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双剑合璧
    廖家十虎是湘西苗人。

    湘西苗人是一股极其可怕的力量,位于湘西凤凰山附近。

    在那里流传着各种各样的传说,赶尸、用毒、下蛊各种各样,那里有最原始、最神秘、最可怕的巫文化。

    对于湘西苗人历朝历代莫不是以安抚为主,甚至直接拉拢为即战力。

    但苗人真正厉害的地方不在于他们古老的巫文化而是团结。

    他们住在山里,山洞家家相连,相互间亲如一家。

    历史上多次有苗寨一人受欺负,全族出动复仇从而导致战争爆发的事例。

    更何况廖家十虎,根出一家。

    公孙幽那神鬼难测的一剑,非但没有让余下九人胆怯,反而激起了他们暴戾,为死去的亲人悲愤叫喝,一并向公孙幽、公孙曦冲了过去。

    ……

    ……

    ……

    在遥远的湘西流传着一句歌谣,湘西廖家寨,空坐凤凰头;徒有九虎力,生活却还愁。

    歌谣简单直白,说的就是湘西凤凰山里的廖家寨。

    凤凰山是湘西苗族的圣地,可谓发源之所。

    山中天材地宝甚多,坐拥凤凰山几乎意味着衣食无忧。

    湘西苗族有吴、龙、廖、石、麻五大姓氏,五大姓氏各领风骚。

    凤凰山的拥有权也只有五大姓氏的苗寨有资格争夺。

    百年前廖家从龙家手中取得了凤凰山苗寨的拥有权,在凤凰山一住百年。

    因各种天灾**,廖家实力以大不如前,空有凤凰山,却陷入吃喝忧愁的地步。

    若非寨中有九位人杰,各有超凡之能,凤凰山早已易主。

    就算有九虎在,廖家寨的地位亦是岌岌可危。

    然而就在三年前,歌谣又多了两句话。

    十虎但出山,四姓都低头。

    这话说得正是廖家十虎中的幼虎,廖晴凤。

    廖晴凤不但是幼虎,还是雌虎,论及个人实力,她在十虎中垫底,可她却是十虎也是廖家寨必不可少的一个。

    因为她精于下蛊,是廖家寨也是整个湘西为数不多的巫女。

    蛊术在后世几乎灭绝,大多人都将之视为迷信,事实上蛊术这玩意确实存在。

    《汉律》中就有“敢蛊人及教令者弃市”的条文。

    唐宋以至明清的法律都把使用毒蛊列为十恶不赦的大罪之一,处以极刑。

    同时《庆历善治方》、《诸病而侯论》、《千金方》、《本草纲目》等医书中都有对中蛊症状的细致分析和治疗的医方。

    总总迹象无不表明,蛊术确实存在。

    廖晴凤就是当今世上少有的巫蛊师。

    蛊术有很多妙用,可以激发他了的潜力,令人力大无穷,让人感受不到忍痛;亦可以让人失去一切气力,走路都很困难,甚至能够置人于死地。

    但是此刻这位廖家最重要的大熊猫,身子竟是忍不住的颤抖,两条红黄色的蛊虫在她手上左右盘旋着,居然用不出去……

    她仿佛身处梦中,在做一个极其可怕的噩梦……

    九位兄长,廖家九虎,他们个个身怀绝技,在湘西虎啸山林,擒虎豹,杀豺狼,各有所长,无人可及。

    结果此刻身在他们面前的两个女子,一人出了八剑,一剑倒地一个……

    她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剑,如此可怕的配合。她们身形交错,没有任何的沟通交流,哪个近刺哪个,刺哪个哪个倒,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老大廖俊,金刚铁骨,将外家功夫练到了极处,手中的盘龙棍能开山裂石。但是他棍子刚举起来,对面剑就飞来了,他打算回档,却不想神出鬼没的一剑已经刺进了他双肩。

    老二廖刚,身手最为灵动,翻山越岭攀崖上树,空手抓猴如探囊取物;可他刚躲了一剑,另外一剑跗骨而上,直接挑断了脚筋……

    老三廖鑫,最擅快刀,他将刀芒布满全身,但对方两柄剑一并穿过了他的刀锋,刺穿他的两肋。

    老四廖夏,最擅用毒,他的毒还在手中,为来得及撒出去,飞剑已经斩断了他的手腕,几乎同一时间,他的心脏也中了一剑……

    八个人,算上最早死的老五,没有一人接得住他们姐妹合璧的一剑,甚至没有一人来得及出招……

    廖晴凤不知道是十个呼吸,还是八个,甚至五个,她自知道自己连蛊都没有来得及下,她的兄长已经全部倒在了地上。

    见公孙姐妹向她逼来,廖晴凤尖叫道:“别过来,别过来,你们是魔鬼,是恶鬼!”

    她并非不精通武艺,只是向来在后边放蛊虫,极少亲自出手,实战经验极其欠缺,见轻而易举将她极为兄长击败击杀的恶魔向她扑来,哪里有勇气抵挡,手忙脚乱之下,将手中的两条蛊虫甩了出去。

    公孙幽惊呼叫道:“小妹!”她长剑一挥,将黄色的那条细虫拍飞。

    公孙曦反应不可谓不快,白虹一闪,红色的蛊虫让她劈成了两段。

    却不想蛊虫受她这一批之力,居然爆了开来,血一样的东西反射向了面门,好几滴黏糊糊的液体,滴在了她的脸上。

    一股**辣的感觉从脸上传来,公孙曦忍不住惊叫起来,她伸手去摸,却发现什么都没有了。

    公孙幽看的清楚,那可怖的红色液体就如飘雪一样,落在肌肤上立刻就消失不见了,好像钻进了皮肤里一样,一股由脊背里的寒意从脚直上心头,想来温婉的她脸上首次露出了狰狞之色,手中剑狂烈霸道的涌向廖晴凤。

    “啊……”

    廖晴凤根本没有半点还手之力,只觉得双手双脚一阵剧痛,手脚的经脉竟在这一剑之间全部挑断。

    “你到底下的是什么蛊!”

    公孙幽当了这么多年的隐盟主也增长了不少见识,虽第一次遇上,却也看出了那是苗疆的蛊虫。

    对于未知神秘的东西,公孙幽心底充满了敬畏。

    廖晴凤双手双脚被废,直接吓晕过去了。

    公孙幽无奈的跑向了公孙曦,脸上全是忧色,“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适?”

    公孙曦脸色也有些惨白,她摇了摇头古怪的道:“好像有点感觉,感觉身体里有一股源源不断的力量涌上来!”

    她有心试试自己的感觉,双手抱着公孙幽的小蛮腰,双手一一提,竟然将她当头举了起来,不费吹灰之力……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