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师德无双
    裴旻的话让百余文士相继私语。

    裴行本,人所共知。

    武则天朝的冬官尚书,也是宰相,与狄仁杰同殿为臣。

    固然远不及狄仁杰那般出名,却也为天下做过不少事情。

    但是刘兴是谁,他们真的没听说过。

    裴旻笑道:“裴公大多数人都应该听过一二,自不用细说。刘兴你们也不用多猜,他并非是什么大人物,就是很平常的一位教书先生而已。论及才学,在场的你们,几乎个个都比他强。”

    裴旻这话再次让人茫然不解,议论声更大,按照这么说那在场的诸位岂不是人人都是大儒,这大儒也太廉价了吧?

    “莫要以为大儒廉价,刘先生却无高才,但不只是在下,在我娘的记忆中,在村里最长者的记忆里,刘先生二十岁于县内教书育人,一直至某离开幽州时,还在学堂讲学。后来我高中状元,将母亲接到了长安,与其闲聊,还特地说过他,他还在。我相信此时此刻,若他身体安好,一定在学堂里育人,导人向上。”

    “在我的记忆里,刘先生家境一般,勉强度日,可他从未提升一点学费,一直都以清苦人家都接受的价位教学。五十年如一日,一直如此。他的学生换了一批又一批,唯独他一人,始终坚持着岗位。就在十年前,有一位孝顺的学生有了出息,不忘师恩,意图接他去安享晚年。却为他拒绝了,他说‘他走了,这些想识字的孩子怎么办?’这个学生你们应该听说过,就是左丞相徐国公刘幽求……”

    这说道刘幽求,瞬间引起了一阵轰动。

    刘幽求的大名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在病故之前是当今皇帝李隆基的第一心腹,唐隆政变驱逐韦后、武氏余孽,拥立唐睿宗这壮举就是他一手策划的。

    刘幽求不但多谋善断,还有一身的好文采,为士林敬仰。却不想他的启蒙恩师,竟然是一介无名之辈。

    “不为名利所动,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五十余年如一日的导人向上,诚可谓师德无双之士。如此人物,试问有谁比及的上?在做的诸位,又有哪一个自问能够做到刘先生这样的?”

    “评价一人,在下以为不能单以才华论之,而是要看他做了什么,为人如何!才华再高,如杨雄者,又用何用?不过是世间多一背主逆臣而已!刘先生教化之功,凭何当不得大儒之名?”

    裴旻激昂的说着,洞中诸人莫不是一阵默然,无言以对。

    读书人追求名利之心,比之武人更重。

    是以古来即有文人相轻一说,真的如此比较起来,他们哪里能跟刘兴这品德高尚的无名之辈相提并论?

    甘旭倒是听得一脸激动。

    他未有刘兴那不追求名利的品德,可对“教化”一到,别有重视。

    裴旻的言论,深得他心。

    裴旻续道:“孔圣人一生成就无数,孔门七十二贤,弟子盖三千。但他真正的弟子又起止这三千人?他是第一个提出有教无类的大贤,第一个传播教化的圣人,第一个将知识公之于众的导师。他将学问布于门下三千弟子,而他的三千弟子又将文化布于三千,三千又三千,才有今日儒门盛举。”

    “是以在下以为,才学固然重要,但教化之重,理应更在之上。两者兼顾,那就再好没有了。私以为有才之人,可谓名儒,才名显着嘛!但是真正的大儒,理当如孔圣人一般,身怀教化之功。而不是高高在上,触不可及!”

    “今日是士林聚会,那在下就开以彩头!就以歌颂那些默默无闻却身怀教化大德的大儒!”

    “四度春风化绸缪,

    几番秋雨洗鸿沟。

    黑发积霜织日月,

    墨笔无言写春秋。

    蚕丝吐尽春未老,

    烛泪成灰秋更稠。

    春播桃李三千圃,

    秋来硕果满神州。”

    这是后世裴旻背过的一首《教师颂》,作者何人,他已经忘记了。作者集合了李商隐、杜甫、陶行知这些诗人、名家的诗句,改编的一首诗。

    这首诗未必有多高明,但是意义深重。

    裴旻这话音一落,瞬间引发了轰然叫好。

    尤其是张九龄、王昌龄、王维这些人,他们都知道裴旻接下来的打算。

    现今的河西,充斥着胡人风俗,西方文化,自己大唐的文化却相对疲软,有失衡之态。

    作为大唐的疆域疆土,自己的文化都做得不足,又如何去影响周边,同化周边?

    河西教化重中之重,也是河西行政的下一个目标。

    有这一首诗,外加今日这一番话,河西的教化之路,将会一片平坦。

    几人想着裴旻的开场白,不会说话,这哪叫不会说话,说的不要太好。

    从反映即可看出,几乎所有人都让裴旻这番话征服了,均想着自己或许一辈子都成不了名士,为何不向大儒进发,指不定自己就教出一个刘幽求,那就是功成名就了。

    名士集会,无非就是饮酒作赋。

    河西这边文化的综合水平并不高,做出的诗赋自然参差不齐。

    相较之下,张九龄、王昌龄、王维、王之涣、王翰这些人就有了鹤立鸡群的感觉受到了大多人的推崇。

    裴旻对此自是喜闻乐见。

    裴旻这里走走,那里逛逛,也体现了自己亲民的一面。

    这时王之涣拉着一人来到裴旻的面前,道:“裴帅,给你介绍一人,方刚结识的。高适,高达夫……”

    裴旻原本以为有一个王翰以是不虚此行,却不想又来了一个高适。

    高适可比王翰更加的了得,他与岑参、王昌龄、王之涣合称“边塞四诗人”。其诗笔力雄健,气势奔放,洋溢着盛唐时期所特有的奋发进取、蓬勃向上的时代精神。

    当然他说的了得,并非是文学上的成就,而是军学。

    高适是唐朝着名诗人中为数不多通晓军略的人物,还担任过淮南节度使,领兵讨伐永王璘。

    而今他的幕僚张九龄、王昌龄、王维、王之涣这些人多是行政人才,军略的表现平庸,唯有颜杲卿、袁履谦二人在这方面有些建树,总的来说,两人还是长于行政。

    高适若是能进入他的幕府,将会弥补他这方面的不足!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