家人通报,已经开始告退了。

    一人直接起身。

    赵执呼道:“王兄,您家中也有事?”

    给称呼为王兄的脸色一红,作揖道:“人有三急,在下去去就来!”

    他这话音一落,立刻有三人叫道:“王兄等等,我们同去!”

    当然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

    李鸿越等越是心惊,也打起退堂鼓了。

    不到一刻钟,原本热闹的大堂,竟然人去楼空,至于赵执一根独苗。

    另一边李邕先去了趟茅房,还未得到这个消息,见势头差不多了,迈着轻快的步伐来到客堂,人未至,声先到:“让诸公久等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