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公孙大娘的矛盾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黄昏降临!

    孙府一片寂静。

    这孙府裴旻是买下来的,但因立刻借给了公孙姐妹,还没有来得及换门匾。

    入住的公孙姐妹更不可能将之换成公孙府,以至于这里依旧叫做孙府。

    而今的孙府比之以往冷清了不知多少。

    青羽楼未开张的时候,孙府巅峰时刻入住了三十六人。

    都是公孙幽招募的百戏好手,以及剑舞学徒,她们一起在府中训练,等候青羽楼的开张。

    随着青羽楼的开张,孙府立刻冷清下来。

    孙府里青羽楼有着一段距离,为了方便,所有成员都住在了青羽楼。

    李十二娘的母亲李万氏也劝公孙姐妹一并搬到青羽楼居住,两姐妹开始以屋舍不足拒绝。

    但青羽楼的地皮是裴旻帮着安排的,当时就为了避免拥挤,从户部批了大范围的土地,以供青羽楼之用。

    青羽楼这些年不停的扩建,已经建了三栋住房屋舍,并不缺住处,但是姐妹两人习惯性的选择在孙府居住,似乎这里才是她们的家。

    李万氏也明白了什么,没有再劝。

    公孙幽静坐在堂前等着妹妹公孙曦回来吃晚饭。

    长安说起来繁华,但是因为身在天子脚下,注定成为一座没有夜生活的城市。

    除了特殊的红灯区平康坊之外,其他街坊夜里禁止出入。

    黄昏就是长安约定归家的时刻,过了黄昏坊市闭门,除非你有很深的后台,不然只能露宿客栈了。

    想要露宿街头都不允许,武侯会很尽职的将你关押个三五天以示警戒。

    公孙曦即便在外头玩的再疯,也会在关坊之前回来的。

    公孙幽今日做了一桌子的饭菜,心里却有些不安。

    她已经决定将她与裴旻的关系事情告诉公孙曦,但如何开这个口,却没有想清楚。

    裴旻在信中将一切都说的很清楚,短时间内自己无法进京,希望她能够搬往凉州。

    等待她的是一场隆重盛大的婚礼,将她迎娶入门。

    公孙幽很是向往心动,在与裴旻私定终身之后,她已经意识到自己不可能一直顾着青羽楼跟青羽盟的。

    裴旻是陇右节度使,她嫁入裴家,理应跟着去陇右,一个人在长安成何体统?

    为此公孙幽开始安排后事。

    青羽楼早已上了正轨。

    她在元旦夜宴于各族使者面前的那惊世一舞,直接将公孙剑舞的名号推向了巅峰。

    青羽楼的声望也因此空前火爆,不论是招募人手,还是领养孤儿,都极为顺利。

    最近年余间连她自己都极少上台表演了,与公孙曦两人一个月初一舞,一个月中一舞,将上台的机会让给了学生。

    李万氏现在是总管,青羽楼大体的事情由她负责管理。

    以青羽楼现在的趋势,即便她不在,也能有序的发展下去。

    唯独让她放不下的只有公孙曦,这么多年过去了,公孙曦依旧没有改嫉恶如仇,风风火火的性子。

    公孙幽也意识到这一次她不能帮公孙曦选择了,以往她都是帮着公孙曦做决定,这一次却只能让她自己选择,到底是跟她一并去凉州,还是留在长安继续当她的盟主。

    跟她走,自然万事大吉,只是如此一来,公孙曦可能永远长不大了。留在长安,或许能够历练能够让她有所成长,但公孙幽有实在放心不下,左右矛盾。

    唯一让公孙幽庆幸的是,这些年青羽盟的发展与青羽楼一样,也上了正轨。

    青羽盟现在不只是长安第一盟,乃至整个关中,都是独领风骚的存在,关中江湖无人不敢不给青羽盟的面子。

    公孙曦性子固然刚烈,却并非不讲道理,有青羽盟给她撑腰,只要她不胡来,也不至于有什么大问题。

    只是公孙幽自小就照顾公孙曦,这一切都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是生活的一部分。如今让她等候着两个都不愿意见到的答案,即便她再如何理性,也是患得患失的。

    以至于怎么开口,都不知道。

    屋门给推开了,公孙曦一如以往踏着黄昏的余光回到了府上。

    人未到,声先至!

    “老姐,我回来了,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

    外头传来了关门声,公孙幽心底越发的忐忑。

    她刚一起身准备迎接,公孙曦已经如一阵风似地来到了近处,来到了桌前,看到了一桌的美食,忍不住欢呼起来。

    “葱醋鸡、炒蜂子、眐鱼鲊,都是我爱吃的。姐今天好像不是我生辰吧……”她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用手抓了一个鸡腿往嘴里塞,吃的津津有味,不住的点头。

    见公孙曦如此,公孙幽更加纠结了,斥道:“多大了,怎么跟小孩一样?快去净手……”

    “好嘞!”公孙曦叫着,跑去了后院。

    不一会儿就回了来,两姐妹入座。

    公孙幽盛好了米饭。

    公孙曦迫不及待的尝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品论着:“炒蜂子咸味正好,老姐的厨艺大有进步。眐鱼鲊也很是入味……”

    公孙幽道:“小妹!”

    “嗯!”公孙曦津津有味的吃着,应了一声。

    公孙幽想了想,不知如何说出口,道:“先吃吧,吃了再说!”

    “哦!”公孙曦心大也未多想,面前的美食吸引了她所有的注意力。

    公孙幽也满怀心思的端起了碗筷,缓慢的吃着。

    突然,公孙幽心有所感,抬头看了看屋顶。

    公孙曦也在同一时间看向了自己的姐姐,她的修为不如公孙幽,但她拥有着绝对音感,耳朵对于声音很是敏锐,明显听到了屋顶有轻微的足音。

    艺高人胆大的公孙曦眼中充满了兴奋!

    公孙幽摇了摇头,做了一个静声的眼神。

    两姐妹吃了饭,一起洗了碗,又一并回了屋。

    她们两姐妹自小到大都是同塌而眠的,即便是现在也睡一屋一床。

    “老姐,什么来头!”公孙曦有些按耐不住兴奋。

    “不知道!”公孙幽一如既往的沉稳冷静,“看情况不是路过,是冲着我们姐妹来的。不知有多少人,目的是什么,先看清楚再说,摸清对方来意再动手。”

    “好!就暂且饶过他们!可以动手的时候,给我说声……”

    公孙曦说着,居然直接去床上躺着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