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河西士林的困窘
    甘峻山算得上是甘州张掖的一面旗帜,甘州之所以叫甘州,也是因为甘峻山而的得名。

    甘峻山东连龙首山,西望合黎山,北临平山湖草原,南隔张掖盆地与祁连山相望。在他的西北面是阿拉腾朝克荒漠,干燥的西北风夹杂着大量的沙子终年吹个不停,而它则像一道绿色的屏障,拥抱着南来的**,抵抗着北方的风沙,滋润着甘州大地。

    作为西北名山,甘峻山古来游人不少。

    上山的道路经过千踏百踩,平坦好走。

    此次集会是河西士林难得的盛举,甘旭邀请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并未限制凑热闹的士林散人,他们三三两两的邀约而来,参加此次盛会。

    一路上裴旻遇到了不少温文尔雅的读书人往甘峻山赶去。

    一个个的年青士人看着裴旻这一行,纷纷左右礼拜,眼中投以仰慕崇拜的光芒。

    要是在二十一世纪,铁定蜂拥上来要签名了。

    裴旻热情的与他们招了招手,心里念叨着:“古代的粉丝还是很理智的。”

    一路登山而上,在半山腰的时候,有一条迂回的上坡台阶极为陡峭。

    裴旻一个跨步,稳稳当当的跳了上去,伸手去拉身后的张九龄。

    张九龄笑道:“国公莫要忘了,在下出生何处?”

    他是岭南人,岭南的穷山恶水可比甘峻山要可怕的多。

    张九龄轻轻松松的上了台阶。

    之后是王维,他鬓角有些细汗,带着几分拘束的挽着前襟。

    裴旻笑道:“我拉你吧!”

    王维点了点头,伸出了娇嫩白皙的手掌。

    王维很轻,几乎没有用多少力气,裴旻就将他拉上了阶梯。

    之后又拉上了王昌龄,至于王之涣,他自身剑术绝佳,上个陡坡是轻而易举的。

    周边过往文士见裴旻待下如此,纷纷欣羡好评,只恨自己才学不足,未能成为其中一员。

    上得山顶,甘旭一行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他们大多都是昨天到此的,借宿在山中道观寺庙,只为今日能够清闲一些。

    甘旭领着河西的一众文士大儒上前拜见。

    他们一个个都是五十往上,还有七八十的,一个个看着裴旻的眼神都有些狂热

    “见过裴国公!”

    裴旻只是一眼就看出了河西士林的困窘,真名士靠的并非年岁。

    当年的兰亭集会,王羲之、谢安、谢万、孙绰、王凝之、王徽之、王献之等四十多位名士参加,年岁最大的不过五十出头,谢安、谢万、孙绰都是正当壮年。至于王献之就更小了……

    谁敢说谢安、谢万、孙绰、王献之不是真名士?

    真正了得的人物,就算不是少年成名,中年也应该混出个名堂。

    真正大器晚成的人,历史上又有几个?

    裴旻估计这些河西名士中,有一部分都是熬出来的,真正的才学,未必上得了场面。

    “诸位都是旻的长者,切勿折煞在下!”

    裴旻原本年少轻狂有些小心眼,就如当初的柳齐物,因为跟他抢娇陈,加上姚崇的事情,他直接就将柳齐物的爹拉下马了。

    而今随着年岁渐长,手中的权势越重,他的心胸也跟着开阔起来,有了上位者的气度。只要不是那种刻意存心跟他作对,四处唱反调的人,能不去计较就不计较。

    甘旭一生从事教育,在这方面贡献卓越,而且还是长者。

    裴旻既然应了邀请,过往的一切,自然烟消云散。

    “都不必多礼了!今日是单纯的士林聚会,就如昔年兰亭集会一般,以文论友,饮酒赋诗的雅事,礼多反而不美!”

    裴旻在鼓动人心上也大有一手,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获得了全场的人心,让所有人都对之心生好感。

    甘旭为裴旻介绍着河西的士林圈,裴旻一一问好。

    从头到尾,无一个让他耳熟能详的。

    正当裴旻小小的失望之际,甘旭挥手叫来一人道:“还有一人国公不凡一见,他不是我河西士林中人,却大有贤名。专门为国公来的,听说此次甘峻山集会,特来相见。”

    裴旻重整了精神问道:“不知哪位高士?”

    他话音刚落!

    一个步履沉稳的中年人来到近处作揖道:“并州晋阳王翰,王子羽见过裴都督。”

    裴旻眼中一亮,终于来了一个有分量的人了。

    王翰在后世之名,远比不上李白、杜甫、王昌龄、王维这类人耳熟能详,但是他的诗应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属于诗红人不红那一类型的。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这首《凉州词》就是王翰力作之一。

    “原来是子羽先生,久仰大名,您的《凉州词》在下可是百读不厌!尤其是那句‘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将将士们豪爽的性格及征战之前悲壮描绘的淋漓尽致。”

    王翰心底也涌现一股自豪,论及年岁裴旻在他之下,但是论及士林地位,两者不能同日而语,能得他如此一赞,不虚此行了。

    甘旭老脸有些自卑,他们河西士林,真拿不出一个跟王翰这般出色的人物,见时间差不多了,说道:“国公请入内说话!”

    裴旻点了点头,同时给王维使了一个眼色。

    王维心领神会,与王翰一并交谈着。

    裴旻看着王维、王翰,又想起来王之涣、王昌龄,忽然发现这老王家还真出人才。

    一众人走进了老君洞,相传老子隐居之所。

    老君洞的洞口很小,却渐入渐广,可容数百人,四周遍布钟乳异石,格外有情调。

    中央石壁的上方有着一尊老子的雕像,裴旻一行人先于洞内祭祀了老子,表达了对先贤的敬仰之后,集会正式开始。

    在这之前,裴旻自然要发表讲话。

    看着洞中的百余文士,裴旻笑道:“盛情难却,这里就随便说两句。在下不太会说话,说的不好,诸位不要见怪!就说说我个人对名儒、大儒的理解。当然这是个人的想法意见,并不代表大众。”

    “在下崇拜敬仰的大儒很多,数是数不过来了。印象最深的是两个,一个是在下的恩师裴行本,一位是县里的教师先生刘兴……”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