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赌约 驱蛇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长安,曲江。

    一条豪华的画舫,泛舟湖上。

    朦胧的月光洒向湖间,曲江上碧荷丛丛,画舫的灯火隐在荷花丛中,若隐若现,悠扬的琴音四散荡漾。

    天上月,水中花……

    此情此景,如诗如画。

    只是画舫中人却大煞风景,一个身着素白色轻袍,头戴平定四方巾的年轻公子昂立船头。

    好景配好人,只是这个年轻公子当真算不上什么好人。

    他脸色很青,就像抹了青颜色的涂料一样,五段身材,嘴角还有一颗大痣。

    若封常清在此,恐怕要跟他结拜兄弟了。

    论及相貌之丑,两人实在一般无二。

    不过封常清身上有着一股开朗的朝气,不为面貌丑而自卑。

    这位年轻公子正好相反,脸上有露着些许阴沉,仿佛人人都欠了他五八万一样。

    “卢兄!”

    又一位白衣公子从画舫走出。

    相比卢公子的丑,这位白衣公子可称得上的翩翩佳公子,星目朗眉,俊美刚毅,手中还轻摇着一把折扇,配上这夜色美景,堪称诗情画意。

    卢公子不去看他,只是道:“舫内有美女相陪,元长兄何必陪我这丑鬼?”

    白衣公子道:“唯有俗人才以貌取人,舫中佳人有的不过是皮肉而已。既然卢兄不快,就让她们与这山水鱼虾为伴吧!”

    他话音刚落不久,画舫内传来一阵惊呼哀求,紧接着“噗通,噗通”的两声。

    两具娇艳白皙的身影,在大石的牵引下,直入江地。

    卢公子看着水面上的痕迹消散无踪,眼中有着一抹快意,心中冷笑道:“猪狗不如的贱婢,也敢看不起我卢杞?”

    就是因为服侍他的佳人儿,先一步让他选中,未能得偿所愿的投入白衣公子的怀抱,美眸中露出一点点的失望。

    便是因为这一点点的失望,造成了她沉尸江底的下场。

    卢杞本性恶毒狭隘,将人命视如草芥,只要有半点不快,必以阴谋害之。

    “只可惜,一夜之间竟要牺牲四位佳人,于心不忍!”

    白衣公子闻言大笑起来:“倒也未必!湘西廖家十虎未必就奈何的了公孙姐妹……”

    卢杞道:“元长兄有此言,那是不知廖家十虎的本事。湘西苗寨人人尚武彪悍,廖家十虎个个身怀绝技,有驱虎逐狼之能,还精于驱蛇弄蛊下毒之术,诡异非常。两个女子,如何抵挡?”

    白衣公子亦道:“卢兄有此言,亦是因为不知那公孙姐妹的本事。不然以为兄的能力,何必对对她们百般忍让?固然不愿得罪裴旻是其一,却也未尝不是没有十足的把握。若非展鹏已成心腹之患,不可不除。为兄真不愿将她们姐妹牵扯进来……”

    卢杞有些不信,廖家十虎的本事他是亲眼所见。他真不信身怀绝技还精于驱蛇弄蛊下毒这种可怕技术的十虎,对付不了两个娘们。

    “不妨我们打个赌?”白衣公子收扇微笑。

    “赌什么?”

    “赌你,过来帮我,我需要你的才智。”他顿了顿道:“还有阴狠!”

    “一言为定!”

    **********

    随着夜幕的来临!

    一道道黑影落在了孙府的内院中,黑影高矮胖瘦,大小不一,足足有十人之多。

    正是卢杞口中的廖家十虎。

    公孙幽微皱着秀眉,她看得出来这些人身手格外了得。

    固然比不上特别经过这方面训练的展家人,却也步履稳健,堪称落地无声。

    其中一个矮小胖子背上似乎背着一个麻袋,他将麻袋的口中对着地上,一条条活物从麻袋口子里钻出来,居然是一条条乌漆嘛黑的毒蛇。

    借助着朦胧的月光,那纠盘在一起的毒蛇,看的暗处的公孙幽毛孔悚然。

    纵然她剑术武艺再如何的高明,对上这种玩意,也不免头皮发麻。

    公孙曦对声音极为敏感,也听到了这不寻常的声音,悄然来到了近处,透着缝隙看着那七八条蛇,也露出了同样的感觉。

    矮小胖子嘴里发出了古怪的声音,就如蚊虫鸣叫,更为古怪的是地下那些原本缠在一起的毒蛇,居然有序的向她们这间屋子攀爬而来。

    公孙幽心念电转,对着公孙曦使了一个眼色。

    现在正值夏季,屋外月光皎洁,习武之人视力大多绝佳,在这般月色下,与白昼并无多大分别。

    她们原本藏身屋内,敌明我暗,可以取得先机。

    而今对手不同凡人,竟然能够驱蛇而战。

    在黑暗中,人不及蛇灵动,继续藏身黑暗,无异于作茧自缚。

    公孙幽瞬间决定自动出击!

    姐妹心意相通,彼此只是一个眼神,已经领会当中意思。

    两姐妹不约而同的从窗口飞身而出……

    公孙幽手中长剑脱手甩出,直射那控蛇的矮小胖子!

    矮小胖子本以为胜券在握,不料姐妹两人一并冲了出来。

    她们两人这一下如同飞将军从天而降,谁都大吃一惊,有些猝不及防。

    但见一把明晃晃的长剑射向矮小胖子,两人已经闪到矮小胖子的身前,分出刀剑砍向公孙幽的长剑。

    公孙幽手腕一甩,长剑突然斜刺向上而飞,避开了黑影的刀剑之后,又瞬间笔直落下。

    矮小胖子见有人挡在他的面前,心底大安,准备招呼他的小宝贝对公孙二女展开攻击。

    哪里料到这飞出来的剑竟然会转向,一时半刻闪避不及,长剑直从他面门插入,一击毙命!

    而公孙曦脚踏狐兔十八变,手中朝霞剑将已经攀爬到近处的三条毒蛇斩死。

    毒蛇失去了控制,四散而逃。

    但公孙曦可不想这恶心的东西躲藏在屋里的某个角落,将狐兔身法催动到了极致,竟然三下五除二,将四散的毒蛇追上砍杀了。

    剑重新回到了公孙幽的手上,这凌空飞剑的绝技,普天之下,也只此一家。

    即便是公孙曦,也不能完美掌握这种技巧,用之耍耍剑舞尚可,杀人于数丈之外,却无能为力。

    公孙幽这一出手,直接吓的对面剩余的九人,大有毛孔悚然的感觉。

    即便他们在湘西见惯了诡异之事,却也不曾想到这天下竟然有这般可怕的神技。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